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琦:关于未来的期待和忧患

越写了篇小文,颇有兴致地让我帮她打印投稿一试。对此,我乐于效劳。当敲完最后一个字并校对完善点击发送,看着那文在电脑屏幕上生动地倏忽飞出,我的脑海突然想起20年前自己第一次电子投稿时的窘状。

那天,我虔诚地手握编辑老师电话告知的电子邮箱,在公共网吧里折腾了整整一天,硬是没把文稿发出去。我极度懊恼又不明所以。那时的我竟不知道想向对方邮箱发件,必须自己先有邮箱!所以当我反反复复地将稿件直接往对方邮箱里拖送时,注定是徒劳失败的……至今想来仍觉汗颜,人是笨死的吗?

一窍难得。那些曾把我们折磨得头痛欲裂的难题,曾把我们绊得头破血流的陷阱坑洼,曾让我们失去方向的风沙迷阵,后来再看也许都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可以付之一笑自我解嘲。在跌跌撞撞悲喜交加的前行中,我们成长了,丰富了,也健壮了。我们渐渐对未来充满期待。

继续阅读“蒋琦:关于未来的期待和忧患”

蒋琦:世界动荡不安,爱情也一样 — 读《霍乱时期的爱情》

马尔克斯在他未满40岁时完成了被称为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代表的巅峰之作《百年孤独》,并藉此斩获了诺贝尔文学奖。但他并未止步,依旧才情横溢雄心勃勃。58岁时,他完成了自称最满意的长篇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并声言要在这此书中穷尽人类爱情的种种形态。

霍乱时期的爱情——这是个耐人寻味的题目。在我们惯常的思维里,爱情应与风花雪月、杨柳依依、斜雨人独立或共剪西窗烛等情境相切合,然而以“霍乱”定冠的爱情,除了故事发生地曾经霍乱肆虐,男女主人公的相遇缘起一场霍乱的误诊,是否也喻意人类的爱情原本竟像一场场霍乱,迷乱疯狂而难以抵挡?

先让我试着蹩脚地概括一下故事的梗概,虽然寥寥数语的概括无法展现小说精彩风韵之一二。

继续阅读“蒋琦:世界动荡不安,爱情也一样 — 读《霍乱时期的爱情》”

蒋琦:看那大河弯弯

看那大河弯弯

《大生活》里柳东有句口头禅:生活嘛,就是生下来,活下去。生也容易,活也容易,生活却不容易。他趿着拖鞋摇着蒲扇操着四川话,拖腔拖调,煞有介事。

生活到底是什么?一百个人有一百种答案和理解。生活的面孔复杂而善变,时而慈眉善目,时而怒目金刚,时而和风细雨,时而狂涛巨浪,时而阳春三月,时而凛冽酷寒……当涓滴意念侥幸汇聚成河,望着大河弯弯,也许你终于敢放胆,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继续阅读“蒋琦:看那大河弯弯”

蒋琦:我的个人文章汇总(12月)

蒋琦:我要抱住你的脚挠痒痒
蒋琦:秋日登薤山(含朗诵)
蒋琦:匠心独运酿芬芳 — 老河口光化特酒业首届酒匠节侧记
蒋琦:申家冲采风记
蒋琦:六月的欢颜
蒋琦:四月的春风
蒋琦:论话语
蒋琦:三月,你好
蒋琦:长沙闲笔
蒋琦:我的个人文章汇总(2月)

蒋琦:我要抱住你的脚挠痒痒

蒋琦:我要抱住你的脚挠痒痒

晚上临睡前刷牙时,越突然来了精神,一脸坏笑地凑在我耳边低语:一会儿,我要抱住我爸的脚挠痒痒。她两眼贼亮,笑意在脸上翻波涌浪,仿佛她已经抱住了那双臭脚挠啊挠,这头她在得逞后肆意狂笑,那头他在使劲乱颤拼命挣扎……见我不语,她补充一句道:你等着瞧!

嘘!她用食指封唇,示意我不要声张,然后蹑手蹑脚步至门口,耳朵贴着门探听里面的动静等待最佳时机。突然她猛地推开门窜至她爸床前……片刻后,传来丫头清脆的爆笑,她重返我身边抱怨道:我爸太警觉了,我刚一走近床前,他就霍地收起脚坐起来。接着还手脚并用地向我展示刚才的情形,虽未完全得逞也相当得意。看来这个把戏并非今天首演,她要捉弄的对象已成惊弓之鸟。 继续阅读“蒋琦:我要抱住你的脚挠痒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