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博远:“学术多岐,舍本趋末”,“邪说之行,及今殊甚“

如果不加说明,我们无法通过用词习惯及句法结构来判断出图中文字为日本人所写。在我们的文明覆盖整个东亚地区时,中日韩越四国的读书人“书同文”是理所应当顺其自然的事情。

而文明式微时,不仅中国人不屑于读中文古籍,日本韩国人也是一样读不懂的,彼此之间绝不可能使用汉语文言进行文字交流。这段文字中所说的“学术多岐,舍本趋末”,“邪说之行,及今殊甚”,是作者对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日本彼时现状的观察。

然而将此十六字评语套用今日中国之文化领域,可以说一字不差全部适用。可见文明衰落的表现形式也大同小异。一方面,旧中一定要孕育新,旧有典籍中必须产生新的学说来与旧学产生碰撞冲击,这是文明能够继续存在的前提。

而另一方面,如果“学术多岐,舍本趋末”,为否定而否定,为新奇而新奇,则“舍本逐末”之结果,便是文明的内核被肢解,以礼崩乐坏为外在表象。《论语》中的“三十而立”四字是上述这段话的极佳注脚。

孔子说自己“十五而有志于学,三十而立”,古人读通一经要用三年,十五岁开始学习,三十岁能够通读五经,在学问上立有基础,所“立”的正是学问。

而今时今日再听他人说此四字,似乎和学问没有任何关系,听来听去好像都是在说“钱”,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邪说之行,及今殊甚!”

《王博远:“学术多岐,舍本趋末”,“邪说之行,及今殊甚“》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