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官人:小岛网事(一)

2017年12月的某个夜晚,北京。

我在上地那片区块链公司扎堆的楼宇下,被北京冬夜干燥刺骨的冷风吹拂着,我裹紧单薄的外套,对身边瑟瑟发抖的老鼠说了声:上吧!他挪了挪身子,领头在前走,我跟在他宽厚的身子后面,看他走路的步伐,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气势。

上了10楼,我们在会客室等了大约半小时,见到了老杜。他表情略显落寞,跟从前任何时候都激情满满的他大不一样。坊间传闻94之后他赚了至少有20个亿,3个月时间,财富爆炸式增长,这种境况翻天覆地的变化,落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都会让他跟从前完全不一样吧。

我大概是07年的时候认识他的,那会我还在鼓捣个人网站,从电影、小说到笑话站,用过当时他任职那家公司出品的网站系统,当时这个产品市场占有率TOP1,他在互联网上的人脉,就是那时候聚集的。

认识多年,我和老鼠都跟他算是称兄道弟的朋友,半个月前我们俩有来找过他一次,那天也是到晚上九点多才见到他,在见我们之前,他接待了十几拨访客,这些访客的目的和我们一样。那次见面像是门外汉见到布道者,瞬间融会贯通,就跟武侠小说里打通任督二脉一样,回来半个月不到的时间,我们就把所有的基础工作准备好了。

这次是第二次约见,我们从有温暖冬天的厦门小岛飞来国家的中心这个偌大的城市,任寒风冷冽也吹息不了我们的热情,当时的疯狂状态,现在想来尤有心悸。

我们在满怀期盼的境况下见到疲态满满的他,心底顿时有了不详的预感。果然,他跟我们说:兄弟,这事还是缓缓,马上25号了,上面可能有大动作。我们最好还是别往枪口上撞,过了年再看看,有机会的。

直到现在我也不时会想到他疲惫对我们说这些话的画面,后来我偶尔会在饭局上跟朋友们开玩笑说,你们还能在国内见到我太走运了,如果当时老杜帮我们上了,这会儿我们可能已经在国外,这一点老鼠也深感认同。

老鼠是我见过的互联网圈子里口活最好的人,没有之一。我经常会感慨他为什么不去做成功学导师,有他在的场合,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他那张舌灿莲花的嘴上。他是横跨厦门互联网圈、新媒体圈和区块链圈的著名老鸨,我到现在都认为,他能成功完全是因为他的口活。虽然他触网十几年,靠域名赚过几千万,微信公众号粉丝也做过几千万,不过这些光芒都比不上他靠口活约的那些小姐姐更让人瞩目。

你们知道厦门这个城市四季如春,哪怕在冬天的夜晚,老鼠也会开着他那辆敞篷的Z4,在环岛路上轰鸣而过。据说这辆Z4是美图的吴欣鸿转让给他的,有一次他们在KTV里喝酒,吴大概是喝高了,说想换车,老鼠说那你现在的跑车呢,吴说卖啊,老鼠问卖多少啊,吴说你要啊,老鼠说是啊,吴说那你随便说个价,开走。那次老鼠趁吴欣鸿酒醒之前开走了,听说吴改造这车子花了一百多万。

后文如何,将不定时更新,有兴趣看我码字的朋友,扫二维码关注我吧。

张大官人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作者: 张大官人

我是张大官人,业内知名域名投资人,知名草根个人站长。 从事域名行业多年,有着丰富的人脉渠道资源,提供诸如域名中介交易、域名代购代售、域名贷款、域名战略分析等服务,多年来为众多知名网站和大中型企业提供过域名服务,业内口碑良好。 同时也是域名圈内最权威的域名投资微信自媒体“domaincom”的主编运营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