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常铁:孔子等圣人也是人间凡胎,感谢盗墓送来真历史

据新浪网转发“历史古文化”的文章披露:孔子诛杀少正卯,是他一生最大的污点。

有人说,这么古远的事你翻腾他干嘛?大错,学问强弱,在于读书和阅历,更要看能否在古今、中外间,不同学科间建立普遍联系,这才见真的功力。

话说,少正卯是鲁国大夫,一代牛人,少正是他的官职,卯才是他的名字。

卯,不光是朝廷命官,而且也像孔子一样办私学,连孔子的弟子都往他这里跑,同是著名思想家,同朝为官,民办教育同行,竞争少不了。

孔子在等待机会。

孔子后来当了大司寇,代行宰相之职,上任七天,就杀了卯,而且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还暴尸三天。《荀子·宥坐》中记载了这件事。

对于这件事,孔子说杀少正卯是为民除害,自认有五大理由:一是他学问大但心肠险恶,二是行为不正又死不改悔,三是说话虚伪又善辩,四是只看到社会阴暗的一面,五是坚持非主流思想还极力扩散。

看来是不宣传“正能量”+品行不端。

按照现在法治社会的人类通例,这五条都不足以称为犯法,更不要说犯罪,死刑更谈不上。但是历代加封为褒成宣尼公、文圣尼父、先师尼父、先圣、宣父、太师、隆道公、文宣王、玄圣文宣王、至圣文宣王、大成至圣文宣王、至圣先师、大成至圣文宣先师的——孔丘还是把他办了,并且被后来2000多年的信众擦得一点血迹都没有,留下的只有他至仁至爱、普慈特慈。否认事实的代表人物当然是宋朝的朱熹。这事到现在还在争论之中。

其实,即使是明清朝廷编永乐大典、四库全书肆意删除,也难以做到完全洗净黑料。

一是他们和我们一样,无法预见几十几百年后的人们对自己如何评价,防不胜防。二是那么多古代典籍,对于从幼儿园到博士区区几百本教科书都不愿意看、免费看个3000字文章都嫌长的人们,不可能有人去认真耙梳。国学大师们也做不到。三是,对于今世白话文都用不明白的人们,看古籍几乎不可能。

这不是苛求孔子,因为他不是凡人,是最大圣人,是世代荣华,当然要完美。

这就不得不说一本奇书《竹书记年》(以下简称《记年》)。

2011年3月,有群众举报,南昌市郊区的山上有一古墓被盗了,文物部门赶到现场,发现被盗的是西汉第一代海昏侯刘贺的坟墓,感谢这21世纪的盗墓贼。更大的惊喜是:墓葬的主要部分两千多年来没有被盗墓贼找到,这是近些年中国考古界最重大的发现——发现了《记年》。这被媒体评论为“中国文化史上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以后我们的教科书都要重新修订了”。

这残缺的《记年》,源于1700多年的盗墓贼的盗墓。

公元279年的西晋,位于今日河南省境内的战国魏王墓被盗挖,盗墓贼——不准在河南汲县的荒郊野外掘墓时,发现地上有许多用绳子穿起的竹简。他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就把它们拆开来点成火把,用来照亮墓室,不料火光引起了周围村民注意,马上报告官府,官府抓住了不准,连同墓里的竹简一起带走了。那些竹简装了几十车,记载了从上古黄帝开始,到战国时期的魏襄王二十年,总共超过两千年的历史。

当时西晋政府高度重视,晋武帝命令中书监荀勖、中书令和峤负责翻译竹简。把史书纪录的部份整理好后命名为《记年》。也就是“初释本”十三篇,后来卫恒和束皙又整理了一个“考正本”。这两本书是对《记年》的最确切的释读。永嘉之乱的战火后,仅有“初释本”和“考正本”流传了下来。

有了如此珍贵的史料,中国史学研究在西晋年间迎来了空前大爆发,史学家们纷纷研究《记年》记载的内容,根据《记年》来修订已有的历史资料,各种著述层出不穷。

据2017年6月21日凤凰资讯援引“历史大学堂”的“无忌公子”文章介绍,为什么这部史书如此重要呢?

我们知道,东周之前中国的史书都没能流传下来,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最早的史书就是春秋战国时期编写的。而春秋战国时期其实各诸侯国都有自己的史书,例如秦国有《秦记》、晋国有《乘》、楚国有《梼杌》、郑国有《志》……

可惜,这些史书全部失传了。

儒家的史书《春秋》、《左传》、《国语》,还有《吕氏春秋》等书籍也记载了一些先秦历史,但所有这些都不是官修史书,算不得正史,而《记年》就是魏国的官方史书。魏国是由晋国分裂出来的,《记年》也继承了晋国的史料。晋国是春秋时期最大的国家,处在各国的中心位置,春秋的历史大部分是围绕晋国展开的。可以想见,晋国的史书是各诸侯国里面最全面和最权威的。

《记年》就是我们梦寐以求的春秋战国时期最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我推崇《记年》的可信度,并认为至少在春秋战国及以前的史实上,比其他战国以后的后人整理的可信得多。因为,看史料一要看成书时间和当时环境,二要看是谁在编书、写书,有什么利益链条。

公元279年正月,鲜卑秃发树机能攻陷西晋的凉州。随后,马隆于十一月收复凉州。十一月,王浑、杜预上书伐吴,任命贾充为使持节、假黄、大都督,二十万军队大举讨伐吴国。也就是此时晋朝政治还不稳定。西晋时期,儒家思想虽然也很有地位,但是经过汉末三国的“礼崩乐坏”、“战火连绵”,远远没有能力和意愿去搞什么儒家思想至上。这是晋代版本的《记年》更为真实的时代背景。

但不幸的是,在“八王之乱”以及随后的“五胡乱华”中,《记年》原竹简以及两次翻译版本都丢失了。

大家知道,从汉代开始,为了刘姓家族的统治稳定,董仲舒等一干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千秋永固,这些帝王师、智库专家们纷纷献策,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学成为国学。宋朝程颐、程颢和朱熹继续做这个思想买卖,献媚帝王。对于《竹书》流传民间的残本,在宋代被发现后,对于这等“妄议”古代明君贤能的猛料非常恐慌,严厉控制印刷出版。好在到了清朝,少数民族统治侧重对统治权的维稳,给学者释放一点小小空间,就是所谓“小学”,这些儒生学士们钻进故纸堆,搜集流传世间的《记年》残本,朱右曾辑有《汲冢纪年存真》,王国维据以补辑为《古本竹书纪年辑校》,他还著有《今本竹书纪年疏证》,认为《今本竹书纪年》,系出后人编辑伪托。

对于炎黄传说、《山海经》都拿来写学术论文的学者们,如果你不信《记年》对西周以前事情的记载,那至少目前没有别的古书可以比他权威了。《尚书》,最早书名为《书》,约成书于公元前5世纪,是中国最古老的皇室文集,相传由孔子编撰而成,但有些篇目是后来儒家塞进去的,经过孔子以及他后来信众的剪刀浆糊,已经面目全非。成书晚了几百年的《史记》,在记载春秋战国历史上,更远远不如《记年》。

而且,《记年》出土以后就有很多人凭借上面的内容校正《史记》的错误。《记年》中殷商帝名及部份史实均有甲骨文证实,从王国维、钱穆、杨宽等大师均用《记年》来证《史记》战国史料之误以后,《记年》基本成了研究战国史必须查阅的史料,可以说《记年》的价值和史料性不需要怀疑。

死不认账的学者和民间人士当然很多,好在,有科学,考古学让历史学不再扯淡。近代甲骨文的出土,《清华简》的出现,证明各种渠道发现的文献上的内容跟《记年》都能互相印证,还有天文学上的推算也能证实《记年》的真实性,所以《记年》是战国时期的史书这一点是可以确认的,不存在伪造的可能。

《记年》让我们对以儒家思想主导人工制作的“历史”体系瞠目结舌,一本书,颠覆中国1800年历史。

满口仁义道德,言必称大同社会、君君臣臣、尧舜禅让等美好上古时代,为后世信众营造乌托邦梦想,似乎后世做的不好,一定都是违背了先祖和圣贤,这些类似“政策都是好的,怨下面没执行好”的谎话瞬时土崩。

号称以礼以仁治国典范的禅让,《记年》记载却是:“昔尧德衰,为舜所囚”,还说“后稷放帝朱于丹水”。后稷就是弃,周朝人的始祖,舜的亲信,显然是舜监禁了尧,流放了尧的儿子才登上王位的,明明是血腥的宫斗戏。

除了尧舜禹,这本书还还原了很多古代帝王的历史。

比如商代相国伊尹。正史里是这么写的:商朝国君太甲因沉迷于酒色,不理朝政,相国伊尹多次规劝不听,最后被伊尹流放。过了三年后,太甲悔过自新,伊尹重新迎回太甲,归还大政。确是,正史中,伊尹是一位为国为民的贤相,多次被古代下官拿来拍上官的马屁,古诗词中也当成正能量典故。

《记年》里的“殷纪”却这样记载,伊尹自恃位高权重,欺压幼主太甲,还将其流放,自己称王。结果太甲从流放之地潜逃回来,杀了伊尹,重登帝位。贤相伊尹实际上是史上第一位权臣。昏君太甲实际上是平灭乱臣贼子,中兴成汤政权的英雄。

您说央视搞什么诗词大会不是误人害人吗?更不要说社会上捞钱无节操的什么国学班。

历史太吓人了,其实这又是常识——既然今人都这么蝇营狗苟,远古人怎么会那么文明,这不是骂历代“今人”吗?更不要说,会撕破了各类“天子”的“皇帝新衣”。

其实,如果皓首穷经,花上人生几百年(100年不够),在《记年》外的史籍中也能扒出更多历史真实:

尧舜篡位在《韩非子·说疑》中就有记载:“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

《荀子·正论》中也记载:“世俗之为说者曰:‘尧舜擅让。’是不然”。“夫曰‘尧舜擅让’,是虚言也,是浅者之传,陋者之说也。”

韩非子和荀子都指出禅让是编造和梦呓的真相,可见古代就蒙骗百姓的所谓圣人们伪造历史多么猖狂。

网友们在《吕氏春秋》中扒出:“共伯和修其行,好贤仁,而海内皆以来为稽矣。周厉之难,天子旷绝,而天下皆来谓矣。”

这些记载当世、现世事实的史料都没有被司马迁采用,而是有选择地收录了《墨子》等其他史书中更有正能量的描述。

盲目崇信司马迁可以歇菜了。

百度网友“朔风易水寒”说:反正儒家的东西不可信,造神痕迹太重。

其实,我们要感谢这些盗墓贼,他们才能给我们真的历史,而不是学者,更不是那些“帝王师”。

《记年》的出土,让儒家雪藏的历史终究雪化了。再推导下去:

《记年》是战国中期的史书,而孔子是春秋末期的人物。这就意味着:如果《记年》记载的历史是真实的话,那么这些事实孔子是知道的。而孔子的学说却完全忽略了这些历史,只是不停宣传“尧舜禹汤”。这就说明:从孔子作《春秋》开始,儒家就在有意识的篡改历史。

其实孔子自己也说漏了:“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儿子干了坏事,老子替他隐瞒;老子干了坏事,儿子替他隐瞒。这才是我们大家要的和谐社会嘛。”为了让大家保持高尚的道德,我们可以“善意”地隐瞒很多事情;我不告诉你真相,都是为了你好,为了不污染你纯洁的心灵。怪不得孔子说:“知我罪我,其惟春秋”,影帝你太深了。

那么,“四书五经”还可信吗?

《记年》散失的时代,正是儒家学说越来越强势,理学逐渐兴盛的年代,但是,这些皇帝面前如奴才的弄臣们却没有料到,几百几千年后的人们会有这么强的科学能力,阴谋诡计终究是有用,有效,但很有限,只是太危害后世子孙了。

历史无数次证明,我们源自农耕经济和专制传统的中华文明与市场经济严重背离,这是经济发展、文化进步的最深障碍。

唐吉坷德大战风车,我们实际上也是用2000年前思想、600年前体制,19世纪甚至14世纪的国际观,来挑战自己认为是19世纪的西方殖民主义的敌人,实际上,洋鬼子们早就不是20世纪的那个版本了。

中美毛衣站,是又一次鸦片战争一样的“不同时代的竞争”。

各位学者还瞎研究啥呢?东方原教旨主义,就是祖先的毒咒。

作者: 宋常铁

宋常铁:致力于还原立体、完整的历史,向岁月寻取智慧,用写作共鸣心灵。 欢迎邀请朋友订阅宋常铁微信公众号:mengdashu168

《宋常铁:孔子等圣人也是人间凡胎,感谢盗墓送来真历史》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