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琦:闲言碎语之2017年

蒋琦:闲言碎语之2017年

2017年马上将成为历史。多年前,当我遥望1997年盼望香港回归时觉得那么遥远,20年的时光简直是飞一般逝去。这是我把自己的人生模具化的20年,随着生活的惯性不由自主地往前走。当岁月的年轮把我带进一个崭新的阶段,除了惶恐还有坚定。

匆忙的岁月,来不及回味,来不及展望,只能任日子日复一日地飞逝而去,活得麻木又有些钝痛。李开复说,我们是用时间去换取才华,时光逝去而才华却没有增加那就是虚度光阴。人生已过了大半,才华还是那么浮浅,我到底虚度了多少光阴? 继续阅读“蒋琦:闲言碎语之2017年”

戴慕竹:除了赚钱,2017年你读了什么?

今年读书不多。

一年比一年少。

不想解释。没有理由。

反正我坚信没你读得多。

我知道时间都去哪了——被我挥霍完了。

时间就像金钱,不是用来存的,是用来挥霍的。

揽镜瞅瞅鬓毛边,返黑无缘,老尽世人天不管,明日新年。


《金庸全集》是一直在读的。

我偶然以读金庸小说的形式写了几篇软文来推广我代言的羊奶粉,反响热烈,不敢说全中国的男女老少都喝上了我这款健康饮料,但极佳的口碑在我身边的江湖中流传。 继续阅读“戴慕竹:除了赚钱,2017年你读了什么?”

蒋琦:闲话读书

翻出一本积压冷落了多年的《卡耐基成功人生学》,之前此类书在我心里被先入为主地打上了“厚黑学”的标签,所以不大待见。没想一翻之下倒觉不愧全球畅销书的名号,分析引导人生精辟独到、切中肯綮,而丰富生动的事例让各种道理变得更具说服力。

在如何处理人际关系中,本书指出不批评、不指责、不抱怨是建立良好人际关系的关键,否则你也许会把身边最亲近的人都赶得远远的。其中作者以托尔斯泰的故事为例,因为其妻是个近乎病态的善妒之人,总是不停地怀疑、跟踪、搜查丈夫,致使这位文坛泰斗竟几十年一直生活在极度痛苦之中,终于在83岁高龄之际决然离家出逃,只为了在最后的时日呼吸几口自由的空气……

由此我想起之前曾翻过的茨威格的一本传记文学里曾以戏剧的形式描写了老托同志人生的这一时刻,名为《逃向苍天》,回家翻读印象果又深了一层。

如此读书一般被称为勾联法,即由此及彼不断拓展,由一根主干出发不断伸展出枝枝丫丫,持之以恒终成繁茂之势。 继续阅读“蒋琦:闲话读书”

戴慕竹:2016年读书总结

那些热衷标榜自己热爱读书、博览群书的人,多半是“伪读”者。这般一来,为了读书而写书评,就更要不得了。

2016年总共写了6篇书评。分别是《春天到,还读书?》,推荐的书是《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书房几宗“最”》,推荐的书是《书籍的慰藉》;《我导演的春晚》,推荐的书是《留住手艺》;《维纳斯的回忆》,推荐的书是《美的历史》;《一曲红豆三百年》,推荐的书是《柳如是别传》;《我怎么设计<潮商汇>的封面》,推荐的书是《潮商汇》。

但并不等于只读了6本书。相反,2016年,拉拉杂杂读了好几十本。

只是生存太忙,有时间读,也不等于有时间写。更重要的一点,太多的书我并未读透,不敢冒然下笔。写书评须耗费“情感”,有了情感才有温度,有了温度才有笔力,挥洒开去才是一篇上等书评,要不然,只是概括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然后再标榜自己博览群书,实在无半点意思。 继续阅读“戴慕竹:2016年读书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