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琦:你爱我吗 (小说连载 二 )

生活并不如人意,可每个人不都还在拼着命活下去?这是二十七岁的孟希希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头禅。

孟希希是杨城蓝月亮休闲会所的一名女招待。蓝月亮是杨城一家顶级娱乐休闲场所,集洗浴按摩、KTV酒吧、男女士美容等服务为一体。内部装修极尽奢华,走廊设计曲径通幽,随处壁立的反光镜、悬挂的水晶灯似乎要将来客引入龙宫仙境。在杨城大凡有点身份的人都愿意把客人带到蓝月亮消遣。

出入这样的场所当一名女招待,身后总会引来非议的目光。但孟希希似乎顾不了那么多,她要生活,要抚养儿子,要不时地贴补乡下的母亲,总之她太需要这份工作了。

孟希希也曾试着找一份阳光下的工作。

离婚后,她拿着分得的两万块钱开了一家小服装店,为了省钱,她只请了一个帮手,还是店员兼保姆。那人干了一个月就死活要走。后来又连续换了三个人,最长的干了一个月,最短的来了三天就拍拍屁股走人。留下孟希希一个人进货、守店、看孩子,整天忙得恍惚感觉脑袋没长在自己脖子上,不知道在哪儿晃悠。

为了赶在春节旺季前进回一批服装也为了省下住宿费,她坐夜车赶到省城。白天在批发市场的人堆货场里左躲右闪,唾沫飞溅声嘶力竭地讨价还价,深夜回到家时浑身就像散了架,感觉每个骨头缝都累得发酸,极度的疲倦像一块黑布铺天盖地压了下来。

那晚孟希希睡得特别沉,简直就像死过去了——孟希希自我评价——以至孟小俊半夜里滚下床来她竟丝毫不察浑然不觉。数九寒天,孟小俊就在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躺了一夜,第二天高烧40度。

抚摸着浑身滚烫的儿子,孟希希把压抑了很久的泪水痛快淋漓地倾泻了出来,气势磅礴,天昏地暗。

哭过之后,顶着红肿的眼睛,孟希希一边吸溜着康师傅一边沉痛反思,我为什么活得这么辛苦?

那年,孟希希刚刚二十五岁。本是一个女人最灿烂饱满的年龄,而自己却独自拖着不满一岁的孩子仓惶奔突。顾不上打扮,轮不到休闲,仅仅为了一日三餐就令她疲惫不堪。

痛定思痛,孟希希决定把服装店转让出去。那时正赶上蓝月亮即将开业,招聘广告满天飞,于是孟希希就应招入行了。一个月干下来,工资加小费四千多块,在杨城也算是中等收入了。

孟希希在蓝月亮认识了高建明。

高建明是来杨城投资的客商,蓝月亮的常客。这几年,杨城招商引资的力度一浪高过一浪,高建明就是这股热潮中来到了杨城。他本是珠市有名的房地产开发商,珠市的地产开发已趋饱和,他独具慧眼将目光转向了城市化进程急剧加速的杨城,要在这里复制他在珠市的成功。

那天,高建明带着一帮生意伙伴来唱歌,他点了几个女招待陪酒。酒过三五巡后,一个光头趁着酒劲在孟希希的腿上乱摸起来,被孟希希不软不硬地顶了回去——先生,对不起,我们只陪喝酒。

在这里讨食儿还装清纯?婊子。那人骂骂咧咧地将满嘴酒气喷到孟希希脸上。

你骂谁呢?在这儿工作也是人。孟希希的脾气也是一点就着。

嘿,行啊,还敢顶嘴!那我倒要仔细看看你是什么人?光头凑上迷离的双眼狠狠地盯着孟希希,突然发出一阵筛糠般的狂笑。

时代真是进步喽,连婊子都要争人权了。光头又一声阴阳怪气。

孟希希硬着脖子还要和那人理论,被姐妹们拉了下去。

高建明感到过意不去,自己的客人喝醉了发酒疯,让这位小姐受了委屈。他追了出去,想说声抱歉。

在包厢门口,借着幽微的灯光高建明打量着孟希希。长睫毛下的大眼睛闪着泪花,似诉似怨,虽然出入声色场所,周身却散发出一缕清雅的暗香。

对不起,他喝高了。高建明说。

在这儿工作就不是人吗?孟希希喃喃低语着匆匆离去。望着那个高挑瘦削的背影,高建明微微抽动嘴角不易察觉地笑了一下。有意思,有个性。

以后每次来蓝月亮,高建明总要点孟希希的台。高建明一直很本分,两人只是喝酒、唱歌。孟希希也乐意为这样的客人服务,一来二去,彼此熟络了。孟希希总是表现得活跃而不失分寸,喝酒、猜拳、唱歌什么都行,就是不能有越雷池的举动。这让见惯了撒娇发嗲、曲意迎奉的高建明对孟希希竟另眼相看。人有时侯真他妈的是个怪物,高建明想。

有几次碰上孟希希休息,一晚上高建明心里竟空落落的,提不起兴致。

后来,高建明索性将孟希希约出去吃饭。

我们能交个朋友吗?高建明殷勤地给孟希希夹着菜问道。

什么类型的?孟希希直来直去。

男女朋友。高建明直直地盯着孟希希说道。

你有老婆,还有两个儿子,身边莺莺燕燕无数,犯不着来招惹我。孟希希躲闪着他的目光,只顾埋头吃菜。

我是有老婆,可那不过是个摆设;儿子迟早要长大,都会去奔自己的人生——这些都不算什么,天天在灯红酒绿处周璇,你还看不清生活的真面目吗?没钱的时候,想着等我挣足了钱,就一切都OK;等真有了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时竟会染上空虚的富贵病,并不比当穷光蛋时快乐多少。不错,周围各色人等都陪着笑脸围着你转,可哪个不是冲着你兜里的钱来的?那些投怀送抱的小婊子们别看我和她们打得火热,一个个都两眼放光盯着你的钱包,真他妈的恶心。我只想找个让自己上心的伴,不是冲着我的钱,而是冲着我的人来的。你愿意吗?

我愿意吗?孟希希在心底自问。我在寻找什么?从二十四岁那年稀里糊涂地认识那个男人后就一直被命运左右被生活牵绊着,不自由主地嫁人,不由分说地离婚,生活似乎早已被编排好,根本不必选择也无需抗争,因为没有选择,也无力抗争。

我愿意吗?一个现代社会的所谓成功男人对你进行这样一番表白后,你还会抗拒吗?更何况,我有什么可守的?一个拖着幼子的单身妈妈。

离婚一年多了,孟希希带着儿子一个人过,夜深人静之时也会被莫名的渴望挠得彻夜难眠,然后她就会整夜整夜地失眠。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骨子深处的那点自尊告诫她不能放纵自己,可生活的严峻却又提醒她该寻思着为自己和儿子找个依靠,只要这个男人是真心对自己好。一纸婚书顶个屁用,还不是说离就离。

好,交个朋友看看。孟希希想。

《蒋琦:你爱我吗 (小说连载 二 )》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