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骆飚《天问》楷书长卷字贴

骆飚《天问》楷书

2019年1月22日,胡骏送我一本骆飚聚贤堂出品的《天问》字贴。据序中记载称,《天问》长卷有十七米之长,约是《清明上河图》的3.2倍,单字格际3.2平方厘米,而且辅以楷书,修筑之功,世俗难觅。

著名的《天问》出自屈原之手,因为《天问》,我们发现屈原与诸子百家的存大很大差别。诸子百家擅长解答问题,而屈原却擅长询问问题,通过《天问》,我们看到了埋藏在屈原心中的“世问”和“人问”。屈原是中国文学史上紧随《诗经》之后的高峰,《诗经》更多是一种“小合唱”,屈原更多是“独吟曲“;《诗经》告诉我们什么是诗,屈原告诉我们什么是诗人。

骆飚《天问》草书

骆飚《天问》字贴中的楷书,取其中一字、一列、一行、一页均可见其书法飘逸之形态,后置的草书观后感更是字型字画不拘一格,足进其书法功深及定力。通过骆飚书法,能读出其书法中潜藏魏晋的笔画和体势,似曲意又似凿成,可见用笔功力之深。

骆飚《天问》字贴主要有两部分内容组成,一是《天问》楷书,二是《天问》草书读后感。骆飚将自己对《天问》的理解通过擅长的书法展现出来,一方面让我们重新认识《天问》的价值和历史地位,另一方面也让我们认识骆飚的书法及对《天问》的悟道,可谓一举多得,更是一位有独立思想的学者型艺术家应有的文化品质。

《品读骆飚《天问》楷书长卷字贴》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