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常铁:说的是往事,更是感念母亲!

人生实苦,苦后实乐。年轻时曾埋怨爸爸妈妈把我带到人间,这么多艰险、弯路。中年了,比同龄人历过太多波折的我,更容易收获视野、思维、学识,以及灵感、直觉。

母亲节到来之际,编一组美丽大图,想感谢父母,也告诉城里出生的当年的“宝宝”,那些风景如画的地方的人拼出来,比驴友们艰辛万倍。如今能畅游这些胜景,也必是历过非凡艰苦。

这是一篇写于母亲节之夜的文章,纯粹自然流露,不事雕琢,手机上写好直接发布于美篇,看一些老校友似乎很欣赏,转发在此。

为了您阅读时,有对人生怅惘、沧桑的感觉,勾起对故乡和往事的怀想,特意插入布仁巴雅尔的《天边》,可以点开后边听边阅读。#此处音乐不方便插入#

泪珠中不只有丽景,更多是噩梦和鬼魅。人生求稳,就不可能有见识,当容颜逝去,中老年比内涵时便面目可怜。 继续阅读“宋常铁:说的是往事,更是感念母亲!”

宋常铁:致敬李敖狂狷的一生,“勿谓我东北无人也!”

宋常铁:致敬李敖狂狷的一生,“勿谓我东北无人也!”

红尘纠缠,如若生逢乱世,与其苟且,不如狂狷。

狂狷,不是轻狂、放肆,而是拥有不拘一格、积极进取而又洁身自好的品性,气质豪放不羁,却行为有礼。

至于世人非议,不必在意,你活成圣人也一样有人鸡蛋里挑骨头。狂狷之所以不同于轻狂,是狂狷者多是大智,具备了精神自足能力,不会过于冒犯人类普世伦理和社会规则。

2018年3月18日上午10点59分,一代智者李敖离世,享年83岁。

有人把他比作鲁迅,也有人把他比作疯狗,爱咋哔哔咋BB,这就是李敖。 继续阅读“宋常铁:致敬李敖狂狷的一生,“勿谓我东北无人也!””

宋常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6) — 东北衰败是对中国未来的预警,必须保卫改革开放

习近平总书记在任浙江省委书记时说:“在思想认识上的收获,比我们在发展上的收获更有长远意义。”思想解放到什么程度,经济就优化到什么水平,目前,思想解放是各级政府和国有企业,乃至社会公众最短的短板。

世界是普遍联系的,不断发展的,任何事物都与宇宙间其他事物有着或明或暗、或多或少、或早或晚的联系。面对人类的复杂、宇宙的浩瀚,我们永远都找不到绝对的真理,所有理论、制度、传统和法律、习俗都不是超越时空、不可置疑的。只有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才更加容易逼近真理。

比如说,我们过去认为正确的剩余价值学说,认为劳动创造价值,但是,100年前人类就发现,窖藏葡萄酒时间越长价值越大,而增加的劳动几乎为零。如果工人+生产资料就能产生剩余价值,那么生产组织、科技创新、资本逻辑的价值何在?在网络时代,这些学说更是备受质疑。 继续阅读“宋常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6) — 东北衰败是对中国未来的预警,必须保卫改革开放”

宋常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5) — 国企改革检验改革诚意,严禁妄加罪名

“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否则人类就进入灾难之门。”

我们一定要切记英国思想家约翰·洛克在《论政府》中的这句警示,一句话胜造七级浮屠,拯救亿万苍生。

1月24日,中财办主任刘鹤在2018达沃斯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这篇演讲被认为是中央今后工作重点的国际表达。他在演讲中说:“中国未来几年经济政策的顶层设计,是围绕上述目标而制定的,关键就是要实施好“一个总要求”、“一条主线”和“三大攻坚战”,“一个总要求”就是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一条主线”,就是要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三大攻坚战”,就是中国决定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

懂得当前经济形势的人都知道,可以说,“一个总要求”、“一条主线”和“三大攻坚战”除了精准扶贫外,涉及的主要都是央企和地方国企。

一、国有经济改革首先剑指央企

当前国企改革,就是要在政府充分改革的前提下,以混合所有制改革、金融风险防范为突破口,打破垄断壁垒,让民营经济迎来第二个春天。央企是国企中最难啃骨头,让央企改革糊弄过关,就是糊弄人民,就是对改革开放事业的背叛。 继续阅读“宋常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5) — 国企改革检验改革诚意,严禁妄加罪名”

宋常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4) — 政改:破解祖先毒咒,让改革全面重启,向死而生

历史地看,没有一个区域经济问题只是本区域的问题,没有一个经济问题只用经济手段就可以解决。政治是保障,经济是目标,文化是基础。东北振兴的问题,是中国几千年来,尤其是建国后政府和国有经济问题的集中反映、典型缩影,必须全面推进改革。15年振兴东北战略的效率和质量表明,目光局限、决心不足、勇气不够、格局不大、思维不新的修修补补,只能空耗改革成本,虚置改革目标,浪费人民的期待,错过改革的时机。

一、政府改革需要破解历史的纠缠、祖先的毒咒。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需要我们有比1978年更高的智慧,更果决的步伐,拿出更大的勇气。

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针对改革的前景说: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由于存在路径依赖,不少人认为中国的国情还是慢慢地改,但改革是不能拖的,再走路径依赖的道路只能延迟经济的转变。 继续阅读“宋常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4) — 政改:破解祖先毒咒,让改革全面重启,向死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