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俊:怀孕女律师的彪悍,你不懂。。。

因为怀孕,我竟然发飙了

2013年怀孕四个月左右,正是妊娠反应强烈的时候。整个人吐得多,吃得少,烦躁得不行。刚好赶上一个重要的驰名商标跨类保护案件庭审,忍住所有身体的不舒服,花了好多天时间做了厚厚的几本知名度证据,又带上N多的证据原件就去开庭了。

结果在证据交换原件质证完毕后,第二天的正式庭审对方律师竟然对已经核对过的几份原件矢口否认了。

结果,一向文质彬彬的我竟然出乎意料的发飙了:“你看过的东西说过的话都可以不认,有视频监控的!你究竟是不是个男人?”此时,不仅对方男律师,连书记员、同事都被我吓到了,赶紧过来打了圆场。

不过我相信
比我剽悍的女律师多的去了

以前有个女同事,怀孕期间为了承办的案件,挤公车,坐摩托车,大着肚子工作效率一点不受影响,照样是风风火火。

还有个认识的女律师,上午还在法院开庭,晚上不慌不忙的去医院生孩子。看起来这些女律师们工作生娃两不耽误,好不威风,但说出来也是辛酸。时势造英雄,社会逼出来的嘛。

女律师外人看来是金领,其实并没有什么职业保障。怀孕期间,一些女律师如果不工作,不仅没有收入,而且还需照样交社保和律协会费。更重要的是,案件不继续办理则很有可能会得失客户,影响以后的工作业绩。

有团队的女律师相对会好些,有团队的收入保障,也可以将案件移交给团队同事处理。但是一些案情复杂,难以交接的案件还是必须自己亲自跟进。

我2013年怀孕六个月,与法官一起到陶瓷工厂进行专利技术比对。法官看到我挺起的大肚子,不免有些担心工厂的粉尘和噪音,说是否可以让同事代劳。

但考虑到专利案件涉及核心技术比对问题,其他同事临时上手恐怕多有难度,而客户也是要求较高的人,所以也只能自己大着肚子上阵了。

身体不适与精神压力
是怀孕女律师的最大挑战

怀孕后的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都是非常辛苦的。女律师们在孕前三个月常常会被无休止的孕吐、嗜睡、烦躁,胃口差等不适所困扰。

每天看着各种食物完全没有食欲,却因为孕妇饿了会胃痛而逼着自己的吃一些东西。然而吃了之后却一天到晚像食物卡在喉管一样,随时随地会吐出来。嗜睡、精神差也让女律师们难以集中精神进入工作状态,常常是听到电话铃声都会心烦。

此时要出去办件事情,就要用尽洪荒之力,办完之后像一条死鱼躺下就不想起来了。后面肚子大了,孕吐好了精神也会好很多,但是可以想象每天24小时肚子兜着一个十几斤重量的西瓜,还是很不容易的,连睡觉都会成为一个大问题。

所以这个时期的女律师,要出去工作办案,会有诸多烦恼。最紧迫的问题是穿什么?肚子大了之后很多现成的职业装根本无法再穿,宽松的孕妇装又让人显得臃肿没有精神,所以对于有爱美强迫症的女律师而言,每天要出门前为了穿什么就几乎要抓狂了。

每天只要想一想,怀孕后身材变形了,脸蛋变丑了,还不能化妆,没有合身的衣服穿,这失落的情绪就足以让人颓唐。

除了穿衣的首要问题,其次就是对工作的无力感。怀孕之后,来自案件的压力、客户的压力、同事的压力,其实一直都在。

一向认真不服输的女律师们自然是希望继续做一个斗士,把工作生活继续处理得有条不紊。可惜身体状态一路跌落,让一些女律师们陷入了深深的无力感中,只能把一些原本可以快速推进的工作暂且放上一放,把那些原本要一字一句死磕待修改的文件放松一些标准,把那些疑难的案件问题先交给同事跟一跟,总之是暂且无法做回以前那个风一样的女子了。

怀孕的女律师当然也会被温柔对待

比如2013年专利案件的男法官,进入工厂之前特地提醒我粉尘和噪音的问题,让我注意身体保护。案件书记员甚至贴心的多预备了一份防尘口罩,说是也可以提供给我用。

还有一次,开庭后给一个商标侵权案件承办法官打电话。那个女法官忍不住在电话里问了一句,何律师是不是怀孕了?其实那时刚刚怀孕三四个月,身形并不明显,不过还是被有经验的女法官一眼看出来了,还不忘恭喜和叮嘱我注意身体。

前几天参加一个会议,傍边一位刚认识的男士发现了我的孕妇身份后,霎时间温柔关切了很多,原来他是一个孩子刚满周岁的父亲。

之前我们同事还经历过一件事。说是在广州法院开一个专利案件庭审,开了一个下午可以明显看出法官不是很耐烦了。中间休息时间,我们一位女律师同事站起身扶了一下自己的腰身,她凸起的小肚子估计被法官误认为是怀孕的表现了,于是下半场庭审,法官立刻变得无比的耐心和温柔了。

不管是哪个职业,女性怀孕都是一件辛苦而神圣的事情。
愿天下所有怀孕中的职业女性都能被温柔对待。

作者: 何俊

何俊,广东方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

《何俊:怀孕女律师的彪悍,你不懂。。。》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