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品好的人,人品一般也差不到哪去 | 王小萌创投风云(32)

王小萌创投风云

创业,本就是九死一生。一个个成功的IPO都把企业家光环的一面无限放大,创业故事通过传媒放大,成了“九生一死”,看到的都是乔布斯、雷布斯、马布斯、李布斯……掩盖了大街小巷每一天都在破产都在倒闭都在痛哭的失败的人。

择人:沉下心的创业者

王小萌选择投资徐进的星空智控,一是看重星空的无人机方向,一是看重徐进团队。交往过程中,小萌和徐进聊过,无人机行业是风口,创业公司众多,充满泡沫,天使投资人无法避开泡沫去择时,那么投资产业方向和商业模式的同时就是择人了——选择愿意沉下心来的创业者。每个投资人有不同的关心的点,小萌更关心的是成本,是创业者最终所付出的成本。 小萌在业务上很佩服刘总,这样的思路不代表ACL创投,只是ACL刘总的选择偏好,那就是“坚决不喜欢那些不付出成本的创业者,投资人给钱让他创业,成功了,他发大财,失败了,让投资人承担损失。”

在很多内部场合,刘总给这样的创业者定义为“他们更多是投机分子,不是我们喜欢的类型,我们对于所有投资的项目必须要求创业者的付出成本要高于我们,譬如接受远低于他本来该有的薪资水平,譬如忍受很差的办公环境,忍受各种资金缺口带来的潜在风险等等,一个不能忍受这些的创业者不值得投资。”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徐进抬头望了望阴沉的天空,似乎这雾霾又压得低了很多,压得胸口喘不过气来。低头随手看了看手机上的空气指数App,指数550,再次爆表了。心想,真要死就死了吧,好在不用忍受这恶劣的雾霾天气。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好自为之吧。”李英杰大清早发了这么一条朋友圈。英杰是徐进大学同学,也是星空智控工业无人机科技公司的合伙创始人。星空智控的对外发布一般都是有李英杰担纲,一袭黑色的西装,配上淡粉色的领带,成了他最常见的模样。都说互联网业的人不爱穿西装,其实穿西装的人反而在“年轻至圣”IT圈里更让人过目难忘,再加上英杰的英俊潇洒,且向来风趣幽默,人缘非常厉害,粉丝众多。

作为在无人机创业公司最新排位已经前五十位的公司的创始合伙人,这条朋友圈发布也似乎印证了这些天来创投圈里那个疯传的谣言——成为行业明星不久的星空智控的创始合伙人要分道扬镳了。

果然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短短几分钟时间,徐进就收到了来自几十个朋友对李英杰这条朋友圈的截图,求证实情。徐进看见不少人投资圈的朋友们留言表达了对星空智控濒临散伙的惋惜。还有的人把截图发到了微博里,转发众多,微博的截图也有朋友发来,有的网友甚至打趣似的评论:“宁可摩拜被收购,也不相信星空会散伙!”“一开始都是紧密无间的中国合伙人,到最后都是恩断义绝的中国散伙人!”“一切好的开始都是为了梦想,一切坏的结局都是为了利益!”

算起来,李英杰、徐进认识得有15年了,一起合伙创办“星空智控”也有六多年了。最近一场侵权官司和公司发展方向 从民用消费级航拍无人机应用领域开发转向工业无人机的调整,让两个亲密无间的好兄弟产生了巨大的裂缝,性格火爆的李英杰在朋友圈上公开分歧,确实使得徐进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徐进不禁想起多年以前的他们,最初相识于大学的校园,一块儿追求爱情,一块儿爬山,一块儿打架,一块儿创办社团,一块儿热衷公益活动,一块儿做创业创富之千秋大梦,一块儿经历无数风风雨雨,把星空智控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三两个人规模的小公司传奇般地做成了无人机行业前五十位、备受投资人关注的公司,这一切的一切,可以说是相当来之不易。然而,正当星空智控已经有一些成绩,有一些积累的时候,却遭遇了创始人分歧的重大的变故。一种强烈的被背叛的感觉,受伤的程度,不亚于发现另一半劈腿已久。

徐进翻看自己朋友圈背景图上那张两个人的合影,那是他们学校的地标雕塑前拍的,满脸都是创业的激情和喜悦。可是,现在一切都不见踪影,背叛、离弃、自私、冷漠却漫天飞舞。

人品、格局和规则

当公司的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发生冲突时,创始团队情绪往往会受到过度伤害,也将是一次贫贱之交的分手。

在大家看来,星空智控一直处于创业期“挣钱”这个阶段,很多方面很抠,对团队来说,未来前景好,有比较完备的持股计划和持股测算,但实际到手的现金不多。这样的现状,在遭遇发展瓶颈,甚至惹上消耗精力的麻烦官司的阶段,又再次重金投入在发展上,投入必须转向发展的时候,公司团队发生分歧很常见。所以,李英杰三天前直接提出撤资,既意外,也不难理解。

撤资的导火索,从表面看,是徐进和李英杰在公司转向上的分歧,其实分歧由来已久。

公司转向有不得已而为的因素,一方面因为公司惹上了侵权官司,尽管有把握胜诉,但是诉讼耗时耗力,生产因官司进行中被迫停滞,运营出现问题;另一方面,航拍无人机已经是非常流行的应用领域,在互联网+的热潮中,通过搭载高清摄像头,小型无人机可以在高空拍摄、录制影视素材,包括极限运动航拍作用、风景航拍作品及商业宣传片等,无人机航拍在社区视频平台中愈加受欢迎,2017年国内主流的无人机厂商中,近半数是从事专业无人机航拍的无人机厂商,民用级航拍无人机竞争激烈。

行业过热,大部分创业者、大部分早期企业在一个足够小的颗粒组里还没有验证自己的商业模式就快速扩大了规模,必然造成很多混乱。星空这次被拖入的旷日持久官司就是因为一方面是树大招风行业内乱,一方面是无序竞争。

星空智控研发团队的技术优势在于固定翼无人机和垂直起降固定翼研发,包括动力系统、飞行控制系统、机电设施,通信系统、云台、飞控和图传等,包括工业级无人机产品的飞行数据的积累星空的研发团队都有比较优势,工业作业的工业级固定翼无人机了。所以,徐进坚持转向工业无人机开发和市场运用开拓。

星空团队大部分是年轻人,因为被倒打一耙的官司憋着一口气,不仅希望公司继续做下去,而且希望能做更有挑战和前景的领域。大部分人支持徐进,徐进在公司很有威信。

从公司小、员工少、部门少的初建期开始,主抓研发和内部管理的徐进与员工的相处时间非常多,最初团队训练更多的靠师傅带徒弟。徐进自己也是这么走过来的,大学毕业到国家研究所工作,虚心好学、懂得感恩又待人友好、热心助人,因此很得他的上级的喜欢和重用,很多事情委派他去处理,尤其是部门承担的专项重大工作,徐进做得多,干得多,也因此成长很快,为公司高层提供服务对接的事情他都能处理得很好,没有任何一位领导对他流露出过不满之意,于是他得到了更广泛的好评,所以很快就委任独立处理一些部门的专项任务。他时常把他当年初出茅庐的工作经验分享给团队。

星空的娱乐级无人机项目启动一年不到,老天爷给面子,发展时机好,不仅前期合伙人投入的40万成本已经收回,而且账上留下了百万利润,接着又风调雨顺两年多,但紧接着便踩坑,惹官司,半停产,一路走低,去年底盘点发现账面不但没赚钱,反而有亏损。

星空有一定积累和行业地位,但在研发上投入占比过大,这点作为最终决策人的徐进也意识到,公司一直没有很像样地给大家分红,李英杰从私下议论,到一年前正式提出异议,分歧公开。转向工业无人机方向后,在追求距离和高智能化等方面的研发和生产方面的投入更加大,包括新市场开拓,公司正是最需要钱的时候,李英杰提出撤资。

团队分家不玩投名状

合伙人,合的不是钱,而是人品、格局和规则。

人品、格局、规则,这三个层次的水平,在团队分家会集中体现出来。分家是各自的选择,并不是江湖游戏里的“离开大哥”,以商人的方式离开,尊重规则,比如说我要走,你给我什么?如果你不愿意,那就你走,我给你什么?在变成了僵局规则游戏,大家出价。钱品,很多时候就是人品和格局。

在我们传统文化中,有一种进入“投名状”情结,所有的江湖有进入没退出,退出就是离开大哥,要受惩罚,做企业是不适合的。这不是一般钱品,诸如谁偷偷卖单、谁爱无偿占用他人资源,做企业就得尊重商业规则,是底线问题,尊重合伙人,尊重投资者,是投资人利益的保证,这也是王小萌作为投资人最看重的。按商业规则办事才是最理智,用商人的方法解决分家的问题。

分配利润,抽走了资金,双方商谈,李英杰同意把剩下的一些资产做股14%,但不再加入公司接下来的运作中。徐进手上并没有什么积蓄,借了一些钱,还是不够,最后把妻子名下的一套福利性质集资房转让了,接下了李英杰的股份,占股45%;程程占30%;新加入陈非占1%,小萌所在的创投公司占股10%不变。李英杰接下来不再参与具体运营,徐、程、陈三人负责具体工作。

在李英杰撤资上,尽管各自都做了让步,大家并没有翻脸,但是心里都有不痛快。正值小长假,徐进邀请公司主要骨干到大山里休整一下。徐亮老家的九间房民宿,完全可以住得下。徐进也邀请李英杰一起,英杰说要陪太太回老家没去,程程和陈非都是单身汉,一拍即合。徐进是很周全的人,专门拜访了王小萌,汇报了公司变动,真诚邀请小萌一起和小团队度个假。


未完待续……

小鹿创萌二维码小鹿创萌科技孵化平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