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礼立:数字驱动创新转型我有“张五点”

01 注重市场与应用需求

用户需求是智能制造创新转型的“主要聚焦”。新技术的发展让制造业开始了一场被动变革。自第二次工业革命以来,产品与生产效率的竞争是企业之间的竞争核心。随着工业4.0的出现及互联网等科技新生态的迅速普及,消费者对产品(服务)创新、质量、品种以及交付速度的需求发生了质的变化,这一变化正是以市场个性化需求为根本。

现代智能制造业中,客户定制化与智能规模化是一对统一的矛盾体,模式已经从为用户提供产品本身转向为用户通过产品提供个性化的专属服务。

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必须具备自我意识、自我预测、自适应对比、自主重配置以及自主维修等工业智能能力,才有可能实现符合市场的个性化与创新。制造企业在努力保持自身的独创性同时,要贴近客户的需求,注重市场,从行业与应用入口抓好创新。 继续阅读“张礼立:数字驱动创新转型我有“张五点””

何俊:感恩,不一定需要在感恩节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新闻,一个两岁多的女孩被亲生母亲虐待致死。临死前竟然还对着前来救援的警察喊道,妈妈抱,妈妈抱。当时就泪目了,孩子何其无辜,竟然出生于这样一个家庭,死于亲生妈妈之手。

《欢乐颂》电视剧中,曲筱筱看到蒋胜美的妈妈将女儿当做摇钱树,一心把不争气的儿子的负担压在女儿身上。她意识到一件事情,就是她自己的父母对她真的太好了,不是所有的父母都能做到对子女的无私付出,甚至还有很多父母会不断的伤害自己的孩子。

我也是如此,不由得想到自己的父母,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在我们幼年时候,他们不富裕,却也是倾尽全力的爱护我们,甚至将全部的家产投入到我们的教育中,终于等到我们长大成人。

记得儿时夏天没有电,我总是因为炎热而睡不着。父母就轮流给我打扇子,常常是扇子停了我就会醒,以至于父母整个晚上会不停的给我扇风。 继续阅读“何俊:感恩,不一定需要在感恩节”

何俊:周末随感录

1

我很喜欢那些以写文章为爱好的人,有些人并不熟识,但读了他们的文字心中便多了很多亲近感。坚持写作本就是一种难得的品质,而愿意袒露内心的想法和观点的人,在我看来常常是心怀坦荡之人。

2

一些年轻的朋友,有时会陷入一种比较低迷的状态中。原因常常是多种多样的,有家庭经济压力的原因,有工作中受到挫折和委屈的原因,也有内心迷茫想找一个出口的等等原因。

是啊,曾经我也有被一件事情或者一些事情压得踹不过气的感觉,急切的想找一个逃离的出口,谁的青春不曾迷茫过呢?

不过如今想来,除了生死,都是小事。有钱没钱日子一样照过,案子输了工作还是要继续,至于生活工作上被人质疑甚至责难,从来都会有。所有这一切,当你经历过真正的人生灾难,在无数个深夜痛彻心扉的流泪后,这些算得了什么? 继续阅读“何俊:周末随感录”

李绍白:二十九中散记(之三) — 张一力老师

张一力老师是我在高一下学期及整个高二的语文老师。

之前,何野老师和陈国基老师先后给我们2班讲课。他们两位各有特点。何野老师年岁较大,个头较高,皮肤较黑,身板结实,有点屠夫的样子,咋看起来比较凶恶,其实为人十分和善,课讲得非常好。他一口浓烈的仙桃或荆门一带口音,说到这里,奇怪得很,29中教过我们的语文老师不是南腔就是北调,没有一个讲普通话,陈国基讲一口纯正武汉话,张一力是河南腔加一点普通话调子,不伦不类的。

何野老师讲课时不紧不慢,一字一句,抑扬顿挫,条理清晰,分析起来丝丝入扣,尤其讲解古文,我觉得29中无人能及。他通常是先自己吟诵一遍,再给予逐条解释。吟诵时摇头晃脑,身子也随之前倾后扬,颇有老夫子之风。

陈国基老师个头矮小,估计只有一米五左右,且身躯较长,四肢较短,面部凹陷,有点兔唇,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弱智加侏儒。然而,我最喜欢听他的课,因为他课讲得好,讲得精彩生动,声若洪钟,讲到来劲的时候神采飞扬,手舞足蹈,很能激发学生的兴趣和专注。有时,配合课文的情节和场景,他还会加以模仿,跟演小品似的。譬如,在讲到鲁迅的一篇散文时,他一边用纯正的武汉话朗诵课文,一边做起模仿秀:“下了命令要挂旗。于是,他回答,挂旗!说完扯起了一块斑驳陆离的墙布来。”他一手向上伸出,一手在腰间,模仿竖竹竿的姿势,我们在下边哄堂大笑。 继续阅读“李绍白:二十九中散记(之三) — 张一力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