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琦:一只小飞虫

午后的沙发上,我端着一本书《霍乱时期的爱情》蜷在角落里,马尔克斯精妙绝伦的语言和犀利深邃的思想轮番吸引冲击着我,我在文字和思想的海洋里荡漾沉醉。

一只小飞虫不期然地落在了书页上,同时也闯入了我的视野。此刻,我的心情相当平静,书籍的不断浸润和点拨,让我渐渐学着宁静自处。我静静等了它几秒钟,让它自行选择逃生路线,尽快飞走或是迅速从我视野里消失吧,我暗暗为它祈祷。虽然我不喜欢它,但也无甚仇怨。虽然在强大如我的面前,它是如此的软弱渺小,但毕竟它是一个生命,我无权轻易地生杀予夺。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此刻我很平静。

它依旧纹丝不动地停在那儿,一动不动,丝毫没有飞离的意思,似乎准备就此安营扎寨,又似乎在挑衅着我的耐心。由此可见,这是一只相当愚钝的飞虫,毫无自知自明之慧,毫无审时度势之智。

你以为你是谁?你不是老舍钟爱的猫,淘气地在先生的稿纸上留下梅花印,还博得的先生几声欢笑数缕疼爱。你不是宇文玥金丝笼里的鹦鹉,逗着主子取乐调笑就能换来一份安逸的生活。

你只是一只小飞虫,让人讨厌的、毫无美感的小飞虫,你凭什么去挑衅或撒骄?你难道不知道:恃宠而骄,无所执恃就千万别骄,否则可能引来杀生之祸!杨修之死没听说过吗?

我很快放弃了我的忍耐,我的修行远远没有达到那个境界,珍爱生命有教无类,我的珍爱是有区别和选择的。我迅速果断地轻轻一摁,我做得很轻松,它死得很果断,几乎在一瞬间变成了个小黑点,生和死是如此的偶然意外、界限模糊、不由分说。

小飞虫就那样悄无声自息地死去,不知它的生命在这世界存活了几许时日。在它面前我是那个决定生杀大权的人,我是如此的强大威武高不可攀。

那么我呢,我们呢,在这个星球上,在权谋的争夺、战争的杀戮、自然的崩裂面前,是否也渺小如一只小飞虫?

《蒋琦:一只小飞虫》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