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六

二二六黄宾虹将中国传统美术分为“民学”和“官学”,主张发扬“民学”,“开门迎客,主客共乐”,使他从一位伟大的美术理论家升华为伟大的思想家。充分挖掘中国最优秀的文化传统,面向世界,与世界各种文化相互学习、交流、竞争、融合,创造面向未来的新文化,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二二七黄宾虹说:“师儒们讲道设教,平民乃有自由学习和自由发挥言论的机会。这种精神,便是民学的精神。其结果遂造成中国文化史上最光辉灿烂的一页。”

二二八九十多年前,守旧派认为中国的物质文明落后于西方,但精神文明比西方先进。激进派认为,应当全面学习外国,鲁迅先生告诫年轻人,要少读甚至不读中国古书,主张“拿来主义”。

二二九鲁迅认为,在中国,搬动一张桌子都可能出人命。房间太闷,有人提议开窗。大家马上反对,恨不得把提建议的人打死。这时,如果有人提议把房子拆了,那些原先反对开窗的就会说:好吧,那就开窗吧。鲁迅的主张是基于对国民性独特而深刻的了解。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六”

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五

二一一 画谏作为一种合法的形式,画坛就成了一个重要的阵地,这个阵地,朝廷不去占领就会被其他力量占领。自五代始,各代朝廷都设有皇家画院,但《清明上河图》的出现说明大宋王朝并没有牢牢把握画坛的主导权。宋徽宗认为这是皇家画家队伍建设出了问题,于是,在《清明上河图》问世三年后决定创建“画学”,招收具有艺术潜质的未成年人入学。皇家画家队伍建设从娃娃抓起。

二一二 《千里江山图》中,群山环绕主峰,象征全国官员和百姓团结在宋徽宗周围,心向宋徽宗;百姓不仅安居乐业,幸福和谐,而且几乎达到了“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该图虽然迟出《清明上河图》十多年,但在宋徽宗亲自领导的舆论战中,是对《清明上河图》的隔空大反攻。大反攻效果空前。乾隆皇帝(也有人疑为蔡京)在画上题诗:“当惊常世王和赵,已讶一堂君与臣。曷不自思为臣者,尔时调鼎作何人?”大意就是:皇上和王希孟都是令人惊叹的天才,朝廷是令人惊叹的不得了的君臣。作为大宋官员应认真思考一下:当时治理国家的都是什么人?

二一三 《千里江山图》是宋徽宗的封神之作。宋徽宗成神后,对内牢牢把握了舆论阵地的主导权,对外无助于改变对金战争的局势,屡战屡败,不久亡国。宋徽宗以太上皇的身份与皇帝儿子及一大帮大小老婆子女沦为俘虏。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五”

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四

一九六 房价推动生产总值提高与生产力的提高关系并不大,财政收入的增加可能只是改变了利益分配关系而与生产力的提高关系不大。王安石、蔡京的改革,不以提高社会生产力为目的,只为增加官府收入,一脉相承,有什么积极意义?

一九七 对土地由官府重新丈量并确定等级,核定不同的税率征税,就是方田法。土地等级高并非天然粮食产量高,还有技术、天气等因素。难道城市中心的公司地段好就应承受比郊区公司更高的税率?而且,面积、等级由官府说了算,官员为了政绩,农民怀疑官员的公信力,争议极多。王安石推行方田法,不了了之。蔡京居然在全国成功推行。

一九八 佃农向地主租用的土地因等级不同,租金不同,同理,地主卖进土地因等级不同价格也不同,这就是马克思说的级差地租。这也是市中心的土地比郊区土地贵的原因。但是,市中心的企业的税负和郊区企业是一样的,不存在级差税率,更不会以企业占地面积作为征税依据。征税的依据是土地上的生产结果而不是土地本身,这是考虑到不同的人在相同的土地上结营结果可能不一样。方田法以土地面积和等级为征税依据,完全不考虑天气、技术等主客观方面影响粮食产量的因素,是官府要旱涝保收,不管农民温饱还是饥寒。合理的税收制度以产量为依据,如“十一税”、“三十税一”。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四”

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三

一八一 苏轼因反对改革出任杭州通判。在杭州任职期间,苏轼写了几首批评“新政”弊病的诗。《吴中农妇叹》是其中之一:今年粳稻熟苦迟,庶见霜风来几时。霜风来时雨如泻,杷头出菌镰生衣。眼枯泪尽雨不尽,忍见黄穗卧青泥!茅苫一月垅上宿,天晴获稻随车归。汗流肩赪载入市,价贱乞与如糠粞。卖牛纳税拆屋炊,虑浅不及明年饥。官今要钱不要米,西北万里招羌儿。龚黄满朝人更苦,不如却作河伯妇!大意是:农民遭灾,粮价却贱如糠,官府只收钱不收粮而且数量巨大,只得卖牛拆房完税。官府收钱的目的是以钞票换取西北的和平。

一八二 有的后人批评苏轼的《吴中农妇叹》偏激。其实,王安石为歌颂“新政”而创作的《元丰行示德逢》证明了苏轼所言不虚:四山翛翛映赤日,田背坼如龟兆出。湖阴先生坐草室,看踏沟车望秋实。雷蟠电掣云滔滔,夜半载雨输亭皋。旱禾秀发埋牛尻,豆死更苏肥荚毛。倒持龙骨挂屋敖,买酒浇客追前劳。三年五谷贱如水,今见西成复如此。元丰圣人与天通,千秋万岁与此同。先生在野故不穷,击壤至老歌元丰。“三年五谷贱如水”,农民过的什么日子?不要拆房卖牛去完税?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三”

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二

一六六 史峰先生在《骆飚山水功宾虹笔墨韵》一文中说:“临摹黄宾虹的墨韵山水,骆飚比其他的临摹者能达事小半功数倍的效果,有轻挥即成的水准,原因就是早达同功,不需再炼,沿着黄宾虹曾经走过的,他也走过的墨韵路径自由行走,就可达成大师之功。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骆飚的墨韵山水与黄宾虹山水不存在传承关系,属并列品质。”

一六七 史峰先生在《骆飚山水功宾虹笔墨韵》一文中说:“在山水以墨韵为胜的艺术天地里,黄宾虹是真正的艺术雄才,骆飚亦是墨韵胜杰,他临黄宾虹墨韵山水,只需看一眼便全境入心,意临胜形临,原汁有真韵。”

一六八 启功说:写字的人不必看书论,如果为了写文章,事先看一看就可。我深受这个理论影响,从未打算写书法论文就从不看书论。夏与参先生驾鹤西去后,我沦为精神孤儿,虽早过不惑之年,“惑”却与年纪同增,天下再无为我“传道授业解惑”之师,于是决定读点书论、画论。黄宾虹的理论使我大受启发。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