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常铁:结束虐狗时代 — 建国69年,最要纪念的是40年

明天是国庆69年了,我经历了其中45年,加上父母兄姊的回忆,以及历史研究,应该可以基本补足69年的真实。所有历史都不能只听信宏大的描述,真相都隐藏在细节之中,我就从一些细节、往事,来烛照一个民族、国家的来时路。

“是狗改不了吃屎”,不知道这句俗语最早发源于何时,但我想问,狗真的一直就爱吃屎?

根据搜狐号“康宠医生”介绍,狗吃便便,可以略分为动物天性、生理反应和行为反应三大因素。

所谓狗的天性,是因为一代代遗传基因设定他们,也会被自己的母亲传授这种吃屎的习惯。因为狗小的时候,不会自己排便,都是通过母狗去舔小狗的肛门来刺激小狗排便的,久了,小狗就会从小养成这种意识,认为便便不是脏东西,不仅是吃人的大便,还会吃自己的大便。

所谓生理反应,是异食癖所致,因为狗身体缺乏微量元素,所以要适当给狗补充富含微量元素和维生素的食物。

所谓行为反应,是因为经常看见饲养自己的主人清理自己或者小孩子拉的便便,这时会想,自己能否帮助主人清理这些便便,所以就把便便给吃了。

这就有问题了,狗是什么时候开始吃屎的?为什么会缺乏营养?说说我的农村生活经历。

每当啃骨头肉,我都会想起在农村生活时家里养的土狗,尤其是懂事的大黑、大白。

七八十年代,人都吃不饱,家里的禽畜就倒霉了。

猪吃煮熟的猪草,大锅煮熟一次,吃好几天,天热的时候甚至都酸了。一日三餐都是这玩意,猪实在不爱吃了,会撒上少许玉米面或者谷糠皮,算是有点粮食味道。鸡鸭鹅主要靠自己去野外找食,晚上能回家吃上一顿稻糠,非常扎嘴。猫也如此,回家也是破碗里冰凉的苞米茬子,硬的像石头,有时候猫吃着吃着眼泪出来了。

这些动物和牛羊不同,是以粮食为主,甚至吃肉食的。然而,我国需要他们“共克时艰”,去竭尽全力帮助水深火热的亚非拉人民。人民也至今没有“生态伦理”修养,就像现在许多城里人买了彩色的鸡雏回去玩,却没有想到,很多鸡雏身上的彩色是被涂上有毒颜料的,买回去也活不多久,即使不是,那有没有想到?鸡长大了要排便,要下蛋,要吃虫,也会叨人,你怎么办?像那些流浪猫狗一样始乱终弃?

还是说那时候的狗。

小时候,经常看狗吃屎,有时候,人在排便,狗就在旁边等。有个农民晚上在房子东边地里大便,漆黑中看到后面有个“狗”,站起来一回头,原来是狼,吓得大喊大叫,如果不是在村子里,这个人是化作狼粪了。狗是真饿啊!一日三餐只有淘米泔水,如果细算,喝下去一大脚盆淘米水,其中悬浮的米糠不会超过0.01两,怎么可能不饿?因为只有人类排泄的废物可吃,不仅饥饿,也严重缺乏维生素和其他微量元素,所以经常会去吃草,吃土。自己家的鸡鸭食槽里的不能吃,有的会去别人家偷吃鸡鸭食槽里的谷糠,甚至被打伤打死。也有吃老鼠、青蛙的,这本来不是他们的食谱。

小时候,在田野里放猪,偶尔会有死人的坟墓被洪水冲开,或者被淘气的放牧孩子掘开,露出来的白骨,您想能会有什么味道?能有什么营养?这却被饥饿的狗们意淫成肉骨头,叼在嘴里反复品味。老家房后不远的小山坳里有一个坟坑,是十多年前生产队死了马,一种烈性传染病后死掉,埋在这里。我放猪时,发现好几只狗看到露出的马骨头,争抢打斗起来。

即使是这样的饥饿和营养不良,大白还是给家里一再“添丁进口”,在狼进院子时,依然用营养不良的身体,与饿狼打斗,保护孩子,看家护院。大黑一次只生了一个狗仔,我们称为二黑,因为营养不良,从小腿残疾,我母亲放在土灶坑口烤火一两个月,喂点剩饭,算是能站起来了。因为营养不良,长大后智商有点“彪呼呼”的,不知道人类世界的意图,不管什么外人、熟人,一概猛咬,真咬。那个年代,是这个国土上人类和动物都极其饥饿的时代,邻居老太到我家偷南瓜,被它咬伤,我们家只好把二黑卖了,农村叫“下汤锅”。

这样的悲剧何其之多?

甚至家禽家畜死后都不得安生。那时候农村经常有鸡瘟、猪瘟,死了往往丢在垃圾堆。一般人家宁可饿着也不会吃的,毕竟不是1960-1962年那样人吃人的时代了。但是很多人会去垃圾堆上翻找来,回家照吃不误。好多次我父亲从村里回来,正巧有邻居在串门,听说在哪里有死鸡死狗死猫,有些邻居会欣喜若狂,直接冲出门去找。

1978年,中国终于回归人类常态,可以自由生产、自己创富。但是,在农村,改革的春风还没有及时吹到,一些旧时代遗留下来的思想、习惯,尤其是那些干部,还在变相阻挠中国的复苏。所以,至少在80年代初,农村依然是艰辛的。如果没有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和党的十四大全面确定市场经济体制,经过1988年前后的风波,中国加速左转的行程将无法逆转,狗和人类,都享受不到90年代以来20多年的幸福时光。

中国人是这样健忘。

因为一些人没有经历过苦难岁月,或者没有乡村定居经历,就以为中国本来就这样好,无法理解曾那么荒唐愚昧,无法感受改革当年的艰难,不可能珍惜40年积累的财富和智识。因为一些人不知道狗在中国经历的苦难,就以为狗天生爱吃屎,还有多少这样的偏见在冒充真理横行于世?

如今的狗,作为宠物狗,已经吃昂贵的狗粮,作为家狗,已经被防盗门替代,即使是山村的狗也已经不愁吃喝了,这是得益于什么样的政策?

很多人反感所谓“爱狗人士”,因为那实在是无知的矫情。

食用狗和看家狗、宠物狗完全不是一回事,就是家畜。我们应该在尊重朝鲜族等民族习俗、尊重徐州、玉林、贵州等地的传统民族习惯的前提下,在政策和法律的框架内,阻止那些偷吃家狗和宠物狗的行为,而不是去做“道德婊”泛爱地护狗,甚至去人家“执法”,谁给你的权力?

再深刻一点,造成狗苦难岁月的,是播种苦难的制度和理论,是不肯完成现代化启蒙的国人,是恶化的经济环境,这个你怎么不去攻击?

国庆之际,向苦难岁月里,勋劳一生却替人类灾难殉葬的狗狗们致哀!

中央倡导生态伦理,我们就从善待家禽家畜开始,不要让他们陪着共克时艰,让他们一代代共享世界大多数平稳发展、宁静生活、持续小康的国家、地区的应有福利。

艰难岁月时,想起那些国内外老右派的苦口良药,又是纪念又是追思的,矫情的多么虚伪,早干嘛了?不是靠“正能量”活着吗?

一句话,回归理性,回归责任,捍卫人权和狗权,坚守市场经济体制,坚定不移地走改革开放的既定路线,才是国庆纪念中最实在的正能量。

作者: 宋常铁

宋常铁:致力于还原立体、完整的历史,向岁月寻取智慧,用写作共鸣心灵。 欢迎邀请朋友订阅宋常铁微信公众号:mengdashu168

《宋常铁:结束虐狗时代 — 建国69年,最要纪念的是40年》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