玟予:清巷行

清巷行

玟予

偏巷冷清清,人去楼亦空。
侯燕寻巢去,暮鼓唤晨钟。
踯躅错错问,转角对枯蓬。
分秒泼清醒,归声渐洪钟!
烦恼丝纷落,柔声问发型。
可否微翘卷?可否偏分明
旧人似新貌,新人念西东。
忽屏跳盼字,点滴润深疼。
抬眉撞喜色,谁家红灯笼?
繁心归一统,月是故乡明!

玟予:西江月.赴偏乡

西江月.赴偏乡(之一)

晨光初露小脸,决绝推门迎寒。
无暇悦览原上川,快马加鞭如电!
新丰细柳古谈,来兮归兮幽泛。
曾经滔言拍阒阑,夕阳淡淡斜看。

西江月.赴偏乡 (之二)

何事偏乡小店?翠碧瓜菜碟盘。
使命叮咛千千遍,倾技战略拖延。
此际纯为代言,不温不火不亢。
蜻蜓点水事境迁,不深不浅不陷!

品读骆飚《天问》楷书长卷字贴

骆飚《天问》楷书

2019年1月22日,胡骏送我一本骆飚聚贤堂出品的《天问》字贴。据序中记载称,《天问》长卷有十七米之长,约是《清明上河图》的3.2倍,单字格际3.2平方厘米,而且辅以楷书,修筑之功,世俗难觅。 继续阅读“品读骆飚《天问》楷书长卷字贴”

高肖峰:这部电影再怎么吹都不过分

01

看过一期访谈,高晓松对谈张艺谋。

张抱怨自己的电影总是被影评人苛求:「其它都很好,就是这个故事讲得不行」。

高马上补充说:「电影本就不是讲故事,电影的本质是戏剧,好电影的判断标准是戏剧张力,加上电影传递出来的信息浓度。」

大导演一听,极为赞同。

继续阅读“高肖峰:这部电影再怎么吹都不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