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应人生的常态与变态

20世纪印度裔美国统计学家C.R.劳说:“假如世上每件事情均不可预测地随机发生,那我们的生活将无法忍受。反之,假如每件事情都是确定的、完全可以预测的,那我们的生活又将十分无趣。”

这个年家里过的和往常一样,但故事的主人公不同。

梅小青(化名)一直在当地的服装厂上班的,是流水线上一个普通工人。镇上主流产业是服饰生产,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前10年都是风声水起,引领一拨一拨的人先后富起来。当时镇上有一个较大的服饰企业叫美丽公司(化名),有一个名叫楼复生(化名)的小伙就在这家厂上班,也是流水线上的普通工人,而美丽公司的老总就是楼复生的姑父,所以楼复生在公司里的比较轻松,基本上是管理型工作。

那一年,梅小青过完年换了一家服装厂,进入了美丽公司上班,工作内容还是服装流水线工作。因为梅小青年轻漂亮、工作认真,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妈把梅小青介绍给了楼复生,两人在亲朋好友的期盼下顺利成了夫妻,两人恩爱有加,先后育了2个子女。

梅小青与楼复生两人觉得,应该自己做点事业。但90年代的时候,当时上班工资也就1200左右一个月,加上生活开销,剩余不多。创业的起始资本没有着落,当时美丽公司老总知道后,决定帮助他们。将服饰加工的生产线设备租给他们用,材料资金帮忙垫资,将一些必要的客户资源及供应链渠道介绍他俩。就这样,不出3年,两人积累的财富还完了所有的外债,生产设备都换了自己的,有了自己的销售渠道,即使2008年的金融危机,很多同行都坚持不下去,陆续退出的时候,他们也平稳的渡过,足见当时的资金是有些雄厚的。

好景一直持续到2012年左右,楼复生听朋友说,工程挣钱快,所以将挣的钱拿去山东投资建筑工程。这也为他们夫妻的服饰事业的破产埋下了伏笔。当时有件事我还记得很清楚,也足了说明楼复生为了能挣快钱已经有点盲目了。

当地有家厨具企业计划上市,也是本地重点引进的浙商回归项目,政府非常看好这家企业的前景。厨具企业的老总是本地人,为了让一些朋友可以在上市的过程中积累财富,企业计划每股8元的价格出售一部分原始股,企业计划3年内上市,我家也在邀请行列。我记的很清楚,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妈将事情和我说了一下,问我要不要去投资,投多少让我决定。我与会计师事务所、国信证券公司相关人员了解后决定一分不投。后来不知道是谁告诉楼复生,得知我们不投后,来我家和我妈说希望将指标给他,他愿意投,还说原始股肯定挣钱的。我也只能呵呵了。后来这家企业5年也没有上市,与投资者对堵失败。

这些年也是电子商务高速发展时间,先后通过淘宝和天猫发展起来一大批的快时尚品牌,很多品牌都委托梅小青厂代加工,梅小青也没有攀上这轮电子商务浪潮,寄希望老客户按订单加工,再加上一批电商客户的加工订单,生意也还可以,但利润没有销售端高。记在2008年的时候,我就和梅小青讲过,希望她可以释放出两条生产线,转向C2B的加工模式,毕竟生产厂家直接做销售比经销商做销售应当在价格上更有优势,但她当时告诉我,网络订单小而杂,安排两条生产线来处理不合算,而且又会增加库存量,还不如给电商做一些批量的加工订单省力,而且风险小。就这样她再次错过了一波风口,这些年,以前做经销的一批电商现在已经自己加工,然后梅小青的服饰厂逐渐走了下坡路。

随着生意走下坡,为了维持企业开支和人员工资,我估计每个月至少需要30万的成本。即使订单不足,也得维持住,因为一方面,生产线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缺人,另一方面,随着企业招工难,一旦裁员后再招人就很困难。所以做企业的人都知道,宁可倒下也不能随便裁人。

知道梅小青解散企业卖掉设备的事情就在这个年关,梅小青的妹妹告诉我妈的,我妈告诉我后我才知道。年前就到我家和我妹处通过各种理由来借钱,之前一直没有讲是企业运营所需,总是找其它理由来借。我们借给她们的钱已不少,很多人在梅小青公司走下越路的时候都催收借款。我妈一直坚持没有催借款,和我说人总有落难的时候,不要在人家困难的时候去催收,如果最终成为烂账就算了。这也算是对她们夫妻最后的支持了。

人生从穷到富易,从富到穷难。这个年关梅小青和楼复生过的肯定不好。梅小青的妹妹一直不被看好,但和爱人过着农村普通人一样的生产,早出晚归,但也少有点积蓄。这个时候,还是妹妹拿钱去救济姐姐过年。我在想有时候人生真如戏,时时在演“红楼梦”,一直重复,从未停止。

当然,我希望她们可以东山再起,毕竟发财不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