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博远:贾谊所处的时代恰是秦代建立郡县制但未最终成型的时代

贾谊所处的时代恰是秦代建立郡县制但未最终成型的时代。自然法则决定了对于任何事物,在享受其带来欣喜的同时,一定要概括承受其不利特征,如果有相反期待,便是投机。比如说如果欣赏一个人的才华,便要概括承受其难以驯服的特征,而不应有兼得的心态。

秦汉建立统一的郡县制国家,自有其内在缺陷,如自由思想的碰撞受到损害,独尊经学使得单一思想吸纳过多精英的精力而导致空耗社会资源。然而如果只看到这一点而忽视这种体制对我们民族生存发展带来的贡献,则是片面甚至是投机的。

匈奴自周朝以来便是中原民族的现实威胁,汉武帝之所以能通过北伐一定程度上一劳永逸地解决边患,正是建立郡县制国家有效利用战争资源的结果,这一切均得益于汉景帝时平定七国之乱,而平定该叛乱恰标志着郡县制国家的最终确立。

如果没有对匈奴战争的胜利,民族生存尚且朝不保夕,又何谈思想碰撞百家争鸣?一定程度上的思想收缩,恰是文明延续要付出的成本。贾谊能超前看到问题,却没能解决问题,是因为人类社会整体短视的属性决定了危机必须在发生时而非发生前才能引起注意并产生应对之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