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飚:谈书法(三)

长时记忆的准确性由瞬时记忆决定,而且准确性只会弱于瞬时记忆,不会高于瞬时记忆。反过来说,瞬时记忆的误差一定会造成长时记忆的误差。双勾就是减少临写误差的最好办法。以双勾取得的瞬时记忆形成长时记忆是最佳记忆。

瞬时记忆当然未必准确,不断提高瞬时记忆准确性的办法就是不断进行观察以不断修正准确性。这就是一些名家终身进行双勾练习的原因。当然,临帖并非一个单纯的使瞬时记忆成为长时记忆的过程,还是一个将记忆复制到纸上的过程。

将记忆复制到纸上的书写过程,是一个书写水平提高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眼界的提高快于书写水平的提高即“眼高手低”是正常的,因此,有的学书者会产生越写越差的感觉。解决的方法,一是与自己以前写的字做比较,看到进步,坚定信念;二是认真查找自己的字与帖的差距,反复练习。如果反复练习效果不明显,进行双勾临摹。

科学是可以精确计算的,艺术是随心所欲的。如果认为艺术(特别是书法之类的艺术)不需釆用科学的办法进行训练就可起步也是误解。其结果十四亿中国人民都是王羲之。艺术训练是一个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过程。训练的办法越科学,将来的成就越大。艺术家要有科学家的精确性意识,科学家要有艺术家的自由意识。

有的学书者用功数年,写来写去一个样,有的一辈子一个样,不会进步。原因在于临帖不过关。临帖过不了关,原因在于不得法。一个书家所能达到的高度首先是由临帖决定的。有工夫未必有功夫,没工夫一定没功夫,有功夫必须有工夫,有工夫有方法才能有功夫。

临帖并不仅仅训练笔法,是对笔法、字法、章法和墨法的综合训练。当然,最早关注的是笔法,然后才是字法、章法和墨法。

字法,即字的结构。要对字的结构进行分析,总结帖中的结字规律。如左右结构的字,有的左小右大,有的左大右小,有的左右均衡;两笔相交,有的成锐角,有的成钝角⋯横一般与平面成十五度角左右运行,而且并不平直但在视觉效果上平直。世上万物,凡平直皆死物,电线杆是直的,桌面是平的。艺术手法中切忌平直。老子曰:“曲则全”。曲,才有生命。

两笔相交成锐角或钝角,一目了然。到底是多少度?看不出。怎么办?用量角器量一下。没人规定学书法不能用数学工具。因此,“风”字的浮鹅勾向下一笔由两个弧形连接而成。在何处连接?用圆规试画圆。“上”字的竖与横在何处连接?三角尺量一下。这方法我称之为“解剖”。“解剖”过上百个字后再看字的结构,一目了然。

字法的另一个问题是繁体字和简体字不可混用。对于现代书家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用简体字创作书法是个良好的愿望。许多积极倡导支持简体字的书法家一辈子用繁体字创作。启功曾有简体字作品,后来又改写繁体字。为啥?简体字能写出美感吗?或者说,简体字符合美学原则吗?其实,许多简体字古已有之。如愛,王羲之直接写成爱;學,王羲之直接写成学。原因在于这样简化不影响美感。现在的简体字多于古代书法作品中的数量。原因在于古代的简体字是书法家创造的,现在的简体字是文字学家创造的。书法家要从美学角度考虑而文字学家不需如此,因此,文字学家的简化胆量大于古代书法家,这就给后世书法家带来困惑。

几乎所有书法家都用繁体字创作,但是日常则用简体字,因此难免误用。其实即使书圣王羲之也不免出错,《兰亭集序》中“崇山峻嶺”误作“崇山峻領”。人非机器。机器也会出次品。当然这不是当代书家出错的理由。我们只能说,差错难以完全避免,但应尽量避免。

当代的简体字的来源,大致可分为四类:一是古已有之,如学、与;二是将古时读音相同而意义不同的字混合为一取其简者,如云和雲一律写作云,后与後一律写作后;三是当代人造的,如华、岭;四是将古时另有其义的字用于简化与古时意义无关的字,如厂、广,古意与“庵”同,读音也同,一般只用于人名。

由于一些简体字古已有之,因此,对于书法作品中出现的简体字用法是否恰当很难判别。特别是第二类简体字最易使书家产生混乱,“子曰詩雲”的写法是错误的,“煙消云散”也是错误的;“皇後”是错误的,“后天下之憂而憂”也是错误的。防止错误的办法唯有勤查字典和相关文献,但有时错误在不经意中发生,特别是字数较多时,防不胜防。

书法经典中的字,有时减笔,有时增笔。大约古人从美感考虑。书法是字,更是艺术。故中书协规定,凡经典中曾出现的写法都不算错。而且,查古人写法,不同书家,往往错成一样。和古人错成一样就对了。

章法,即整幅作品的布局。在一幅作品中,字有大有小,有长有扁,既要考虑字本身的特点,又要照顾到布局,要大小、长扁错落有致奇正相生。把每个字写成大小一样,古人讥之为“状如算子”。

一幅书法作品,把正文写得整整齐齐,如七言诗,每列七字,不论什么书体都显呆板。章法当如黄宾虹所言“不齐而齐,齐而不齐”。非正书类作品因字形长短相差比较大而且布局疏密的随意性比较大,可以自然营造出每列字数不等的错落有致、奇正相生的效果。正书类作品唯有釆取最后一列造空格的办法,如七言诗,每列写八字,最后一列空白处落款。

作者: 骆飚

骆飚,著名学者型艺术家、诗人、作家、历史学家、著名书画家、书画教育家、骆派艺术开创者。曾在北京举办《岁月如歌--骆飚书画展》,央视书画频道及国内三百多家媒体参预报道;收藏天下频道曾播出专题片《腹有诗书气自华--走进骆飚的水墨世界》;腾讯视频播出专题片《骆飚 中国著名书画家》;出版有《中国当代书画名家--骆飚书画集》、《诸葛亮的神坛之路》。 骆飚创办的聚贤堂,打造文以老庄为核心,字以魏晋为核心,画以宋元为核心的教育体系,以老庄为基础,以书画为手段,广聚贤人志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