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慕竹:【生日书专题】生日的那些事

“生日书”是指我生日时,朋友送的书。

按照往年的惯例,作文记之,统计一下有几个混蛋没有送的。

今年收到的生日书如下:

《<大裂><牛娃>》《船山全书》《天选之子•卡卡传》《松泉集》《东方元素与设计》《梵谷传》《浮山文集》《西方美学史》《园冶》《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己卯本》《汉字设计与应用》《嵇康集校注》《皋鹤堂•金瓶梅》《毛宗岗评本•三国演义》《营造法式》《梦故乡》《绮情楼杂记》《宫•展记:从王希孟到赵孟頫》《<清明上河图>与北宋城市化》《日知录》《中国国民党史稿》《雪鸿轩尺牍》《闲闲室读书记》《龚自珍诗集编年校注》《钟书阁》《我的阿勒泰》《沧溟先生集》《史铁生全集》。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只凭记忆随记随写。

不道谢了。

像我这种没心没肺的人,不懂感恩为何物,特遭人嫌弃。而今感恩这个词,与“道德”眉目传情。有道德的人,经常强迫自己和别人感恩。而被感恩的人,也努力提升自己和别人的道德水平。

而我的朋友们都是那么地率性而真实,都不太管道德这个事,他们之所以给我送书,都基于一个共同的原因:这些书只配放在我的书架上。

对!放在哈佛图书馆也不行。

哈佛图书馆的书,只能是文献;气派庄严肃穆,像庙里的佛像,仅供膜拜。而放在我书柜上的书,却有了灵魂。有了灵魂,也就有了味道,属于我一个的味道。

味能言道,此话不假;言却不能道味,此言不虚。

因此,送我书的朋友们,都是哲学家。而只有哲学家,才配给我送书。

我就喜欢兜一个弯来夸自己。

今年再也没有人问我“恁多书,读得完吗?”之类的问题。

朋友当然不会问我这个问题;对于其他人,这个问题我用不着回答。

因为说来一点也不惭愧,我确实没读过。一本也没。

只是用来摆的。

有的人喜欢摆谱,有的人喜欢摆豪车,有的人喜欢摆情人,有的人喜欢摆古董,有的人喜欢摆字画,有的人喜欢摆花瓶,有的人喜欢摆学问,有的人喜欢摆官。我只是摆书而已。

摆书也是技术活。

比如其他人不敢摆,只有我敢摆。

北京的大龙,藏书甚巨,专门在三环置一栋豪宅存放他的书。但他不敢摆。他若一摆上被我相中的书,我会杀上京城,在一片鬼哭狼号、满地狼藉之中,在他的绝望的眼神当中——把书夺走。

所谓夏虫不可语冰,夺书的快感外人也难以体味。

还有安徽的蔡老师,书中是不是有黄金屋我还没考据出来,我只知蔡氏“未了斋”中有十万余册金子一样贵的书。他有一句名言,在江湖中流毒甚广:宁愿给笔帅看到他手上一百万的银行卡,也不能让笔帅看到他家中的一本书。

蔡老师严重误会我了。在此我澄清一下:我看中你的那张银行卡很久了,而不是书。

距我的生日已去月余。

时间快得,就好像2014年世界杯就在昨天。中国不缺懂球的人,这些专家完全可以在任何一所大学开一门足球课程。

只缺虔诚的球员。

夜间翻阅《天选之子》,目光落在这一句上:

“他经历过被伤痛折磨的痛彻心扉,但他却永远在上帝的指引下虔诚如初,永远在上苍的注视下心如止水。”

既然红黑不再,那就读一读书,看一看比赛。毕竟这是梅西的最后一届赛事。

最优秀的球员却无法得到最完美的结果。

运也。命也。时也。

作者: 戴慕竹

我叫戴慕竹(个人微信号:dai830315),江湖人称慕哥或慕少,80后,人帅笔帅。平日工作忙,约一周推出一篇精品阅读。量少质优,因此,你还有什么不满足?阅读更多我的文章可以扫描文章最后的《且读且行》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戴慕竹:【生日书专题】生日的那些事》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