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九

骆飚字画艺术

二七一 大多收藏家用心险恶。你活着,他不会看一眼你的作品;你死了,他把你炒上天。他的愿望不是你有什么追求而是你早死。你早死,他早发财。

二七二 全世界都这样,而且自古以来都这样。塞尚、梵高、黄宾虹活着时作品都卖不出去。塞尚的父亲是银行家,给他留了很多钱,衣食无忧。梵高沒那么幸运,贫病交加,三十七岁就死了。黄宾虹依靠办报、做点古玩买卖为生,晚年在美院当教授。郑板桥年轻时儿子饿死,当了县官之后,作品才有销路。我如以卖字为生,饿死过N次了,更别说把女儿送进纽约大学。能依靠美术而生活的人自古以来极少,因此,夏与参先生和我都主张年轻人学习美术,但不主张以美术为专业,弄不好,要死人的。

二七三 爱好书画的青少年可以一边学谋生手段,一边学艺术。聚贤堂教授艺术的目的是使学生更聪明,更有利于学习谋生手段。凡我门生,我授你一部《老子》,又授你书画之技,将来你不成为社会精英,不是我的问题噢。

二七四 有朋友问:“是不是人死了,作品就值钱了?”答:“如真这样,你每天下班回家写两张,好好保存,五百年后,你的子孙就是巨富。”朋友笑了:“明白了,只有好的作品,人死后才值钱。”

二七五 黄宾虹说,一个时代,书画家成千上万,但真正有价值的只有几人。原因在于每个时代谈书画、学书画的人极多,真正懂书画的人少,而仅有几个懂书画的又可能不被大家认可。

二七六 商业无底线,是利用许多人渴望发财而又无基本知识的弱点。于书画而言,许多投资者只是跟风。到底什么书画才是好的?公说公有理 ,婆说婆有理,听起来都有理,没有权威。就算有权威,也得不到公认。傅雷二十七岁时得遇七十二岁的黄宾虹,认定黄宾虹为当时画坛第一人,竭力推广,但是,黄宾虹的画还是卖不出去,五十年代,杭州火车站卖两块一张,没人要;八十年代,北京卖一块一张,没人要。

骆飚字画艺术

二七六 写字的人评写字的人,如同运动员评运动员,意义不大,必须由裁判评才有意义。当然,这是针对同时代的书画家而言。这也是我不评论同时代书画家的原因。对前人则必须评论,这涉及取法问题。夏与参先生说:“对于古人,既要学他,又要批他。”

二七七 一般地 ,我只评论门生的字,但不是论好坏而是论对错,即你哪几笔写对了,哪几笔写错了。对错的标准是什么?帖。至于好坏,不能以我说的为标准。

二七八 有的书法家乱写一气是不对的,但是一些没有基本的书法知识凭自己直观的的认知能力评论书法未必就是对的。不论创作书法还是评论书法,都应有书法基础知识的训练。

二七九 侯耀文说:收徒弟是件复杂的事。早了,许多问题自己都没搞清楚;等到所有的问题都弄清楚了再收徒弟可能又迟了,教不了几年了。”学相声如此,学书法也如此。

二八〇 史峰先生在《笔墨技成育桃李,痴为艺坛播贤功》一文中说: 他创骆派艺术,包罗经典国学、历史研究、名著解读、诗、书、画、经,文化各门,融成一炉,成为当下传统文化复兴大潮的执旗先锋。依奇才而建功勋,落笔墨而思未来,骆飚认为:书画艺术成于一人之手不可止步,唯开枝散叶技授门徒,育桃李惠后辈,以成长江后浪推前浪,方可收成点石成金大家功。

二八一 有一门生,我第一次看完他的作文,问:“按你前面所写,能得出最后的结论吗?”门生斩钉截铁地问答:“不能!”又问:“那为什么还要这样写?”答:“时间不够,乱写。”再问:“为什么时间不够?”答:“不知道。”本师解惑:“时间不够,是因为你平时训练不够。来,按本师所授,亦步亦趋。”这次语文考试,该门生作文满分。如以为聚贤堂只授书画之法,实是莫大的误解。

骆飚字画艺术

二八二 该门生的作文一开头就写:老子说过:“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把老子背得滚瓜烂熟才能随笔而出。一部老子,金句如云,用于作文、生活、学习、创作、工作、治国、外交、军事各方面,取之不尽。聚贤堂的教学方式就是:进一招,带十招。

二八三 书画大师的黄金时代往往在晚年。现代教育体制,教授六十岁退休,因此,大师的黄金时代在教学上却成了垃圾时间。我得遇夏与参先生时,夏与参先生年六十五,超龄在中国美院“服役”五年后行将退休。因夏与参先生享有八十八岁的高寿,使我有幸在夏与参先生门下学习了二十三年。如此师徒际遇,唯可遇,不可求。

二八四。 史峰先生在《功深翰墨成潇洒 智慧奇门写神态》一文中说:事实上,骆飚书法有着非常鲜明的艺术辨识标签,一观即入云峰山,摩崖之功,是功归郑文公下碑的卓绝品位。他早年师从著名书画艺术家夏与参教授,因天资识碑质通碑韵,对郑文公下碑有思意神通的解悟水平,被夏与参老先生视为得意高徒。在先生的严格要求与悉心授导下,最后功成郑文公下碑,成为形韵皆通此碑里脉的行家大手笔,以至夏与参先生对骆飚的书法才华与功力颇慰心怀,认可骆飚书法功出师门,可下山门,独当一面,砺成大才。

二八五 祖孙俩牵一驴行走。一路人说:俩傻呆,有驴不骑。于是,爷爷骑驴。一路人说:这爷爷不知道体恤孙子。于是,孙子骑驴。一路人说:这孙子真不孝。祖孙共骑驴。一路人说:这还不把驴压死?祖孙下驴,孙子说:要不我们把驴抬回家?写字,不能听别人的,要自己有主见。选师傅同样要自己有主见。

作者: 骆飚

骆飚,著名学者型艺术家、诗人、作家、历史学家、著名书画家、书画教育家、骆派艺术开创者。曾在北京举办《岁月如歌--骆飚书画展》,央视书画频道及国内三百多家媒体参预报道;收藏天下频道曾播出专题片《腹有诗书气自华--走进骆飚的水墨世界》;腾讯视频播出专题片《骆飚 中国著名书画家》;出版有《中国当代书画名家--骆飚书画集》、《诸葛亮的神坛之路》。 骆飚创办的聚贤堂,打造文以老庄为核心,字以魏晋为核心,画以宋元为核心的教育体系,以老庄为基础,以书画为手段,广聚贤人志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