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琦:三月,你好

蒋琦:三月,你好

今天是三月之始。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羊开泰,三生三世,三千烦恼丝……三在中华文化里意味着丰富丰饶,仿佛蕴藏着核原子般的能量和积累。

春天正快步走来,春雨润物,春风浩荡,春回大地,带着勃勃的生机和希望。春总能让人精神振奋,心生向往,特别是经历了一次严酷寒冬之后。希望的田野上沃土苏醒万物萌动,我们又该如何开始新一轮的播种耕作?

绝对的运动,相对的静止,此谓天地大道。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是雷同还是在成长?身体的成长早已不属于我们,而且还在一刻不停地衰退,但心智的成长却是我一生的追求。康德说,人类用日心说推翻了地心说,这种革命性的认识似乎没有改变任何自然现象,我们看到的仍然是日升月移雨雪风霜。虽然客观世界没有改变,但我们的主观认知却彻底改变了,而且带来了无与伦比的震撼。

所以说,站在哪个角度看世界很重要,决定了你观照的结果和心态。你看几只小蚂蚁在忙忙碌碌地搬运奔走,也许觉得很渺小很软弱。但你何曾想过,在外太空有没有另一只眼在用同样的目光观照人类?一样的渺小软弱,一样的不可思议。也许他们只要轻轻抬脚挥挥手臂,人类千百年来的努力和积累都将灰飞烟灭。

这种假想,也许可笑,但却让人心生敬畏。敬畏才会慈悲包容谦逊,才会与自然他人和谐相处。人类对世界的了解还微乎其微,纵然我们很努力,但在自然的伟力前仍然脆弱懵懂。有时候我们自以为沿着正确的方向其实却南辕北辙。

二月的最后几天,我再次捧读了秋雨先生的文化散文《寻觅中华》,这是我的床头书,曾翻阅多次。但每次翻阅仍让我血脉通畅意绪感奋。在中华大地散落的遗迹中去寻觅中华文化一路走来的辉煌和失落,那早已被掩埋在古道风沙中的碎片和遗落,有着多少惊心动魄血泪相和,文明的脚步跌跌撞撞进进退退,但那是始终是人类头顶的一轮月心中的一盏灯,因为它,人类才真正意义上脱离蒙昩和荒蛮。

《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这是一本说禅还是讲摩托车维修的书?都是,又不全是。这是一名大一新生向我推荐的书,初听书名有些惊讶,我问他读后感,他只说了五个字:需再读一遍!有些汗颜,有种前浪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感觉。遂急急上网下单,当当网很够意思,发顺丰抢在二月的最后一天将书送至手上。

略翻之下,摘录作者简介如下:罗伯特.M.波西格1928年生于美国明尼苏达州双子城,主修化学和哲学,后又攻读传播学硕士。1968年他与长子克里斯一起骑着摩托车从双子城出发,在中西部的旷野、洛矶山区和西海岸从事心灵探险。他希望从狭窄而受限的自我解脱,于是开始这场横跨美国大陆的万里长旅,一路经过复杂经验与反省思考,面对自己的前世今身,终于暂时恢复了灵性的完整与清静。

美国人的思维有时的确与众不同,简洁的文字背后是丰富的思想和留给读者广阔的思索空间,这是好书的标志,值得再三悟读。《瓦尔登湖》如此,这本亦如此。

有些书是课标引导,有些书是借鉴他人,有些书则是机缘提点。在成都出租车的广播里,听得主持人介绍了一本书《我们为什么要去火星》,其时我们正在赶往文殊院的路上,主持人的推荐颇为得力,许多新鲜的名词和观念活跃着我们的头脑。回家后搜购到手却仅草草地翻了一下。寒假陪着越看了一本宇宙奥秘的少儿科普读本后,又重拾此书。遂明白人类为什么要处心积虑雄心勃勃地改造火星,并期望能通过千百年的努力将人类移民到火星上。

越问,这些好像都与我们无甚关系啊。是的,现在毕其一生投入其中的科学家都与火星上的生活无关,但这是人类最大的忧患意识所在:地球、太阳都有寿终正寝的一天,而且还有很多无法预料的意外让这一天提前到来,改造火星,是人类想为自己的子孙和文明寻找一个后花园和避难所。

每天盯着眼前和鼻尖儿,也许活得浑然但也难免狭隘,把目光拉长放远些,会得到不一样的启示。

窗外春雨淅沥,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奔向大地滋润万物。我们走向旷野舒展筋骨,领受自然的启迪,回望心灵的成长,让步履踏实而轻盈,让心胸慈悲而开阔。

三月,你好!

《蒋琦:三月,你好》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