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飚:一位与我素未谋面的当代书画家

骆飚

骆飚,笔名梁柏梧,一位与我素未谋面的当代书画家,也是这篇文章要写的对象。

我一般很少写书画家,更不要说一位素未谋面的当代书画家。原因有二:一是由于工作原因认识字、画方面的作家、画家很多。二是遇到的高人也很多,有重视技法的,有注重写实表虚的,也有重视人文意境的,更不乏视字画皆渣的名家。

最早听说骆飚不记错的话应该在5-6年前从楼景孙处得知的,之后的了解主要是从骆飚的三弟胡骏处。因为一个工程是由他公司监理,一次材料盖章认识了胡骏,他送了我一本骆飚写的《诸葛亮的神坛之路》,也是从这本书开始知道骆飚,笔名梁柏梧。他的书风与大众略有不同,会另辟蹊径的展开评述。

知人必先论世。书画皆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书画家的成长经历是成就书画名家的最好写照。因为此书,我了解了骆飚这人的一点身世。家里三兄弟二姐妹五人主要由母亲抚养,儿时的家境和大多数家庭一样,并不富贵且略显困窘。早期的人生大概可以概括为:“一个有故事的人”。

画者,各成流派。不是只有武功的地方才有江湖,书画的世界也有江湖。其画功也有“轻功”与“重功”之分,然竹、虾、牛、花、鸟、山、水乃为画家必修之功,无名家指点,而后认真研习揣摩,皆难成功。然骆飚得夏与参之真传,加之后天发奋,取多家之长,而自成一体,非不积跬步而得实属不易。

骆飚

今天其三弟胡骏赠我一本《骆飚书画集》,看其对一个“福”字,就用了百余种写法,此百福集实乃功力之表现。吾仔细看了一些福字,可以从多个方面对其进行总结如下:

  • 涉猎字体较广。有篆、隶、楷、行,以行见长;
  • 笔法不拘善变,但布局严谨,行笔流畅;
  • 错落有致,阴阳相生。时而舒展秀逸,时而雄浑端庄。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人的成功背后总有一帮默默奉献的人,其三弟胡骏是真实写照,无论是书画展的筹备还是书画集的出版都倾注了大量精力。通过对骆飚字画的解读,我写了这篇对《骆飚:一位与我素未谋面的当代书画家》的间接评价,以示敬意。

《骆飚:一位与我素未谋面的当代书画家》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