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七

二四一 除了要有智商、情商,还要有美商。现在,全世界都在讨论人工智能会不会超越人类智慧。这是不可能的。人工智能有许多超越人类之处,如计算快速准确。但是,人工智能不可能产生想象,更不可能有独特的审美能力。发展美商(这词是我刚才创造的)是人类不断提升智慧的途径。因此,聚贤堂的教育,立足于培养门生的洞察力、想象力、推理力、意志力、记忆力、审美能力和崇高的品德,做好应对世界、未来的挑战的准备。

二四二 司马迁在《史记》中说,他们家族在颛顼时代就有祖先出任史官,以后历代有人才,我们最熟悉的就是司马错,写《史记》的构想出自于其父司马谈,到他手上才完成。出大师是要文化积累的。司马家族近千年的积累才出了一个司马迁。我在聚贤堂课徒的目的,就是希望能有超过我的门生,然后,门生的门生中又有超过门生者,如此几代,可出大师。

二四三 对于黄宾虹的认识当然也不是只有一种声音,吴冠中就彻底否定黄宾虹:“坦诚地讲我对黄宾虹,我不是很重视他,但我尊重他。他拼命在笔墨里搞,但他的画面都是千篇一律的。艺术的本身是感人的。不能感人再有技术有什么用啊?就像那些微雕啊用显微镜看,没有意义。”吴冠中认为黄宾虹只讲传统的笔墨功夫而缺乏精神上的创新,并不符合黄宾虹的原意。

二四四 吴冠中说:“现在的美术家一讲传统就是笔墨,用笔墨代替艺术。这个笔墨好不好,这个笔墨学的谁,等等等等。”从来没有人把笔墨作为唯一标准,只是认为笔墨是必须的标准。没有笔墨可以称中国画?不能踮起脚尖跳舞也可称芭蕾舞?难道判别芭蕾舞的水平高下仅仅看踮起脚尖跳舞?

二四五 吴冠中说:“我觉得,这个笔墨已变成一种程式化,严重地阻止了艺术的发展。今天学传统的基本上将统统全军覆没,我可以这么说!为什么呢?都以笔墨作为一个标准,辨不出来好坏。”笔墨没有高下之分?最好的传统技法不能学,学什么呢?笔墨至少应算国画这座大厦的砖头吧。砖头如豆腐渣,大厦能牢固?

二四六 吴冠中说:“传统应该以精神作为主体,而不是笔墨作为主体,技法再好也不能再用了。”学传统以精神为主体,那么,传统精神的精髓是什么?黄宾虹认为,民学精神创造了中国文化史上最光辉灿烂的一页。但不知吴冠中怎么看。

二四七 吴冠中赞同“中国文化的传统就是奴性的,官僚文化、马屁文化”的观点,得出“笔墨它只是工具,属于技法,属于奴才”的结论。且不说他的文化观否定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丰富性,就按他的逻辑,中国古典语言是否“只是工具,属于技法,属于奴才”?是否应当废除?如此,我们今天如何思维?

二四八 吴冠中说:“脱离了具体的画面,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不错,笔墨之于画面犹砖头之于建筑,脱离了具体的建筑,孤立的砖头其归宿就是垃圾场。但吴冠中又说:石涛讲“笔墨当随时代”就是讲“笔墨等于零。”真不知道吴冠中是没读懂石涛还是“拉大旗做虎皮。”

二四九时代是个什么东西?没人种地,时代给大家饭吃?没有书画家,时代会创造笔墨?笔墨当随时代什么意思?如果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笔墨,也应该后代 胜前代。怎么不见胜宋元之笔墨呢?笔墨不如前人就以笔墨当随时代为借口?

二五〇 “笔墨当随时代”是清初石涛的名言。全文是“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风气所转。上古之画迹简而意淡,如汉魏六朝之句然;中古之画如晚唐之句,虽清洒而渐渐薄矣;到元则如阮籍、王粲矣,倪黄辈如口诵陶潜之句,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以枯煎,恐无复佳矣”。

二五一 大意是:时人作画与同时代的文风一样,汉魏六朝的诗句文章色彩华丽、高贵,气势雄浑大气,而无斧凿痕,变幻莫测,有可遇不可求之象,古人的画仿佛似之;晚唐时期,大国恢弘之势已去,特别是安禄山起兵之后,国势愈衰,诗文一脉,亦走向下坡之路。此时之画,受大势所趋,而气势渐靡弱;到元朝则如阮籍、王粲,心有余而力不足,徒维持一脉而已。倪瓒、黄公望等人亦不过是重复着古人的一点牙慧,画面再不见古人气势之恢弘,一览万里的壮观景象,而只在自家的小圈子里打转转。“侍儿扶起娇无力”已在千年画人的笔下再无一点新意,别人已烧过千百滚的水,你就是再滚它一次、十次又能如何呢?

二五二 石涛的意思是,笔墨与时代风尚有关,而且,简直是一代不如一代。这与有些现代人张口闭口“笔墨当随时代”一个意思,即这些人承认自己的笔墨不如前代。

二五三 吴冠中早年赴法国学习油画,后来对国画发生兴趣。当年赴法留学回国的画家不画国画,是不是找不到创新之路啊?吴冠中坦诚自己没时间练书法。不经笔墨的基本训练,用油画创作方式画好一堆图形拿毛笔醮墨汁凃抹于画面,就是中西结合?小学生也能干啊。

二五四 江湖书和市井书法被黄宾虹称为“恶陋笔墨”:“如欲求画学之实,是必先练习腕力,终身不可有一日之间断。无力就是描、是凃、是抹;用力无法,便是江湖。不明用力之法,便是市井。”按照黄宾虹的观点,吴冠中算江湖书法还是市井书法?

二五五 吴冠中说:“我提出一百个齐白石也比不上一个鲁迅,这是我的心里话。很多人提出反驳,我也不管。我举个例子吧,拉斐尔也只是一个画家。尽管他画的很好我,但只是个技术。但是,他的思想没法和但丁比。我的呼吁就是说我们的艺术要有深刻震撼人的魅力。但我深深地觉得作为一个画家,我们很难做得到。”艺术要有深刻的思想是对的,但要求艺术作品的思想达到思想家的高度,艺术家就不是艺术家了,而是思想家了。

作者: 骆飚

骆飚,著名学者型艺术家、诗人、作家、历史学家、著名书画家、书画教育家、骆派艺术开创者。曾在北京举办《岁月如歌--骆飚书画展》,央视书画频道及国内三百多家媒体参预报道;收藏天下频道曾播出专题片《腹有诗书气自华--走进骆飚的水墨世界》;腾讯视频播出专题片《骆飚 中国著名书画家》;出版有《中国当代书画名家--骆飚书画集》、《诸葛亮的神坛之路》。 骆飚创办的聚贤堂,打造文以老庄为核心,字以魏晋为核心,画以宋元为核心的教育体系,以老庄为基础,以书画为手段,广聚贤人志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