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常铁:我们忽视了哪些常识?——主流经济学家败给特朗普的启发

7月底,财经作家、独立书评人苏小和发表了热文:《主流经济学家为什么个个都输给特朗普》,我认真看完后,发现跟我N年前询问一些经济学领域的博硕的问题类似,只是苏小和在有特朗普的佐证后这么问,别人就没脾气了。

很多事不必争论,你就和他赌,用长程的时间,然后也不找他,他心里有数。

我当时问的是,人是多么复杂,和自然界一样,有着无穷多的变量,怎么用数学模型就可以推导?他们的回答是,数学模型是把现实问题简化,便于研究方便。嗯,我也是学金融的,这个懂。但是你研究的是实验室里的,为什么要拿来经时济世、要干预现实生活呢?百姓又凭什么要强加给经济学家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使命呢?

与这个疑问类似,我常想,中国古代那些科举制筛选出来的“精英”,不过是考文笔,还有就是那些十分久远的源自农耕社会的思想和经验,怎么就指导了中国2000多年呢?你中国一直静止不变,那外部世界难道还为你不变?果然后来就遭遇了“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李鸿章语),烽火连绵了100多年。

这些质疑都指向一个问题,我们需要给大脑来个重新格式化后的思考,“冰桶挑战”凉水浇是没用的。清空一下成见和惯性,在花前月下不泡妞,独自在柳树下自问:我们是不是需要常识?

6月初,我写过一篇《戴高乐说法国人有着“与生俱来的胡搞瞎搞的激情”,想起撒切尔夫人和笨猪五国》,实际上是反思法国为什么这么扯淡。

我认为,英国的经验主义+保守主义应该是更彻底的理性,而不是盲目地为任何思想家的“理性”任意驱使,从而保证了英国政治秩序几百年来保持稳定,远远不是法德可以比的。

我们许多理论家的思想体系看上去不可谓不完美,从学理上看,逻辑丝丝入扣,严丝合缝,从道义上更是至高至伟,洁白无瑕。但是,现实是超级复杂的,随时变化的,科学地讲,一个结果,导致其形成的可能有1×10³¹³³³个变量,你把握得了?

经验主义与悲观理性的结合,才可以走的更为稳健,至少比相信“人之初性本善”可靠的多。君不见许多专家因为不接地气,甚至说的都违反常识?

人性固然有善的一面,但是,显然是恶的一面危害更大。当专制体制把这些恶整合了以后,尤其是拥有调动国家全部资源的能力之后,更加无法制衡和阻挡,如果不提前预设有效的制衡和羁绊,暴虐的战车会碾碎所有人民,最终车翻之际,车上的独裁者及其帮凶也将跌入悬崖,粉身碎骨。

原文不长,但非常实际,启发我们对世界一系列“失败国家”去深究。

据苏小和介绍,美国近日宣布,经济实际GDP增速为4.1%,名义GDP增速为5.4%。这样的经济速度,是美国过去40年来从未出现过的经济奇迹,连一直信心满满的总统特朗普都深感惊讶。

有趣的是,在特朗普上任的时候,众多主流经济学家一直不看好特朗普的经济策略,经济学家克鲁格曼直接宣布,特朗普在第一年就会迎来经济大萧条,第二年会让美国经济崩溃。著名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则认为,特朗普的经济策略是美国经济巨大的灾难。

奥巴马政府首席经济学家Jason Furman则认为,特朗普不懂经济,大话连篇,给出的数据过高,他说,特朗普认为GDP增长能够超过3%,这无疑是在做梦。

小布什政府的首席经济学家Edward Lazear还嘲讽他:想超过3%吗,也许,祷告吧!

CNN采访了11位经济学家,没有一个人认为特朗普时代的经济增速能达到4%,所以经济学家Robert Brusca说:猪是飞不起来的,特朗普在做梦。这货曾经是国家粮农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

事实上最醒目的经济学家行为,是特朗普还没有最终赢得选举的时候,24名主流经济学家就联合发表声明,反对特朗普提出的经济思路,称如果特朗普获得选举的胜利,不仅美国经济会走进低谷,世界经济也会进入大萧条时代。

不幸的是,仅仅500天,72岁的政治素人特朗普用经济实效几乎彻底颠覆了全球权威。

苏小和接着指出了经济学家们的集体错误——可能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准确地说,从美国的第一位拿到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萨缪尔森开始,主流经济学家都无一例外地相信凯恩斯的货币与就业理论,相信政府挖坑然后埋坑的宏观调控政策,相信政府可以像管理动物世界一样管理经济事务。在工具理性的意义上,主流经济学家都相信经济学家的数学计算能力,他们通过一套看上去缜密的数学模型,计算出特朗普的经济策略的不可能性。这种基于数学模型的科学预测,使得这些主流经济学家极其自信,并反过来坚定地认为,特朗普对经济事务的无知。

这种“理性的自负”的蛮横不仅体现在美国,在中国也是一样。今天的主流经济学界,如果一名经济学家不是这么乖顺的,甚至不能摆弄几个模型,那几乎是没法开口谈论的,想进高校当个助教,甚至辅导员都不可能。

是的,就像马克思可能被一些马克思主义信徒批斗致死,孔子因为评不上职称当不上老师。

常识是多么稀缺?

特朗普的经济成绩可以完爆对他的诋毁和质疑,而且挑战了前面几任总统,他的经验就是:像英国和法国的区别一样,回到了斯密传统,回到一种保守主义的经济学智慧。他以一个成功的国际企业家的经验办事,远离花拳绣腿和政治正确吗,就这么干脆:

第一是减税。

第二是缩小政府的经济权力,让企业家和消费者主导市场。

第三是重振美国的制造业。

这不是常识吗?恰恰是那些张口闭口亚当·斯密的人无意中背离了斯密,就像那些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的人是伪马克思。

其实,不是学者们、政客们、媒体们都看走眼了,实在是这样的总统太“体制外”了,竟然能在美国实现他很久以前吹过的各种牛逼,并且做成了。

另一个反常识的是,他的移民政策,据说文艺青年们,世界各国怀揣美国梦的自由青年们也讨厌特朗普。

他修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城墙竟然让墨西哥掏钱,他禁止有关危险国家的移民被说成没有人道主义关怀,他竟然真的执行,不管遭到什么抗议和挑战。

特朗普辛辣地直斥这类移民:

一些人因为自己国家制度与文化的失败而来到美国,他们却想把那种失败的制度和文化带来美国。

这难道不是常识吗?他是美国人的总统,拿的美国纳税人的钱,不是世界的总统。他给世界带来自由民主也好,专制暴政也好,都要先服从于美国的需要。指望美国人给自己和家人带来自由和福利,建设好了美国留着,等你移民、留学,可能吗?凭什么?自由和福利来之艰难,你的那点存款和投资就能换?如果真的那么容易,你怎么不在自己国家去争取?

成功,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现在说美国天赋太好?当年,那可是我们眼里的蛮夷之邦,都是野人所在。虽然日本和西方各国很早以前就高度盛赞东北,尤其是黑龙江领域的超级富饶,可是,至今中国人不是还在热衷于论证东北的不宜居吗?没有谁可以随便成功,人家苦逼的时候你帮上过什么?成功要靠自己努力,自由要靠自己争取,礼仪之邦不知道不劳而获可耻吗?

说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无情无义,缺少人道主义关怀,这是白左,是伪左,甚至现实中的各种左都是伪的,都是为无端分割和剥夺别人的幸福披上道德的外衣。

据说,倒是几个东欧自新的国家对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不持异议,他们亲历了惨烈的痛苦,知道自己国家的自由和幸福必须自己来争取。外国没有义务白白送来人权、民主、自由和创新,最多为了自己的利益捎带着带来历史转型契机,你自己不把握,把握不好,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一个叙利亚难民找德国要人权,一个朝鲜奴才找韩国要人权,一些人在自己的国家发个贴都不敢,甚至举报亲生父母,到了人家的国度开始维权,甚至耍赖,这种人也配怜悯?

综上所述,我们有太多的常识被有意无意忽略了,这些常识如果被唤醒并时刻牢记,再尊重人类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普遍规律,不偏离人类绝大多数国家的基本方向,谨慎务实,理性精准,又怎么会有委内瑞拉、朝鲜、津巴布韦、阿根廷、伊朗、阿富汗那样的大喜大悲?

让我们来一起纷纷回忆我们弄丢的常识:

1、人是生物,是动物,他得先吃饭,然后崇高。

2、男欢女爱不脏不丑,要不连我们的爹妈都不存在。

3、房子不是用来炒作的,是商品,但不是货币。

4、美国不是万国的亲爹妈,亲爹妈也没有无限责任。先问问自己国家的统治者对自己怎么样,自己为这个国家向着自己期待的方向做过什么?

5、教师再大也是教书的,不是写论文民工

6、好比一个企业,是否成功看利润率。一个国家存在的绩效只能体现在国民日子如何上面,这是其合法性的最根本基础。

7、比两个国家实力,除了总量,还有人均。除了国家财政收入,还有人均购买力水平等指标。

8、先有人类,后有国,古代的“国”只是统治者家族,与近代以来的民族国家不是一回事。

9、国势也有四季阴晴,但平稳持续增长才是良好的发展。气候少些倒春寒、六月飞雪、北极零上30度才是正常。

10、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每个人都不例外,有人对你施加权利时,即使没有让你不爽,也要核实一下他对你的义务兑现没有。

11、封口,是要给封口费的,否则就不是正经黑社会。

12、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医疗、中小学教育、养老都是免费或基本免费的,更不会成为生意。

13、领导是服务,保镖是服务,花钱雇佣的保镖、服务员服务不好怎么办?

14、请留言补充。

……

最后再补充一个常识,国宴也是不一定要有的,即使有,也是工作餐,为了研究事儿,吃完赶紧干活。

据说特朗普又将打破一项历史:他将成为近一个世纪以来,首位执政第一年内没办过国宴的美国总统。

特朗普本人否定办国宴,他在2015年就批评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称“如果是我当总统举办国宴,我就给对方塞一个麦当劳汉堡!吃完马上谈正事!”。

宋常铁

作者: 宋常铁

宋常铁:致力于还原立体、完整的历史,向岁月寻取智慧,用写作共鸣心灵。 欢迎邀请朋友订阅宋常铁微信公众号:mengdashu16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