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琦:寒声碎

近来关于天地外界最大的感受是冷,刺骨的冷,凛冽的冷,摧人心肺的冷。关于去北方看雪的愿望变得无比淡薄,只渴望春风浩荡,桃李飘香,轻衫潇洒。

积雪迟迟不能融化,大马路上铺着厚厚一层坚硬的冰,被行人车辆辗压得溜滑,马路街道到处可随地取才成为滑雪场,再不用车马劳顿去寻找。车辆缓缓移动,方向盘无法完全掌控在驾驶员手中,车轮处有另一种力量在牵引着旋转;行人的脚步慢慢踩探,不时传来“嗳哟”一声的惊叫,又一个行人滑冰摔倒,侧翻式、四脚朝天式、五体投地式,不一而足。

风吹着口哨在空中呼啸肆虐,像个恶作剧的坏家伙四处搞怪。阳光泛着冷冷的寒光,将照耀和温暖截然两分。水表、水管甚至路面都经不起这严酷的冰冻,纷纷炸裂,人们只得把上上下下的拎水运动作为重要的取暖方式。

滴水成冰的季节,关于热的东西显得格外珍贵。热汤、热茶、热情、热力四射,能牵挂你的冷、送给你热的人一定是非常在意你的人。比如母亲在寒冷的早晨为上学的孩子端上的热饭,比如远方的朋友一句关于温与寒的问候……

大汗淋漓,刺骨之寒。热是肤浅在皮肤表层,寒却能侵入到骨髓深处。风雪夜归人,寒冷中捎着温暖和期待;独钓寒江雪,身心彻底的凛冽和孤独,灵魂的寒意已远胜身体的寒意。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样的冬夜,围炉煮酒,把酒言欢应是最合适宜的了。酒能驱寒亦能壮胆更能助兴,寒夜里,那杯酒帮人们更真实更酣畅地表达自己。寒夜正是读书时,窝在温暖的被窝,借助书本和文字与那些智慧丰富的灵魂交谈切磋,人生至乐也。

《红楼梦》里最美最热闹的场景之一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曹公生花妙笔极尽描摹一群少男少女賞雪赏梅的玲珑世界,凝聚着曹公繁华的记忆、青春的记忆、美好的记忆。后来家业散尽,唯留一份记忆在心中永不磨灭。那份记忆和雪有关,雪凝炼成冰清玉洁的美景。

夜寂静,寒声碎。在寒冷的冬夜,万物冬藏,万籁俱寂,春鸟夏蝉秋虫的喧哗热闹不复存在,家家户户点着灯盏守着一份人造的温暖。偶尔传来行人或车辆踩踏碾压在冰屑上的细细碎碎的声响,还有几声狗吠在深巷里回荡,打破这番沉寂空漠。

一切都在酝酿之中,关于温暖关于春风关于那未曾被冻僵的期待和理想。

《蒋琦:寒声碎》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