玟予:为中国梦而战 — 写给所有践梦而行的中华儿女

清晨
彩幻幻飞天敦煌 绣东方
霞晖万丈天地敞
驱走缤纷缭绕的虚茫
携去一颤残粘凉酸的侥幸浸彷徨
半犹半豫的踌躇晃!

踌躇晃!
阳光 逗化怅惘的经霜
索性披一挂轻装
离跳那甜糯糯的温床
推开一扇南风窗!

南风窗!
扑面 !浑然的畅朗
一习习 凉沁沁的芳滑香
一漾漾 银叶朵波摇的曦逛
远瞻 竟不见千屏障——
青灰烟作祟
缠绕童悦的矮村庄……
身在束阁魄驰往
迷霭沉沉再卷
应蓄势 重翥旧翅膀
算天工重挂也无妨! 继续阅读“玟予:为中国梦而战 — 写给所有践梦而行的中华儿女”

玟予:参禅

佛前
莲花叶一泓心漪
问佛:
为何而来,因何而去??

问无可答!!鬼使神差起!!
不问前尘雨!不探来世蜜!
今世 哥德巴赫猜想
挠头烧脑的神命题!!

佛说:莲叶净无尘!
菊秋素味许!!
再问,纯属落俗系!!
佛,怎语??

雀已弹枝
银杏缃黄怡
佛,不理!
转问上苍去!!! 继续阅读“玟予:参禅”

王博远:“学术多岐,舍本趋末”,“邪说之行,及今殊甚“

如果不加说明,我们无法通过用词习惯及句法结构来判断出图中文字为日本人所写。在我们的文明覆盖整个东亚地区时,中日韩越四国的读书人“书同文”是理所应当顺其自然的事情。

而文明式微时,不仅中国人不屑于读中文古籍,日本韩国人也是一样读不懂的,彼此之间绝不可能使用汉语文言进行文字交流。这段文字中所说的“学术多岐,舍本趋末”,“邪说之行,及今殊甚”,是作者对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日本彼时现状的观察。 继续阅读“王博远:“学术多岐,舍本趋末”,“邪说之行,及今殊甚“”

王博远:谶纬之兴之儒家在两汉时未成功的宗教运动

儒家在两汉时有一场未成功的宗教化的运动,便是谶纬之兴。所谓谶纬,是汉朝人伪托孔子而写出的所谓记录孔子言行的粗制滥造的书籍。一方面,这些品质低劣的书籍的确能起到辅助理解经学典籍的作。

然而另一方面,其伪劣的属性就如当今于大师读《论语》一样,使得经学彻底恶俗化,成为了魏晋空谈玄学的先兆,为五胡乱华社会动荡之始。但我们来看谶纬兴起的原因,“或说阴阳,或序灾异”,其中“序”有预示之意。 继续阅读“王博远:谶纬之兴之儒家在两汉时未成功的宗教运动”

王博远:贾谊所处的时代恰是秦代建立郡县制但未最终成型的时代

贾谊所处的时代恰是秦代建立郡县制但未最终成型的时代。自然法则决定了对于任何事物,在享受其带来欣喜的同时,一定要概括承受其不利特征,如果有相反期待,便是投机。比如说如果欣赏一个人的才华,便要概括承受其难以驯服的特征,而不应有兼得的心态。

秦汉建立统一的郡县制国家,自有其内在缺陷,如自由思想的碰撞受到损害,独尊经学使得单一思想吸纳过多精英的精力而导致空耗社会资源。然而如果只看到这一点而忽视这种体制对我们民族生存发展带来的贡献,则是片面甚至是投机的。 继续阅读“王博远:贾谊所处的时代恰是秦代建立郡县制但未最终成型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