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俊:周末随感录(二)

何俊:周末随感录(二)

1

上次发第一篇周末随感,我一个高中同学在朋友圈评论“通透”二字。其实,人这一生经常被世俗所累,真正能够活得通透的人并不多。有一次,偶然和一个远方亲戚聊天,他说在外打拼的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否则辛苦赚钱就失去了意义。所以虽然他和妻子文化不高,在外开店打工也很不容易,但是仍然将两个孩子带在身边陪伴和教育。

我对他并不十分了解,但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他便是个通透的人。事业再重要,终究不及身边的亲人重要,这一点并不是每个人都懂,包括一些受教育层次很高,能力很强的人。

2

孩子若是对读书没有兴趣,成绩也不好该怎么办?是用尽一切方法强迫和监督,还是放任自流或者另寻出路?这个问题估计会困扰很多年轻父母。

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去思考读书的意义究竟是什么。通过读书可以识字、算术、欣赏诗词,获得很多知识和本领。但这些知识和本领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要在社会上生存和发展需要的是一种秉性。比如是否擅长学习,是否比他人勤奋、是否踏实进取、是否擅长与人交流合作,能不能过好自己的生活和做好自己的事业,都与这个人的秉性有关。

而读书不仅是获得知识,更是磨练秉性的一种修炼方式。无论考试成绩如何,孩子在这个学习的过程中是否愿意专注的练习,愿意比别人付出更多努力,就可以看出这个孩子是个懒惰的孩子还是一个勤奋的孩子。当一个题目做不出来,学习受到挫折的时候,孩子是马上放弃还是愿意不断尝试,这一点可以看出孩子的上进心和抗击挫折的能力。当老师表扬其他同学,而自己孩子却因为成绩不够好无法得到鼓励的时候,孩子的反应是嫉妒和自暴自弃,还是承认自己的差距,知耻而后勇,同样也是孩子磨练心态的重要途径。另外,在读书的过程中,孩子会处于一个小社会,会认识很多同龄的孩子。每个孩子的性格不同,家境不同,这种小社会的交往会让孩子练习与社会相处的能力。

人这一生,不可能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必定自己喜欢,擅长的,读书就是这样的一件事情。我们不能追求每件事情都可以做到比别人好,但是至少在做每一件事情的事情的时候,我们是用心和努力的。

3

女儿性格活泼,每次下去小区玩都希望有小伙伴一起。如果看不到小伙伴,或者伙伴之间发生矛盾不愿意和她玩,她就会眼泪婆娑,很伤心的不知所措。有些道理她这个年纪还不会懂,比如学会独处也是一种重要的能力。人若是总在喧闹的人群中,难免没有时间去独立思考,也很难静下心来来观察和反思。事实上,独处的时候,有时可以收获很多。比如,一个人观察那些自然界的小动物或者植物,感受到自然之美。比如,一个人读书,感受到文学中的社会人物,故事情节带来的奇异感受。比如,一个人静思写作,或者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当我们知道独处的可贵之处,并学会在独处中怡然自得,就不会将自己的快乐总是依附于他人的陪伴了。

4

最近看了几部电影,里面有《找到你》,《无名之辈》都是很不错的。几个底层的人物角色让人不禁吁叹。《找到你》电影中保姆孙芳其实是个善良勤劳的女人,可是她错误估计了孩子对丈夫的影响,以为生了孩子就能解决家庭暴力的问题,结果孩子生病,丈夫抛弃妻女,自己以一人微薄之力,不惜做陪酒女赚钱给女儿治病,最终女儿还是不治身亡。倘若她能够因为新婚就被家暴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的婚姻,绝对不应该在这样的婚姻中去生育儿女,生育之后让自己和儿女陷入更大的不幸,此时做出决断及时止损,去重新开始,她未尝不能拥有一个美好的将来?我们的身边也有年少未成年的孩子,自己还未有承担生活和规划将来的能力,便早早的恋爱生子,并不会预估到自己能够对孩子负起多大的责任,这样不仅对自己,对刚出生的孩子何尝不是一种不负责任?

《无名之辈》中的劫匪看起来也不是坏人,他们在生活中对朋友、对爱人甚至是掏心掏肺的人。可是为什么他们穷困潦倒,竟为了自以为的英雄主义,或者价值二十万的手机而抢劫,最后竟然还在阴差阳错中开枪杀了人。年纪轻轻,本应勤劳踏实的找一份工作,即使读书不多也可以学一些技术有一项技能傍身,然后娶妻生子,过好这一生。可是,本性不坏的人也会常常生出妄念,总想做个小老板自由自在的赚大钱,总想日进斗金不用辛苦在生产线上劳作,总想像电影的英雄一呼百应,好大的面子。这些妄念有时候就会把人拖入深渊,比如传销、比如混黑社会、比如嫖娼卖淫,比如贩毒等等,一失足成千古恨。

5

前两天朋友圈一个做知产的朋友转发了他们所的年终公号稿。一个宁波本土的大所,2018年创收过亿元,实在让人惊叹。佛山和宁波,应该说在GDP体量上是大致差不多的城市,但是佛山的大所尤其是本土大所,应该离亿元大所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

浙江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很多本土所做得相当不错,许多外地分所进驻根本不是本地强所的对手。其实,这对地方而言,何尝不是一种骄傲。外地分所做得再好,品牌也是外地的,只有本土律所的品牌才是真正属于地方的。

宁波的亿元律所,据说是2012年通过内部改革,才会有今天的成就的。律所主任是敢于进行体制改革的80后,他在律所内部搭建平台,催生了好几个公司化体制的不同专业领域的团队和分所。这些团队在律所的平台上充分发展,让律所创收保持了每年超过30%的增长率。可见制度就是最大的生产力。其实这家律所的发展模式,就是管理上我们所说的海星模式,就像美的公司的事业部模式一样,每一个产品事业部独立运营,拥有独立的生命力和创造力。

将来方图的发展,如果要达到大的突破,就要看我们是否能够学习和吸收这种更具有活力的管理模式。我相信,这些好模式如果我们能够学到并且做到,在知产领域我们未必不能创造出一个奇迹。

作者: 何俊

何俊,广东方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