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琦:秋日登薤山(含朗诵)


正是秋高气爽、云层通透的时节,我再次登上了薤山。记忆中,春秋时节很少来薤山,大多是在炎炎夏日登山以求消暑之效。俗人如此功利,薤山却在寒来暑往中独自妖娆,独自沉醉。

上山的时间选在秋日午后,碧空如洗一览无余,没有波诡云谲勾心斗角,倒像个毫无私心杂念的智者坦荡着襟怀,让众生领略那无私无畏的悲悯情怀,让人不禁要抬头多看几眼那涤荡人心的靛蓝色——纵然心中有再多的郁积和阴暗,想必也会在此刻被它拨亮。

驶进景区大门,目之所及一派郁郁葱葱。车沿着林荫夹道的盘山公路爬行上山,阳光透过枝桠洒下斑驳的光影,微风拂来,光影轻轻颤动,仿佛印象派画师在随性挥洒,又好像顽皮的孩童在轻盈跳跃。摇下车窗深呼吸,沁人心脾的温润清凉直抵鼻息腑脏,带着青草的香味。

到达场部已近傍晚,秋日的阳光依然略带温度地照耀着,极目眺望层峦叠翠。我沿着一条新修好的水泥石阶走进一片葱绿的茶园。山坡上的茶树在阳光下翠绿着,和蓝天呼应着,静静地展现出一种庄严的美。白茶花星星点点地开着,含蓄羞涩;蜜蜂在花蕊间振翅飞舞,辛勤劳作。自然的世界,生灵相安无事宁静安祥。

太阳西移,天际线被晚霞勾勒出一道道红色的光晕,光晕的色彩不断加深,夜幕渐渐笼罩下来。鸟雀们呼朋唤友着归巢,叽叽喳喳的甚是热闹。

漫步在林间小道上,如水的凉意侵上来,同伴直呼惬意,我却立起衣领抱紧双臂仍觉寒意袭人。天地间,冷暖只能自知。

晚饭后,伙伴们大多结伴去打牌,我找了个借口早早钻入房间。房间里的露台是个绝好的观景台,我站在那里独自眺望,远处闪烁着一条蜿蜒的灯带,那应该是石花的夜景吧。近处山壁巍然怆然静默无语,仿佛一头沉睡的雄狮,在森森夜幕下透着凛凛威严。星星一颗颗仿佛被擦拭过,亮晶晶地在山头天幕上闪耀着,那么近那么亮,仿佛真得可以伸伸手便轻松摘下来。童心在这一刻霍然苏醒,让人有些猝不及防。

寒意再次袭来,只得早早钻入被窝,翻了几页闲书倦意爬上眼帘,一夜酣眠。

清晨,我被叽叽喳喳的鸟雀唤醒,翻身起床,来到阳台,天际线被朝霞涂抹着光晕,昨晚的“雄狮”重又恢复了亲切的面容,树叶上的露珠在阳光下闪烁着。天已大亮,爬山看日出的计划又落了空。登薤山无数次,至今无一次亲历薤山日出的美景,只得把希望留给下一次。

早饭后,伙伴们相约去转山。天依旧纯粹地湛蓝着,阳光下叶片金光闪闪,四通八达的石阶小路曲径通幽,牵引着我们的脚步。青砖灰瓦的别墅被绿树环抱怀中,与世无争静若处子,显得特别宁静,透着隐士风骨。

去年立秋,我也在登山。霏霏细雨挟着丝丝凉意笼罩薤山,更显郁郁苍苍。放眼望去,近处绿树葱茏,远处云海苍茫,整个薤山被笼上一层如水似烟的薄纱,仿佛瑶池仙境,婷婷袅袅。丝丝雾水挂在叶片上、花瓣间,轻轻摇曳抖落一地晶莹。 漫山遍野的绿树杂花,不张扬、不奢望,静静地生长,默默地苍郁,满心欢喜地等待,那真正有缘的人来感悟它的卓然,聆听它的心语,平凡却高贵,朴素而优雅。

这是个承载着我太多童年记忆和缠绵相思的地方,与我最亲切的那个人曾在这里耕耘了一辈子,这里有他的气息和魂魄,有他的足迹和故事,有他的眷恋和理想,有他的爽朗笑声和沉重叹息。

童年的记忆在这里生了根,曾在哪片林子里奔跑欢笑采摘野果,曾被小伙伴恶作剧地遗弃在哪座山头,天色渐黑却找不到回家的方向,一个人边哭泣边慌不择路地穿林下山,曾在哪棵树下被毛毛虫拉伤皮肤留下一道道火辣辣的印记,曾在哪条山道上撒骄耍赖只等着那人蹲下身子让我趴上背来,曾在哪级台阶上滑倒将刚从食堂买来的菜汤泼洒一地,曾在哪个农家小馆围着一锅香菇焖鸡狼吞虎咽,那诱人的香味似乎再难寻得……

走在林道间,我会忍不住伸手却抚摸那粗壮已有些苍老的树干,去仰望那努力向上高擎云天的绿叶,会蹲下身扶一扶路边那顽强泼辣的野花野草。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于我而言仿佛都是老朋友了,即使不着一言,也能听懂彼此的呼吸韵律。

薤山的美在于它的葱笼苍翠,在于它的清新静谧,在于它的恬淡安祥。这一方叠翠藏在自然深处,给人遐思给人安慰。培根说,艺术是人和自然相乘。唯有自然的山水才能带给人美的享受和艺术的恩赐。

在这里,笔直挺拔的水杉松柏,展现着昂扬向上的正直和勇气,为人类坚守着最后的尊严。在这里,路边野趣横生的枝藤和随处安放浑然一体的山石,则透露大自然的轻松俏皮和鬼斧神工。在这里,空气清新洁净,呼吸变得贪婪酣畅,不再口罩围巾严防死守,不再怕污浊的空气侵害我们脆弱的五脏六腑。在这里,耳畔是松涛、鸟鸣的自然和声,六根终得一刻清净。

老子说,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在高楼大厦人潮汹涌中,众生感受到的往往只是如刍狗般被驱使追赶的紧张和焦灼。唯有在自然深处,人才活得像个人,才能重新找回生活的情趣和生命的尊严。

如果,这时身边有个心意相通的伙伴,聊聊天赏赏景,人生也许就在此刻获得了圆满和幸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