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琦:无常之人生与旷达之东坡

苏东坡是中华传统文脉中一个极为重要的人物,与屈原、陶潜、司马迁、李白、杜甫齐名。李泽厚说,苏轼对于中国美学最重要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他的诗,他的词,他的文章,他的书法,而在于他旷达的人生境界。所言甚是。 继续阅读“蒋琦:无常之人生与旷达之东坡”

蒋琦:闲言碎语之2017年

蒋琦:闲言碎语之2017年

2017年马上将成为历史。多年前,当我遥望1997年盼望香港回归时觉得那么遥远,20年的时光简直是飞一般逝去。这是我把自己的人生模具化的20年,随着生活的惯性不由自主地往前走。当岁月的年轮把我带进一个崭新的阶段,除了惶恐还有坚定。

匆忙的岁月,来不及回味,来不及展望,只能任日子日复一日地飞逝而去,活得麻木又有些钝痛。李开复说,我们是用时间去换取才华,时光逝去而才华却没有增加那就是虚度光阴。人生已过了大半,才华还是那么浮浅,我到底虚度了多少光阴? 继续阅读“蒋琦:闲言碎语之2017年”

关于《四千年农夫》价值与历史评价

20160114《四千年农夫》讲述了在1909年,美国一位金教授来东亚三国考察古老的农耕体系,只为破解美国不到百年时间就穷尽地力,而东方农耕历经4000余年,土壤依旧肥沃,且养活数倍于美国人口的奥秘所在。

一方面感叹东亚的农耕文化作为“圣经”引领了20世纪50年代美国有机农业运动;另一方面遗憾竟然由美国学者用古东亚智慧来改造中国的化学农业进而建立现代生态农业体系。这个百年我们丢了太多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了。 继续阅读“关于《四千年农夫》价值与历史评价”

关于马头娘的美丽传说

马头娘,别称马明王。相传是马首人身的少女,故名,是中国民间影响最大、流传最广的蚕神。汉族民间的桑蚕传说,流传年代久远,地域广泛,最初见诸于晋·干宝的《搜神记》:

20150420

旧说,太古之时,有大人远征,家无余人,唯有一女,牡马一匹,女亲养之。穷居幽处,思念其父,乃戏马曰:“尔能为我迎得父还,吾将嫁汝”。马既承此言,乃绝缰而去,径至父处,父见马惊喜,因取而乘之。

马望所自来,悲鸣不已。父曰:“此马无事如此,我家得无有故乎?”亟乘以归,为畜生有非常之情,故厚加刍养。马不肯食。每见女出入,辄喜怒奋击。如此非一,父怪之,密以问女,女具以告父,必为是故。父曰:“勿言,恐辱家门,且莫出入。”于是伏弩射杀之,暴皮于庭。

父行,女与邻女于皮所戏,以足蹴之曰:“汝是畜生,而欲取人为妇耶!招此屠剥,如何自苦。”言未及竟,马皮蹙然而起,卷女以行,邻女忙怕,不敢救之。走告其父,…后经数日,得于大树枝间,女及马皮,尽化为蚕,而绩于树上。……邻妇取而养之,其收数倍,因命树曰桑。…今世所养是也。

这是一种很饶兴味的文化现象。以蚕丝为主要原料的丝绸,是古代对外文明交流的工具,也是中国古代丝绸之路的始发地。中国作为世界上最早养桑种蚕的国家,对于蚕丝是如何被发现的问题,千古流传着的美丽传说给出了目前最具影响力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