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慕竹:程灵素原来可以更美

读《飞狐外传》,恍悟最懂程灵素的人,竟然是王铁匠。

王铁匠是书中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哪一天金庸心血来潮再次修改作品时,笔下一滑,都有可能不小心地把他删掉。

他是洞庭湖畔的贫民,憨直敦厚,一直受姜铁山、薛鹊夫妇的欺压。

姜、薛是“毒手药王”无嗔大师的弟子,程灵素的二师兄与三师姊。江湖人士每天在刀尖上讨生活,宁愿挨刀,对毒物却避之如瘟神。胡斐说的好:“跟这些人打交道,对方说一句话,喷一口气,都要提防他下毒。”

但王铁匠却活得好好的。

或许毒物难制——他们药王庄那丛血矮栗,想必花了不少心血——姜、薛二人当然不愿更不屑把珍贵的毒物浪费在这等贱民身上。

活得卑微如尘土,也是一种生存方式。

姜、薛夫妇以及他们的儿子姜小铁同时中了程灵素的七星海棠之毒。程灵素念同门之谊,便帮姜小铁解毒。这当会她示意王铁匠可以报仇了。

于是王铁匠抡起一根木柴,用尽洪荒之力往姜铁山头上劈去,嘴上骂道:“你抢老子田地,逼老子给你铸造铁屋,还打得老子断了三根肋骨,在床上躺了半年,狗娘养的,想不到也有今日。”

毕竟姜、薛二人有求于人,不敢还手,任由王铁匠往死里打。直到打断了三根硬柴,方才歇手。

这顿仇报得真叫那个舒爽。

王铁匠还把半截沾满姜铁山鲜血的断柴当宝贝一般收好。胡斐悄悄地对王铁匠说,赶快远离此地,以免生不测。

这时王铁匠一语道破:“好,胡爷,咱们再见了,你这一辈子可得好好待程姑娘啊。”

王铁匠一边收拾了家生,一边唱起了情歌:

“小妹子待情郎——恩情深,

你莫负了妹子——一段情,

你见了她面时——要待她好,

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

王铁匠的唱功直唱得导师胡斐忘记转身,愣在当地。

金庸在《后记》里说,要“给胡斐增加一些要求”,譬如“不为美色所动。”但是,胡斐不是乔峰。

乔峰可以不用理会阿朱长得美与丑。他是一名豪迈慷慨的汉子,只管红尘做伴,活得潇潇洒洒,与阿朱策马奔腾大草原,打猎牧羊。

胡斐初见袁紫衣时,“肤色虽然微黑,却掩不了姿形秀丽,容光照人”。胡斐幼时与南兰、马春花有过一面之缘,记忆中恐怕淡漠得很,此外便无再接触过其他异性。这下子乍逢杀伤力十足的“容光”,自是意乱情迷。之后胡斐被袁紫衣捉弄,摔进一个臭泥塘,怒气正当炽盛,“但见袁紫衣笑靥如花盛放,心中又微微感到一些甜意”,满腔慨愤登时化作绕指柔。

而胡斐值遇程灵素时,是一番什么光景?“容貌却是平平,肌肤枯黄,脸有菜色,似乎终年吃不饱饭似的,头发也是又黄又稀,双肩如削,身材瘦小,显是穷村贫女,自幼便少了滋养。”金庸当真不吝惜笔墨,极尽铺排之能事。

程灵素不能说“丑”,换句话说,美得不太明显。金庸十五部小说中,只有程灵素是“美得不太明显”的女一号。

是的,袁紫衣并非女主角。虽然早早露面,与胡斐打打诨,只是过过场的人物。像《天龙八部》的钟灵,一开始高调亮相,后面已是没什么事儿。这是金庸惯常的写法,主角往往殿后。

胡斐毛头小伙一枚,撩妹是天性。一路与袁紫衣逗趣,好不欢喜。在湘妃庙里他还脱口说出一句:“我先前只道回疆是沙漠荒芜之地,哪知竟有姑娘这般美女。”

可惜程灵素不美。胡斐一身技能无处发挥。

他帮程灵素挑粪浇花,完全出自同情。“这姑娘生得瘦弱,要挑这两大桶粪当真不易。我是一身力气的男子汉,便帮她挑一担粪又有何妨?”

可程灵素却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胡斐。

这爱就像王铁匠的身份,很卑微。不敢表白,不敢示意,无处言说,只能默默深埋。八岁那年,她拿家中的镜子来玩,姊姊却在一旁嘲笑:“丑八怪,不用照啦!照来照去还是个丑八怪。”“丑八怪”三字,字字扎心,自幼时至今,她可能没过上一天快乐的日子。

遇上胡斐后,仅有一次撒娇,那是见胡斐仍笃念袁紫衣送他的那只玉凤凰之时,实在忍不住内心的凄怨:“我没爹没娘,师父又死了,又没人送什么玉凤凰、玉麒麟给我,我……我怎么知道到哪里去。”说时,泪滴如珠。

这当儿,胡斐依旧不明所以,却要与她结为兄妹。蠢驴一头,与他的武功实是不相配,每每读到此处,胸为之塞。

“毒手药王”无嗔大师有三个徒弟,慕容景岳、姜铁山和薛鹊。无嗔深感这三人心术不正,晚年再收了一个关门弟子,便是程灵素。程灵素颖慧异常,是名学霸,完美继承了无嗔的衣钵,轻松碾压师兄师姊。

她助王铁匠复仇,把姜铁山打得血花四溅,固然是惩罚他昔日的凶横,也解了他七星海棠之毒。用原话说:“二师哥,你头脸出血,身上毒气已然散去,可别怪小妹无礼啊。”

后来,胡斐误中碧蚕毒蛊、鹤顶红、孔雀胆三大剧毒,全身僵硬,无法动弹。无嗔的遗作《药王神篇》写得明明白白:碧蚕毒蛊和鹤顶红、孔雀胆混用,剧毒入心,无法可治。

程灵素取出金针划破他手背的血管,一口一口把毒血吸出来。直到吸出来的血液呈鲜红之色,才吁了一口气,柔情无限地说道:

“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会待你这样……”

末了,胡斐得救,而她却似燃到尽头的蜡烛,成烟成灰。

临终时,她告知胡斐,他父亲胡一刀所中之毒,多半是她师叔石万嗔配制的。而石万嗔已中了七星海棠的毒,双眼已瞎,对胡斐已构不成威胁。

却原来,程灵素是要让胡斐记着父母之仇,手刃石万嗔,不至于一时冲动殉情。

她什么也计算到了。

唯独没有计算到,她为什么会爱上胡斐。

胡斐醒来后,“但见程灵素的衣服包裹兀自放在桌上,凝目瞧了良久,忍不住又掉下泪来。”

最是人间留不住,回头生死殊路。每每读到最后一章《恨无常》,胸为之塞。

多年前的一个冬夜,一位朋友和我聊起金庸,问我最喜欢哪一位女主角。我答:程灵素。《飞狐外传》若有可观的地方,那便是程灵素撑起了全场。这部小说在金著中排名十名开外,或许与金庸同时写《神雕》与《飞狐》有关,力有不逮。

纵然如此,程灵素丝毫不逊色于小龙女、郭襄、赵敏等。偶然翻开书本,专挑程灵素的段落来读。这姑娘貌不甚美,却可亲可佩,可爱可惜。读到吸毒血那段,依旧心绪低回,不能自抑:

“大哥,你和我都很可怜。你心中喜欢袁姑娘,哪知道她却出家做了尼姑……我……我心中……”

这时豁然明白,《飞狐外传》是一部“错爱”之书。

程灵素错爱胡斐,胡斐错爱袁紫衣,徐铮错爱马春花,马春花错爱福康安,苗人凤错爱南兰,南兰错爱田归农,姜铁山错爱薛鹊。

现在我希望“错爱”不会用在你身上,我的朋友。当然,更不要错过这款马来西亚“天然一号”羊奶粉。男士们要心疼女友,我相信你不会让你的女友像程灵素那般瘦弱、“少了滋养”,那么这罐羊奶粉是最佳选择。嗯,你们是真爱。

而女性朋友更要心疼自己,让自己美,你一点也不逊色于小龙女,只要有这罐“天然一号”羊奶粉。羊奶粉不仅可以饮用,也可以用来调制面膜。女性常喝羊奶粉可以淡化脸上的黑色素,越发光鲜养眼。

羊奶的医学保健功能可追溯到几千年前,古今医学都已证实,羊奶不但营养价值高,而且具有消炎、护肤、抗衰老的医学保健功能。

《魏书》记载:常饮羊奶,色如处子。《本草纲目》言:喝羊奶,可养心肺、利皮肤、润毛发、明目、使人润泽。


▶羊乳中含丰富的核酸,可促进新陈代谢,减少黑色素生成,使皮肤白净细腻;

▶羊乳中的维生素E、维生素C含量丰富,VE可阻止体内不饱和脂肪酸的氧化,延迟皮肤的衰老;维生素C能促进胶原蛋白的合成,使肌肤光嫩有弹性;

▶羊乳中含有独特的EGF生长子,EGF生长因子能快速修补老化、坏死、磨损的上皮细胞,增强皮肤的自我修护能力,促进皮肤弹性蛋白的生成;

▶羊乳中SOD(超氧化物歧化酶)丰富,它是体内主要的自由基清除剂,具有护肤消炎抗衰老的作用;

▶羊乳中含丰富的环磷腺苷,它可增加血液中红细胞的含量,调节人体新陈代谢,防止色素在皮肤上沉淀,使肌肤健康光滑细腻。

特别留意
此款包装日后由我操刀设计,更典雅更温馨的包装敬请期待。因是代购,国内市场并无销售,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现优惠价:215元/罐。

作者: 戴慕竹

我叫戴慕竹(个人微信号:dai830315),江湖人称慕哥或慕少,80后,人帅笔帅。平日工作忙,约一周推出一篇精品阅读。量少质优,因此,你还有什么不满足?阅读更多我的文章可以扫描文章最后的《且读且行》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戴慕竹:程灵素原来可以更美》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