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飚:“百福”故事

端午节,“祝福天下母亲——骆飚百福展”在义乌展出,观众如潮。

这是中国著名书画家、作家、历史学家、国家一级美术师骆飚首次举办书画展。这也是一个“无心插柳”之作。

去年,骆家讨论庆祝母亲八十华诞事宜。按乡俗,应大宴宾客,但母亲反对这种奢糜之风,骆飚提议写一百个福字赠送亲友。书成后,三弟胡骏先生提议举行“百福展”。

骆飚共写“福”字一百七十余个,展出一百二十多个,姿态各异。观众闻讯,蜂拥而来,有的一进门就数福字,有的一进门就寻找两个相同的福字,有的忙着拍照发朋友圈?

骆飚的字,从魏晋出发,深得笔法变化之趣、之妙、之味,上窥商周,下探唐宋,形成了一种笔法变化莫测,结体严谨生动,行笔流畅劲健,墨色变幻无穷的风格。他的笔法,有的似飞禽走兽,有的似阵云巨浪,有的似鱼游龙腾?但他的笔法都符合书写规则,因此,他的字具有强烈的画面感。一个福,就是一幅画。 继续阅读“骆飚:“百福”故事”

骆飚:书法的前世今生

传统,是历史。历史,不天然是传统。有的历史在一定时期是传统,但最终被抛弃。

三寸金莲、男人的长辫子、三妻四妾,在一定的历史时期都是传统,而现在却仅是历史。因此,传统的消亡与传承有战乱、天灾等客观原因,也是人类对历史的选择的产物。 现在可见的最早书法可能是商后期,但这不是说以前没有书法。书法渊源流长,历史的沉淀汗牛充栋,可供选择的传统千头万绪。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如何选择传统,是当代书家面临的问题。

三寸金莲被抛弃,是因其反科学;男人剪掉长辫子是争自由;废除三妻四妾是还女人男女平等的权利。因此,在历史中选择民主、科学的因素使其成为传统,是符合人类进步的潮流的。

在书法史上选择传统,首先要弄清历史上以什么标准选择传统,导致了书法的传承。 继续阅读“骆飚:书法的前世今生”

骆飚:谈读书

骆飚字画艺术一路向西

我在写作《诸葛亮的神坛之路》时想到,中国一些经典可能是被许多读者误读误解的。或者说,许多读者对于经典的解读满足于与一种“标准答案式”的解读相吻合的读书方式。如大多读者认为《西游记》中的唐三藏从长安出发取经时是个满腹佛学的壮年和尚,而且一路上意志最坚定。这个答案谁制造出来的?为什么读者读完《西游记》后心目中的唐三藏是这个形象才认为自己读懂了《西游记》?其实,吴承恩说,唐三藏从长安出发时是个不到十三岁的小屁孩。 继续阅读“骆飚:谈读书”

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二十

骆飚字画艺术

二八六老子说:绝学无忧。意思是不要人云亦云跟别人去学就没有忧患了。那么,不跟别人学,去哪儿学?学道。学书法就要学书法之道。书法之道又何在?在二王、魏碑等经典之中。经典的书者就不是人吗?当然是。但他们是有“书 道”之人

二八七有门生问:我是否要在聚贤堂学习二十三年?聚贤堂的设想是:四年学习楷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一年学习隶书和篆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一年学习行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一年学习草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其间将《道德经》背得滚瓜烂熟,有兴趣学画的,学会竹、兰、虾、牛、山水的基本画法,以七年时间达到或超过美院本科水平。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二十”

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九

骆飚字画艺术

二七一 大多收藏家用心险恶。你活着,他不会看一眼你的作品;你死了,他把你炒上天。他的愿望不是你有什么追求而是你早死。你早死,他早发财。

二七二 全世界都这样,而且自古以来都这样。塞尚、梵高、黄宾虹活着时作品都卖不出去。塞尚的父亲是银行家,给他留了很多钱,衣食无忧。梵高沒那么幸运,贫病交加,三十七岁就死了。黄宾虹依靠办报、做点古玩买卖为生,晚年在美院当教授。郑板桥年轻时儿子饿死,当了县官之后,作品才有销路。我如以卖字为生,饿死过N次了,更别说把女儿送进纽约大学。能依靠美术而生活的人自古以来极少,因此,夏与参先生和我都主张年轻人学习美术,但不主张以美术为专业,弄不好,要死人的。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