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琦:申家冲采风记

蒋琦申家冲采风记

多年以后,当我们在奔驰岁月的间隙,重新回忆起戊戌仲夏在谷城庙滩申家冲这场以文学之名的聚会时,相信我们依然难忘这一日的炎炎烈日,流火溢金;这一日的浓荫蔽日,蝉鸣蛙啼;这一日的荷叶田田,莲花似佛;这一日的欢歌笑靥,妙语诗情。原本平凡的日子因为被涂抹了多彩的光晕而变得熠熠生辉,记忆的角落又多了帧难忘的画图。 继续阅读“蒋琦:申家冲采风记”

蒋琦:六月的欢颜

六月以孩子们的欢颜拉开序幕。一张张稚气未脱的笑脸,仿佛清晨田野里娇艳的花朵,露珠在花瓣上轻轻颤抖,空气不染纤尘。未来与希望,花朵与芬芳,赞美和憧憬,为世界抚上一缕初始般的明净单纯。

小时候我们在冰棍的香甜和葫芦娃的动画片中过着自己的儿童节;成年后,我们在动漫城、肯德基陪孩子过着儿童节。一代人有一代的童年和记忆,唯一相同的是儿时的天真和单纯,儿时的天马行空和空灵美好。

飞速成长的孩子在六月走进了前途攸关的考试季,有限的优质资源引发了激烈惨烈的竞争,已经成为社会的一种病。在这里,孩子们的背负日益沉重,沉重的学业,沉重的期待,沉重的现实,身处其中,连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天真的笑靥渐显干涩,不再如从前那般灵动流畅气息饱满,曾经海阔天空的想象和期待也随之变得拘谨而胆怯。 继续阅读“蒋琦:六月的欢颜”

蒋琦:四月的春风

四月的春风盼望着,盼望着,春天终于来了。经历了一遭几十年不遇的严冬,我们对春天的渴望显得格外强烈。

春风脱然至,绿水绕人家。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一缕春风一场春雨,天地换了容颜。桃红柳绿,杏花如雪,一切都是新鲜的生动的活泼的,比我们想象得更美更艳更风情更潇洒。让你不禁纳罕,这些生灵是如何立在旷野,任天寒地冻风雪肆虐,倔强顽强地挺了过来。是的,只有捱过严冬,才能迎来春风;耐得住风刀霜剑,才迎得来姹紫嫣红。致敬!向这天地间的精灵,花朵般的娇艳,钢铁般的筋骨! 继续阅读“蒋琦:四月的春风”

蒋琦:论话语

人出生伊始,都只会用哭泣微笑来表达自己的快乐满足和痛苦向往,然后一步步经历咿呀学语、模仿练习、领悟积累的过程,渐渐练就一副能言善辨的嘴上功夫。

这的确是一门功夫。借助语言,在不同的场合面对不同的个体或人群,选择合适得体而又充分表达自己思想和意愿的功夫。 继续阅读“蒋琦:论话语”

蒋琦:三月,你好

蒋琦:三月,你好

今天是三月之始。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羊开泰,三生三世,三千烦恼丝……三在中华文化里意味着丰富丰饶,仿佛蕴藏着核原子般的能量和积累。

春天正快步走来,春雨润物,春风浩荡,春回大地,带着勃勃的生机和希望。春总能让人精神振奋,心生向往,特别是经历了一次严酷寒冬之后。希望的田野上沃土苏醒万物萌动,我们又该如何开始新一轮的播种耕作? 继续阅读“蒋琦:三月,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