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師平法:有人知道不倒丹道安法師

剛要從雲林古坑彌陀山寺離開,遇到了高雄臺南兩寺來的四位出家人到彌陀寺拜訪,最年長的約70幾歲,其他三位與我差不多年紀。居然有位比丘尼是我啓蒙老師道安法師的皈依弟子,晚於我49年前在松山寺打坐認識道安法師。

交流了一下,他們身體都有些問題,對我的入定七天很有興趣,問是用了什麼法門?我的就是《平師平法》,的確是曠古絕今,從連續6小時開悟法到特殊坐禪椅子,都是我30年前就創始的,有圖為憑。學習修心比較累人,每週一次,每次連續6小時,三次完成基本功。

他們還要我教他們如何打通任督二脈,修身修心是一體的。開功過程要連續三天,每次一個小時,八成人可以打通,其他沒通的繼續練一周也會通的。

我會在入定計畫前一個月的準備期,每天打坐四次,開頭每次一小時,逐漸增加打坐時間,順便開課傳授。本來只是幫助義工們的授課,看來還有不少出家僧人要來學習。我收學生的儀式是簡單的儒家之禮,反對那些折騰人大禮規距。

平師平法:有人閉關45天居然要與入定10天混為一談!

有人閉關45天居然要與入定10天混為一談,看看歷史記錄吧!

离欲禅师於民国19年由四川中江县行脚至乐至县报国寺,恰正逢办观音法会,他正要跨进山门,会首见他衣着褴褛,好生奇怪,伸出双手拦住他,喝道:“嘿,你是干什么的?”

“贫僧持挂单!”离欲禅师不慌不忙地答道。

“挂什么单?你没有见这里正在办法会吗?”

禅师说:“我是个穷和尚,没有别的其它供养,愿在殿上打坐七天七夜,陪伴菩萨。”

会首半嘲半讽半威胁地吼道:“穷和尚,如果你真能打坐七天七夜,不吃不喝,我愿拜你为师,留你当住持!” 继续阅读“平師平法:有人閉關45天居然要與入定10天混為一談!”

平師平法:辟穀與入定

節錄自南懷瑾2003年《道家密宗與東方神秘學》:前十年,我曾作賭徒式的試驗,一共有廿八天不食的經歷,這廿八天中只飲茶水,偶爾也吃一根香蕉。

一般辟穀是連茶也不喝,只飲白水,更遑論吃香蕉了。我的篷宿街邊絕世抗議14天,比安逸的辟穀14天困難多了,也是不吃任何東西與茶,只飲白水。

隋唐的定觀經,就有打坐《入定出神》一詞,《練神還虛》是入定後,不吃不喝7天以上後續的境界

佛教打坐時常出現的《佛身現影》就是暫時的《出神》現象,屬於《入靜出神》,《靜定慧》的靜。

佛家的《定生慧》,與道家的《定出神》都是一樣的《定》,不吃不喝7天以上,後續的追求與解說有不一樣。

可以參考佛家經典,佛教在隋唐之後才採用了道家的《入定》一詞。

平師平法:長時間入定例子真少,吹牛誇大人真多

昨天微信語音問了在西藏深山裡面常年苦修的大喇嘛,關於長時間入定的例子,他也只是聽說藏區有喇嘛如此,並未親自見到或接觸到。

除了1930離欲和尚的10日入定記錄,還有虛雲和尚3次長時入定記錄如下:

(1)1901年底(61歲),獨居終南山茅蓬煮芋,跏趺待熟,不覺定去18天。

(2)1907年(67歲)於泰國龍泉寺講地藏經後,一日趺坐入定9日,忘記講經。,哄動泰國京城。自國王大臣以至男女善信,咸來羅拜。

(3)1951年(112歲)「雲門事變」多名僧人被擄去,酷刑逼供,有被打致死者,師自身亦屢遭毒打病重,即趺坐入定9日。

虛雲老和尚也是出家苦修41年後才有第一次的入定。很多人都有幾分鐘到幾十分鐘的《入靜》體驗,吹牛成了7天以上的《入定》。除了尼泊爾佛少年,這幾十年來可有任何確認的入定案例?華人圈光說不練的大師上人們,此時別不說話了。 继续阅读“平師平法:長時間入定例子真少,吹牛誇大人真多”

平師平法:不懂中國傳統道家養生的可悲

40幾年前在大學校際舞會裡認識一個台大女生,長得雖然清秀,但是略嫌單薄,有點苦命的味道。三十幾年前在拉斯維加斯賭場又碰到了她,已為人妻,但是丰韻不少,比以前漂亮多了。

二十幾年前又在洛杉磯一個聚餐場合碰到了她,其實那個時候她也不過40多歲,但是白髮蒼蒼,皺紋滿臉,一副老婦體弱的形象。一問之下才知道她得了一場胃出血的大病,經過西醫治療後,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去年參加親戚的婚禮,見到了一個遠房親戚,她比我小一歲,但是看起來我們真是兩代人,非常感慨。 继续阅读“平師平法:不懂中國傳統道家養生的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