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假期读书笔记之中外服装史

这个假期虽然很忙,但还是读了两本书。一本是袁仄主编的《中国服装史》,一本是袁仄、蒋玉秋、李柏英编著的《外国服装史》,收获很大。袁仄教授是服装史领域的泰斗级大师,《中国服装史》以其著作最为权威。在读《中国服装史》之前,就此书朝代的划分问题问了袁仄教授的爱人胡月教授,胡月教授将袁仄教授的原话转发给了我,使我学习过程中深受鼓舞。

中国服装史三部大书

中国服装史的研究大体是有三部大书鼎成,一为沈从文的巨著《中国古代服饰研究》,成书于20世界80年代,是中国服装史研究第一书;二为周锡保著的《中国古代服饰史》;三是周汛、高春明著的《中国历代服装》,此书因为图文并茂,成为最受欢迎的读本。

其中,周锡保先生概括的认为中国服装史有五次重大变革,一为战国时期的“胡服骑射”;二为魏晋南北朝时期夷狄戎服;三为唐朝吸纳异族文化时期;四为清王朝的满清服饰;五为概括辛亥革命以后时期服饰。

对于周先生的五次重大变革划分我是有不同意见的,根据《新唐书•五行志•一》记载,“天宝初,贵族及士民好为胡服胡帽,妇人则簪步摇钗,衿袖窄小。”说明唐时胡服胡帽是主流服饰;根据《梦溪笔谈•故事一•唐宋服饰》记载,“中国衣冠,自北齐以来,乃全用胡服。”说明唐宁宋时期均为胡服,而且《梦溪笔谈》还详细说明了胡服的样式(窄袖、绯绿短衣、长靿靴、有鞢带,皆胡服也)和胡服的优势(窄袖利于驰射,短衣、长靿皆便于涉草。胡人乐茂草,常寝处其间,予使北时皆见之),两史料足以相互验证并说明至少在唐宋时期,胡服还是主要服饰。因此,周先生说称的前三次变革从服饰形式上讲,我认为本质上没有脱离胡服的范畴。

再聊聊外国服装史

与中国服装史相比,外国服装史在国内的研究严重不足。不谈语言文字障碍,仅几千年的诸多国家和民族的服饰演变史,目前专业界也无力穷尽如此画卷,况且很多国家和民族都是断代史。因此只能作为入门读本,观点和脉络也未必准确。

读《外国服装史》如果对国外的绘画、雕塑和建筑,历史、哲学和宗教没有一个大致了解的话,读起来会有些迷糊。这里我推荐美国Janetta Rebold Benton和Robert Diyanni合著的《HANDBOOK FOR THE HUMANITIES》,此书国内翻译本标题为《人类文明简史》。配合阅读效果很好。

东方服装与西方服装差异

国内的《中国服装史》与《外国服装史》都将东方服装与西方服装最重要的差别归结为“省”,说“西方文化更多地强调人与自然的对立,在服饰形制上注重突出人,强化性别,凸显人体线条,甚至夸张第二特征。而东方文化中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并在长期的封建忽视人的本体,故在服饰中有意弱化人体,掩盖人体,模糊性别差异,故东西服饰文化分道扬镳上千年。”

我对以上论述是很不赞同的,我更觉得东方服装与西方服装差异最主要的差别在对美和好的追求上。如果说“省”是最重要的差别,那也仅是服装形式的差别。西方服装采用“省”形成了立体裁剪手法,服装趋于贴身与合体,而东方服装一直采用平面裁剪手法,保持了服装的宽松与飘逸。中国服饰并不是没有“省”,而是融化的“省”。河南安最出土的商代玉人石俑、玉俑就可以看出,衣裳以宽带束腰,这就是“省”的融化,也达到的“省”的作用,所以从服装运用“省”的手法上看,中国至少领先西方2200多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