王博远:历史人物的性格来分析其成败得失的必然性

读历史的方法中,最为下乘的,便是以历史人物的性格来分析其成败得失的必然性。这并不是说个人性格完全不起作用,然而在历史大势中,个人性格显然并非决定因素。 继续阅读“王博远:历史人物的性格来分析其成败得失的必然性”

王博远:只能说文明的衰退都是源自内核的

中国的标准化考试制度是隋朝时由隋炀帝最终确立的,其目的非常明确,结束自魏晋南北朝以来所确立的门阀制度,加快社会阶层流动,激发社会活力。 继续阅读“王博远:只能说文明的衰退都是源自内核的”

蒋琦:申家冲采风记

蒋琦申家冲采风记

多年以后,当我们在奔驰岁月的间隙,重新回忆起戊戌仲夏在谷城庙滩申家冲这场以文学之名的聚会时,相信我们依然难忘这一日的炎炎烈日,流火溢金;这一日的浓荫蔽日,蝉鸣蛙啼;这一日的荷叶田田,莲花似佛;这一日的欢歌笑靥,妙语诗情。原本平凡的日子因为被涂抹了多彩的光晕而变得熠熠生辉,记忆的角落又多了帧难忘的画图。 继续阅读“蒋琦:申家冲采风记”

王博远:制定出来的规则一定是僵化且存在局限的

能够制定出来的规则,一定是僵化且存在局限的,为《老子》作注的王弼肯定认同。这是因为一方面,成文的规则受制于不断变化的世界,被科西嘉强人视为完美的《拿破仑法典》也无法全面覆盖哪怕二十年后的世界,另一方面,规则对事物的描述仅能局限于某个或某些侧面,而不可能穷尽分析问题的所有角度。 继续阅读“王博远:制定出来的规则一定是僵化且存在局限的”

不读书的设计师不是好球员 — 记共青团紫金县委驻广州市工作委员会委员戴慕竹

我一直想写一写紫金县有趣的人物。

毕竟,时下成功的人物太多,有趣的人物,太少。

紫金是我的家乡,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深深地爱着这片土地。嗯,也因此深深爱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戴慕竹除外。他八岁就跟随父母在外漂泊了,算不上正宗的紫金人,幸而他还残存着那点可怜的乡音。客家有一句话:宁卖祖宗田,莫忘祖宗言。但我估计,假若“祖宗言”可以卖个好价钱的话,他一早就卖了。

而紫金微讯APP开设了“青年才俊”一栏,约我撰稿。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戴慕竹。

不读书的设计师不是好球员

如果按照现代汉语词典里的解释,戴慕竹自然算不上“才俊”,更要命的是,连“青年”都排挤他,勉勉强强算得上英俊。再年轻几岁,他或许还能靠脸吃饭,只是现在,“英俊”只能沦为鸡肋了。 继续阅读“不读书的设计师不是好球员 — 记共青团紫金县委驻广州市工作委员会委员戴慕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