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纯希:啼笑皆姻缘,雅俗共赏析 — 赏昆曲《风筝误》有感

刘纯希:赏昆曲《风筝误》有感

经昆曲世字辈传承者周世瑞剧本整编,王世菊导演的《风筝误》全本作为2018年5·18浙昆传承演出季的压轴大戏昨晚在杭州胜利剧院隆重演出。《风筝误》的原著作者为清末著名剧作家李渔,作为昆曲八种喜剧经典剧本之一,《风筝误》原著约三十出,经几代昆曲人的整理汇编演出传承,浙昆昨晚上演的剧本分为《贺岁》《闺哄》《题鹞》《鹞误》《惊丑》《遣试》《梦骇》《前亲》《逼婚》《后亲》约十场。该戏以风筝为贯串全剧线索,关目新奇,结构严密,宾白诙谐幽默,通过巧合、误会等手法编织情节,引发出许多令人捧腹的喜剧效果,即使其中稍稍庸俗之处,也在观众的欢笑中飘然而过。

《风筝误》在“传”字辈出科之初,串齐5折。顾传玠、周传瑛饰韩琦仲,王传淞饰戚友先,姚传湄、华传浩饰詹爱娟,张传芳、华传萍饰詹淑娟。再翻看“传字辈”当年演出的剧照,是为更深刻体会昆曲“传承”二字的重要意义。浙昆“传世盛秀万代”代代都对《风筝误》剧目的传承做出了贡献,本剧集中开展韩琦仲和詹淑娟、戚友先和詹爱娟两对情人的美丑对比,适逢5·20全民表白之日上演,更加深刻得阐释了“爱情需要双向选择”的主题。

赏昆曲《风筝误》有感

詹烈侯有两女,梅夫人所生长女爱娟丑陋,大字不识一个;柳夫人所生此女淑娟美貌,诗才学识俱佳。詹侯同年戚辅臣亲生子戚友先伧俗顽劣,养生子韩琦仲俊秀有学。二人同窗共读,友先无心读书,胸无点墨,将韩琦仲为“稍寄愁怀”的诗句题写在风筝上去闲游散,不料风筝线断,误入詹府,被詹府二小姐淑娟所捡拾,二小姐“只赞才高,不露情谊”附诗一首题写在风筝上,二小姐的诗才打动了韩琦仲。韩公子为表情意,再假借戚公子之名又寄风筝,结果风筝被貌丑无才的大小姐爱娟所捡拾。爱娟误认为戚公子是“风流知趣郎”,冒昧求奶娘的牵线搭桥,假借淑娟之名约戚公子(实为韩公子)月夜相见,以图成全。韩公子深夜赴约,将貌丑爱娟误认为是才高淑娟,顿生失望,悔悟不已,只好“劝娘行且放刘郎去”,复归家刻苦攻读。两次假借之名造成了诸多误会,为后面的两门亲事做好了铺垫。【表演评说】梅夫人扮演者李琼瑶表演评说,梅夫人扮演者洪倩表演评说,戚父扮演者表演评说,奶娘扮演者表演评说等【附演出剧照】不久,“槐黄之时,举子大比之年”,戚父令韩琦仲和戚友先一同赴试,韩应允赴考,戚盖然拒绝,无奈之下,戚父为戚公子择日成婚,所聘之女为詹府大小姐爱娟,爱娟满心欢喜,误认为戚公子就是他年所见风流倜傥韩公子,遂自诉衷肠,戚公子洞房未掀之时,也误认为所娶之人为貌美才高淑娟,也心生欢喜。结果《前亲》一场男怨女悔,大闹一场,勉为成亲。后韩公子高中状元,戚父将詹府二小姐选聘为其妻,韩公子因《惊丑》遭遇而不愿服从,后戚父强令《逼婚》,令其进詹府入赘,洞房之夜对新妇倍加冷落,独自而眠。后经柳夫人细问祥端,遂冰释前嫌,玉成《后亲》美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