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琦:这场秋雨这条狗

这是一场罕见的秋雨,扬扬洒洒地下了一周后我们以为它要走了;接着下了半月后,我们觉得它咋说也该走了;然而下了整整一个月后,它仍然没有走的意思,依旧淋漓不止缠绵不休,彻底变成一条让人厌恶的赖皮狗落水狗。

天仿佛变成了一只硕大的漏勺,总有雨水源源不断地从天上倾泻下来。地上污水横流积水成河,撑伞的人们把街道拥挤到堵塞。汽车在街上长龙般游移,偶尔展开架势,那些无所顾忌的人依旧飞驰而过,溅起的水花在车的左右两旁形成扇形的水帘,车过水花乱飞引得街边的行人连连叫骂。天和地灰蒙蒙湿漉漉得混沌一片,飘雨的清晨让人压抑,飘雨的黄昏让我们忧伤。我们已多久没见着蓝蓝的天明媚的光,还有那闪烁的星光旖旎的月色。这是要把大地再次变回汪洋的节奏吗?人类的诺亚方舟还没打造好,尚经不起风雨这般无休止的蹂躏。

秋风秋雨愁煞人。田里的稻子经过了春的孕育和温煦,夏的疯长和酷烈,终于马上要走进了秋的收获,不料这横空出世始料未及的缠绵秋雨却将其倒伏霉烂在地里,就差一场收割就差一场烘晒,功亏一篑。

这场秋雨把整个秋天给泡烂了。曾经这是一年中最好的时节,风轻轻日暖暖,可赏层林尽染山河沉醉,看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观天边金掌露成霜,云随雁字长……而今这曾经熟悉又期待的一季美景都被这场雨给泡了汤。真不惹恼了哪路神仙,是不是该去祭拜下苍天厚土?

这场秋雨这条狗。

《蒋琦:这场秋雨这条狗》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