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博远:否定一件事物首先要寻找其渊源

曾经读过一本书,叫做《靖康稗史笺证》,据传是施耐庵作的汇编。根据此书的描述,我们后人视为国耻的徽钦二帝北狩,在当时的部分汉人看来,却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情,甚至有泄愤的心态,这却是正史中肯定读不到的。 继续阅读“王博远:否定一件事物首先要寻找其渊源”

何万青:思考的秘密 — 高效的混乱和白洗的澡

英国作家阿兰.德波顿在一篇文章中说,我们最好的想法都是淋浴时想出来的。他还说,我们那些最深刻的思想往往会让我们感到不安,因为它会让我们发觉自己以前的想法不对,或者我们需要改变自己的生活。而我们在淋浴时,头脑放松,专心打肥皂和机械地洗头,这时,我们潜意识里那些半生不熟的想法就不断激荡地冒上来,而那种正襟危坐的紧张,焦虑感木有了,阻止这些想法冒上来的阻力消失了,你就显得特别有创造力,特别自由,勇敢。爱因斯坦也纳闷他的好想法都是在剃须时产生的,道理是一样的。

德波顿接着说:“许多人都以为最适合思考的地方是宽大的房间、长桌子、充足的自然光和能看到风景的窗户。大部分办公室的布局是这样的,级别越高,一个人的工作环境越接近这些理想状况。老板们的办公桌很大、视野很开阔,但思考的主要障碍不是狭窄的书桌或了无生趣的地平线,而是焦虑。”

上面这些,是从《三联生活周刊》某一期读到的,它像电光石火般把我过去的一些经验,不解和隐约的发现一下子串在一起,《完美的混乱》整本书都没说清楚的,德波顿一句话洞穿先机。 继续阅读“何万青:思考的秘密 — 高效的混乱和白洗的澡”

王博远:安史之乱之后科举制度理论与现实相脱节

从安史之乱开始到北宋,历届政府都没有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在非战争状态下加强中央集权。本来自隋炀帝开创科举之后,这一问题在理论上并不是问题。因为人才的选拔与任命,在科举制度下归一于中央政府,因此任何人的仕途均取决于中央即皇帝一人,皇帝可以通过整个文官政府来掌控国家。 继续阅读“王博远:安史之乱之后科举制度理论与现实相脱节”

李绍白:二十九中散记(之二) — 老师印象

第29中是那时的武汉市重点学校,师资力量很强,而在敬业精神和对学生的眷爱方面尤为突出,教人终生难忘。

说到老师们对学生的种种好,高一期间尚不怎么觉得,是到了高二全国恢复高考、我们开始全心投入备考时才逐渐感受到的。

在读高一下学期时,1977年3月,郭沫若在两报一刊上发表《科学的春天》,轰动全国,因为那时文革似乎还未结束,知识分子还属于臭老九,根本抬不起头。若干年后才得知是复出的老邓授意写的。这篇慷慨激昂、鼓舞人心的文章见报后久,就有很多人猜测可能要恢复高考。果不其然,一个多月后,恢复高考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人们纷纷欢呼雀跃,奔走相告。我校随即召开了全校备考动员大会,在主席台后方的墙壁上,张贴着我用鸡蛋大的字抄写的《科学的春天》宏文。这差事是时任我班语文课老师的张一力(后来做高二文科班班主任)叫我做的,他觉得我的毛笔字写得好。开完会的第二天,我老爸特意去29中看我抄写的大字报,事先没告诉我。晚上放学回家,他将我批判一通,说字没练好就不要出去丢人现眼。老爸是我练习书法的启蒙老师,从手把手教我描红开始。在他眼里,我的字总是不咋样,这不足那毛病,至今都如此。 继续阅读“李绍白:二十九中散记(之二) — 老师印象”

王博远:其实每一个决策背后都是自身实力的反映

蒯彻规劝韩信自图时,曾说“天与弗取,反受其咎。”相信梁武帝在收到侯景的纳款请降时,也会想起来这句话。 继续阅读“王博远:其实每一个决策背后都是自身实力的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