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琦:看那大河弯弯

看那大河弯弯

《大生活》里柳东有句口头禅:生活嘛,就是生下来,活下去。生也容易,活也容易,生活却不容易。他趿着拖鞋摇着蒲扇操着四川话,拖腔拖调,煞有介事。

生活到底是什么?一百个人有一百种答案和理解。生活的面孔复杂而善变,时而慈眉善目,时而怒目金刚,时而和风细雨,时而狂涛巨浪,时而阳春三月,时而凛冽酷寒……当涓滴意念侥幸汇聚成河,望着大河弯弯,也许你终于敢放胆,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生活的滋味有时是柴米油盐的琐碎。民以食为天,一瓢饮,一餐饭,人人不可或缺。饮食者未必亲手做羹汤,那也许是一种逍遥和轻松,却也错过了体验生活的重要一课,体验生活最好从这里入手。

厨房的第一课从逛菜市场开始。那可真是市声汇集之处,各色菜品白菜萝卜鸡鸭荤腥,花花绿绿让人挑得眼花;各种气味,烫猪毛的焦糊,粉磨八角花椒辣椒的刺鼻又诱人的香辣,杀鸡剖鱼的腥骚;各种声音,吆喝叫卖的,讨价还价的,张大娘和李大妈瞅着空儿絮絮叨叨聊着家长里短,汽车不识趣地穿行其间不耐烦地鸣着喇叭。菜贩有的租下固定门面品类齐全大张旗鼓地经营,夫妻俩你称秤来我收钱协调配合迎来送往。大爷大妈们大多拎着菜篮推着小车沿街售卖,满脸干瘪的皱纹、寒风中凌乱飘飞的白发,和篮子里红扑扑的萝卜绿油油的青菜形成鲜明的反差。卖鱼的小伙子双手麻利地抓鱼剖鱼装袋收钱,凛冽寒风中他的头上竟冒着腾腾热气……一切看上去如此凌乱,内在的秩序却隐藏其间:大家都在努力张罗着自家的餐桌,在奔波忙碌中经营着自己的生活。

食材是烹饪的依仗和基础,老道的主妇都精明刁钻,哪家的菜新鲜肥嫩,哪家的菜农药化肥施的少,哪家的牛肉水注得少,哪家的鸡确是散养的土鸡,哪家的鱼虾口感清纯,心里都是一个亮堂。采购时你要在心里酝酿,荤的、素的、营养、口感、色相,要兼顾饮食的健康,要协调众人的口味,的确不是朝夕的功夫。这功夫来自一次次的上当受骗,来自长期的观察积累,来自无数次的摸索实践。

煌煌一部《红楼梦》,往大处说是一个朝代的盛衰兴亡,往小处说就是一个贵族家庭的食色琐事。贾母、熙凤一干人曾那么骄傲地显摆她们无比考究的饮食,繁复的操作精良的食材让刘姥姥无数遍地咂舌念佛,更引得普天下的美食家和吃货们跃跃尝试。艺术讲究到位才有味道,餐桌之上也不能例外。一道道美食绝对是专注于每个细节而成就的。食材自不必说,炒菜的火侯,煲汤的水温,放盐的时机,甚至葱段的长短都要灵活搭配。而至为关键的竟是烹饪时的心情,当心情开朗地为着所爱的人做菜,那一定会格外用心,一边细细操作一边想象着她美餐时心满意足的样子,效果当然不会差。当心情沮丧敷衍塞责地操持着锅铲,则一定是咸咸淡淡生熟不论了。

心境原来如此无孔不入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我们大都过着一日三餐朝作夕归的平凡日子,但每个人的精气神却千差万别,与其说我们过的是一种生活,勿宁说过的是一种状态。当陷于焦虑不安或困顿伤感中,再好的生活也味同嚼蜡,如果心怀一份希望和激情,领悟一些道理和规律,则我们感受的生活也许会多一份快乐和爽朗,平和与从容。

沈复的《浮生六记》被历代书家誉为“小红楼”,书中所写大多为日常生活的细节琐事,但读来却让人觉得兴味盎然。作者高超的艺术修养和旷达乐观的人生态度,是本书成功的关键。恬淡素雅却又简洁老道的文笔让读者追慕不已,两百多年来,人们被沈复引领着在字里行间,品味生活细微处的乐和趣,雅和韵,当然也有无奈和伤感。他们活得自然真实,有滋有味,充满艺术的情调和生活的热情。

为了生活我们必须奋力打拼全力争取,但不得不承认,生活真正的情趣却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在闲情雅致的婷婷袅袅之间,仿佛杯中自由翻卷的叶片,与水相遇氤蕴起似有若无的沁人清香,解渴又抒怀。在诗人的世界里,共剪西窗烛是一种闲情,闲敲棋子落灯花是一种闲情,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是一种闲情,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也是一种闲情,闲在一份恬淡的心境,闲在一份艺术的精微。

生活的浪潮滚滚向前,不得不承认我们只是一粒沙,一缕尘,来于自然归于大地。借着这一段时光,我们体验苦辣酸甜喜乐悲欢,当种种的滋味一一领略,我们终将笑对人生,我们终将越来越豁达爽朗。

苏子说,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李白说,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生活的种种皆是礼物,皆是修行的契机,只要你的确热爱,只要你足够真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