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常铁:敏感的女人不要碰,敏感的时代不要说

年轻时候,兄弟们总要在酒后扯扯淡,我常说,如果你在街头看对面走过来的人昂首挺胸,至少眼睛是完全平视,步伐比较轻灵,那一定是单身,至少是已婚无孩。因为,只有有了孩子,才可能真正感受到人生的压力,所谓“人到中年不如狗”,男到中年不如死。

现在不扯淡了,朋友喝酒也都是聊生意,聊孩子,聊单位小官场。话说当年的老李遇到过一件苦恼事。

当时的他30刚出头,未婚,有人介绍个对象给他,身姿9分,容貌8分,他当时就触电了。相处一段后,他竟然分手了。问他为什么,他说,这个女的太敏感了,身体碰哪都可能冲动,也没个生理期,思想碰哪都可能生气,也没个明确的禁区。我估计他受不了的不是前者。哈哈。这让我想起以前遇到过一本书,是90年代考工商局科员(那时还不叫公务员)的培训教材,里面竟然有这样一个问答题,说是一个年轻女子性功能亢进,要申请办妓院,问为什么不可以?恩,林子大了鸟确实太杂。

有些国家也是这种过敏体质,哪个日子都能敏感,哪个外国都可能涉及影射,更甭说国内哪个朝代。什么话题都可能涉及敏感,也没个框框,那就不说吧!

好比那含羞草,一碰它就低头,它不管是想爱它,还是要揍它。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有些人和国家混成了草木畜生。

老了老了,最看不得装逼,总担心那样会雷劈。本来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非要装纯情,至少是不得已。哪有多少真的不得已?记得作家张承志说过一句,他说中国人现在没信仰,你哪怕信人民币也好,俗也就俗了,偏要装个圣徒。

伪信仰比罪恶的真信仰还可怕,他浑浊了世界。

想一想,人类比鸟兽厉害多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但人类不仅为了财富和温饱,贪欲太旺盛了。当为了追逐高效、永恒、世袭的巨大利益时,就会弄出国家、社会、社团等很多名词,为了运转这些私器,还要编造出那么多学科——政治学、社会学、法学、经济学、史学、社会心理学、新闻传播学……

利诱够大时,所有人都是没有人格的,太有动力了。

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40岁了还四处追逐人文景点去看,要么您史学功底太业余,要么您信息来源只有教科书和新闻联播,最多是中国局域网,哦,这样说得罪人了,那就,要么,就是您太善良了。

不说,不看,我手写我心,藏之名山,总是可以的。陆机所云:“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

或沉着:绿杉野屋,落日气清。脱巾独步,时闻鸟声。海风碧云,夜渚月明。如有佳语,大河前横。

或洗炼:空潭泻春,古镜照神。体素储洁,乘月返真。流水今日,明月前身。

或悲慨:大风卷水,林木为摧。百岁如流,富贵冷灰。大道日丧,若为雄才。壮士拂剑,浩然弥哀。萧萧落叶,漏雨苍苔。

或豪放:观花匪禁,吞吐大荒。由道反气,处得以狂。天风浪浪,海山苍苍。

反正,别人不人鬼不鬼的,扭捏作态,恃骄而狂。祸积日久,流毒愈长。

就像那些窃据庙堂多年的那些大员、大师一样。

作者: 宋常铁

宋常铁:致力于还原立体、完整的历史,向岁月寻取智慧,用写作共鸣心灵。 欢迎邀请朋友订阅宋常铁微信公众号:mengdashu16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