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二十

骆飚字画艺术

二八六老子说:绝学无忧。意思是不要人云亦云跟别人去学就没有忧患了。那么,不跟别人学,去哪儿学?学道。学书法就要学书法之道。书法之道又何在?在二王、魏碑等经典之中。经典的书者就不是人吗?当然是。但他们是有“书 道”之人

二八七有门生问:我是否要在聚贤堂学习二十三年?聚贤堂的设想是:四年学习楷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一年学习隶书和篆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一年学习行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一年学习草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其间将《道德经》背得滚瓜烂熟,有兴趣学画的,学会竹、兰、虾、牛、山水的基本画法,以七年时间达到或超过美院本科水平。

二八八夏与参先生一九四八年毕业于国立杭州艺专,四九年参与完成接管美院工作后,任院长秘书、敎务处干事。因院长兼教务处长,教务处干事仅夏与参先生一人,大家往往误以为夏与参先生是领导。黄宾虹在美院任教时,年事已高,所有外事活动全由夏与参先生安排,故夏与参先生常拜访黄府。夏与参先生自参与接管美院后,一直工作、生活、创作在美院,凡六十余年。

骆飚字画艺术

二八九上次去黄宾虹纪念馆,侄子还是小学生,见了椅子就想坐。我连忙喝住:“文物,不能坐!”侄子问:“如果夏爷爷来了,能坐吗?”三弟说:“黄宾虹见领导来了,一定忙说:‘坐,上坐,请上坐。’侄子接口:“茶,上茶,上好茶。但是我问的是现在,如果夏爷爷还活着,来到这里,坐吗?”我说:“不坐。珍惜文物。”

二九〇下午,教侄子写字,见他磨蹭,就說:“将来,你一定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对你的子孙说:当年,我在大伯家虚度光阴,以致今日一事无成。”侄子看了我一眼,说:“那时,我来你家,椅子都不能坐。”我忙问:“为什么?”侄子答:“文物。”

二九一夏与参先生书画印三绝,因坚持不卖作品,不办展览、不出版作品集,不开作品研讨会,鲜为外界所知。夏与参先生为主持美院工作的莫朴副院长当秘书,莫朴向夏与参先生学习书法。著名油画家王流秋向夏与参先生学习书法,家中只挂黄宾虹、夏与参先生的作品。

二九二夏与参先生师从潘天寿、李可染、诸乐三、吴拂之诸大师,与黄宾虹、马一浮、关良、沙孟海、启功等大师亦师亦友,与王流秋大师为挚友,与陈佩秋大师为同班同学,历仼三位院长秘书,在美院学习、生活、创作六十多年,一生阅人无数。

二九三夏与参先生仙逝后,我曾赋《悼夏师二首》。其一:胸中书万卷书,斗室写江山。隐士西湖滨,飘然追先贤。其二:无功无名无己,有道有德有艺。米寿依然学童,此生书妻画子。

骆飚字画艺术

二九四斗室,夏与参先生子然一生,住房仅三十平方米左右,画室不到十平方米。说起吴冠中的画室只有五平方米,夏与参先生得意地说:“我比他幸福。”

二九五江山,指山水画,也泛指画。语出唐寅“万里江山笔下生。”夏与参先生国画题材广泛,山水、人物、花鸟无所不精。晚年犹喜作戏曲人物和青绿山水。其青绿山水金碧辉煌,承唐大青绿山水之技,又有墨色变幻无穷之精妙。

二九六隐士西湖滨,大隐隐于市。夏与参先生在美院学习、工作、创作六十多年,不办展览,不出版作品集,不开作品研讨会,其名鲜为外人所知。

二九七飘然追先贤,语出杜甫《春日忆李白》:"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林散之曾说:写字不要和活人比,要和古人比。夏与参先生不求名利,正是“与古人比”,追赶古人。

二九八无功无名无己,语出庄子“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意谓:最高档次的人没有自己,神化的人不求什么什么功效,圣人不会去追求名声。

二九九有道有德有艺,化用《论语》“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三〇〇米寿,夏与参先生享年八十八岁,晩年落款常用“学童”而且制定了一个重新学习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的计划。

作者: 骆飚

骆飚,著名学者型艺术家、诗人、作家、历史学家、著名书画家、书画教育家、骆派艺术开创者。曾在北京举办《岁月如歌--骆飚书画展》,央视书画频道及国内三百多家媒体参预报道;收藏天下频道曾播出专题片《腹有诗书气自华--走进骆飚的水墨世界》;腾讯视频播出专题片《骆飚 中国著名书画家》;出版有《中国当代书画名家--骆飚书画集》、《诸葛亮的神坛之路》。 骆飚创办的聚贤堂,打造文以老庄为核心,字以魏晋为核心,画以宋元为核心的教育体系,以老庄为基础,以书画为手段,广聚贤人志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