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常铁:看到店门口遗弃的菜根,可能苦日子要来了

今天上班时,路过楼下小店,看到门口的筐里有不少遗弃的菜根,主要是香菜根,想起年轻时吃菜根的往事。

90年代中后期,经历了70年代末和80年代的艰难突破,在经济和社会各个领域,改革开放都奠定了较为坚实的基础,冲破了一系列关键的思想和体制束缚,又经过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以及之后的党的十四大的强劲推动,中国的经济飞速发展,创业和改革的风气蔚然成风。当时我毕业才三五年,没有什么积蓄,我这种好客人面子又好自己面子的人,又是单身,更是攒不下。但是,当时的人们,知道未来是向好的,花光了可以再赚,事业单位的人,至少不用担心下个月没有工资。

记得有一次,一个要好的同事提议吃点少见的,于是我带着他去了一家叫做“菜根谭”的小店,饭店专门做各种菜根,实际上,好吃的也就是香菜根、芹菜根。比起菜叶和菜梗,菜根多了些糖分,味道更浓郁一些,比起现在大棚蔬菜的口味强上不止十倍。现在人们几乎已经适应了菜场蔬菜的所谓“清淡”——夸张地说,胡萝卜和大蒜味道都差不多,反正都没啥味道。 继续阅读“宋常铁:看到店门口遗弃的菜根,可能苦日子要来了”

宋常铁:孔子等圣人也是人间凡胎,感谢盗墓送来真历史

据新浪网转发“历史古文化”的文章披露:孔子诛杀少正卯,是他一生最大的污点。

有人说,这么古远的事你翻腾他干嘛?大错,学问强弱,在于读书和阅历,更要看能否在古今、中外间,不同学科间建立普遍联系,这才见真的功力。

话说,少正卯是鲁国大夫,一代牛人,少正是他的官职,卯才是他的名字。

卯,不光是朝廷命官,而且也像孔子一样办私学,连孔子的弟子都往他这里跑,同是著名思想家,同朝为官,民办教育同行,竞争少不了。

孔子在等待机会。

孔子后来当了大司寇,代行宰相之职,上任七天,就杀了卯,而且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还暴尸三天。《荀子·宥坐》中记载了这件事。 继续阅读“宋常铁:孔子等圣人也是人间凡胎,感谢盗墓送来真历史”

宋常铁:经济由“稳重向好”转为“稳中有变”,新日子注意“十条”

仅仅几天前,全国政府和媒体表述经济形势还是“稳中向好”,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启用“稳中有变”四个字定调当前中国经济形势。新华社通稿标题是:政治局会议提“六个稳”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指导意义。

如今,应该没有说政治与百姓生活无关的人了。

国家就是一个个国民的组合,政治就是日常生活的放大,为什么我们会忽视这个常识?

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同比下降最多的是家用电器和日用品类,能用凑合用吧!下降最少的是金银珠宝类,“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学过货币银行学的都知道这句。还有什么比黄金、美元更稳定?

消费的疲软,让剁手党也踟蹰不前,我想,电商的数据应该也是与此匹配。 继续阅读“宋常铁:经济由“稳重向好”转为“稳中有变”,新日子注意“十条””

宋常铁 :警惕浙江缙云倡议书,中国改革开放事业决不能走回头路!

昨天,惊闻“浙江18位乡村干部联名呼吁全国农村恢复公有制的倡议书!”真是恍如隔世,定睛反复读过,细思恐极,2018年8月11日,星期六,这一篇发表于2016年的文章再被翻出来,是不寻常的。

作为摆弄文章20多年的编辑和宣传、媒体老将,就如老中医看病,一搭眼就知道这不是村干部能写得出的文章,不论文风、格局、结构、高度,都不是。

为什么我对这个事情这么敏感?不仅是因为我多年从事党的宣传工作,对意识形态领域斗争非常敏感,更因为,联系和发展的观点告诉我们,这不是孤立事件,是对党40年来的改革开放事业的反动。 继续阅读“宋常铁 :警惕浙江缙云倡议书,中国改革开放事业决不能走回头路!”

宋常铁:我们忽视了哪些常识?——主流经济学家败给特朗普的启发

7月底,财经作家、独立书评人苏小和发表了热文:《主流经济学家为什么个个都输给特朗普》,我认真看完后,发现跟我N年前询问一些经济学领域的博硕的问题类似,只是苏小和在有特朗普的佐证后这么问,别人就没脾气了。

很多事不必争论,你就和他赌,用长程的时间,然后也不找他,他心里有数。

我当时问的是,人是多么复杂,和自然界一样,有着无穷多的变量,怎么用数学模型就可以推导?他们的回答是,数学模型是把现实问题简化,便于研究方便。嗯,我也是学金融的,这个懂。但是你研究的是实验室里的,为什么要拿来经时济世、要干预现实生活呢?百姓又凭什么要强加给经济学家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使命呢?

与这个疑问类似,我常想,中国古代那些科举制筛选出来的“精英”,不过是考文笔,还有就是那些十分久远的源自农耕社会的思想和经验,怎么就指导了中国2000多年呢?你中国一直静止不变,那外部世界难道还为你不变?果然后来就遭遇了“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李鸿章语),烽火连绵了100多年。 继续阅读“宋常铁:我们忽视了哪些常识?——主流经济学家败给特朗普的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