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肖峰:律师,我这个案子,打官司的胜诉率多少?

01

最近总被咨询到这个问题。

入行两年来,各式各样的法律咨询都经历过,不夸张地说,几乎每个诉讼类案件,当事人在陈述完案情后,都会提出如斯问题。

在所里的实习生面前,本状经常吹嘘自己已经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但回答这个问题,仍然战战兢兢:

你答「没问题,包给你打赢」。好了,这属于「承诺案件结果」,面临执业风险,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你答「很难讲,这取决于法官怎么判」。当事人恐怕要摇摇头,心里盘算着另觅高明了。 继续阅读“高肖峰:律师,我这个案子,打官司的胜诉率多少?”

王圆:离婚后,对方不肯支付抚养费,怎么办?

最近几天,好几个朋友咨询我,跟老公离婚了,但是老公没有按照当初签订的离婚协议或判决书履行支付子女抚养费的义务,应该怎么办,要起诉么,以谁的名义起诉等?在我了解情况针对“抚养费”问题做了简要的解答后,发现抚养子女的一方由于对“抚养费”相关的法律知识了解身少,导致在离婚过程中遭受了更大精神和物质伤害。所以写篇小文章给大家普普法,以后若遇到类似的情形,不要慌。

为了方便法律小白们理解和记忆,本文采用一问一答的形式,就离婚案件中关于“抚养费”经常会遇到的问题进行汇总,然后结合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一一解答。 继续阅读“王圆:离婚后,对方不肯支付抚养费,怎么办?”

高肖峰:法律人眼中的金庸先生与武侠梦

法家之魂不去,则君主专制依然,则法治无彰显之日,则游侠之梦不绝。

1

今天看新闻,发现金庸先生竟然是科班法律人出身:1948年毕业于东吴大学法学院。这可是相当牛了。东吴大学(现在的苏大、华政前身)是民国最顶尖的法学院,与北京的朝阳大学(现在的人大)并称“南东吴、北朝阳”。

但金庸在毕业后的人生选择上,似乎是与法律彻底分手了。

他笔下的一位位侠客,可谓个个是无政府主义,视他人性命为草芥的。遇到麻烦,从不找政府,更不谈法律,抡起大刀长枪弓箭,靠暴力解决问题。好汉如杨过,英雄如萧峰,为了追求正义,惩奸除恶,都能毫不犹豫地取走他人性命。当然,作为普通读者,看到这些彰显正义的情节,着实让人大呼过瘾:快意恩仇的江湖真痛快! 继续阅读“高肖峰:法律人眼中的金庸先生与武侠梦”

对彭博社刊文“中国专利大多无价值”的一些看法

昨晚在彭博社网站看到题为“China Claims More Patents Than Any Country—Most Are Worthless”的文章,意思是说中国申请专利数超任何国家,但大多数无价值

文中通过统计数表的方式说明了过去五年中,中国外观专利中的91%、实用新型中的61%、发明专利中的37%被废弃了。

文章也从几个角度分析了原因。一是专利无价格;二是政府补贴激励;三是不断增长的持有成本;四是宽松的审批;五是欺诈。这五大原因确实是目前专利领域存在的问题。 继续阅读“对彭博社刊文“中国专利大多无价值”的一些看法”

宋常铁:结束虐狗时代 — 建国69年,最要纪念的是40年

明天是国庆69年了,我经历了其中45年,加上父母兄姊的回忆,以及历史研究,应该可以基本补足69年的真实。所有历史都不能只听信宏大的描述,真相都隐藏在细节之中,我就从一些细节、往事,来烛照一个民族、国家的来时路。

“是狗改不了吃屎”,不知道这句俗语最早发源于何时,但我想问,狗真的一直就爱吃屎?

根据搜狐号“康宠医生”介绍,狗吃便便,可以略分为动物天性、生理反应和行为反应三大因素。

所谓狗的天性,是因为一代代遗传基因设定他们,也会被自己的母亲传授这种吃屎的习惯。因为狗小的时候,不会自己排便,都是通过母狗去舔小狗的肛门来刺激小狗排便的,久了,小狗就会从小养成这种意识,认为便便不是脏东西,不仅是吃人的大便,还会吃自己的大便。

所谓生理反应,是异食癖所致,因为狗身体缺乏微量元素,所以要适当给狗补充富含微量元素和维生素的食物。 继续阅读“宋常铁:结束虐狗时代 — 建国69年,最要纪念的是4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