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琦:看那大河弯弯

看那大河弯弯

《大生活》里柳东有句口头禅:生活嘛,就是生下来,活下去。生也容易,活也容易,生活却不容易。他趿着拖鞋摇着蒲扇操着四川话,拖腔拖调,煞有介事。

生活到底是什么?一百个人有一百种答案和理解。生活的面孔复杂而善变,时而慈眉善目,时而怒目金刚,时而和风细雨,时而狂涛巨浪,时而阳春三月,时而凛冽酷寒……当涓滴意念侥幸汇聚成河,望着大河弯弯,也许你终于敢放胆,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继续阅读“蒋琦:看那大河弯弯”

蒋琦:无常之人生与旷达之东坡

苏东坡是中华传统文脉中一个极为重要的人物,与屈原、陶潜、司马迁、李白、杜甫齐名。李泽厚说,苏轼对于中国美学最重要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他的诗,他的词,他的文章,他的书法,而在于他旷达的人生境界。所言甚是。 继续阅读“蒋琦:无常之人生与旷达之东坡”

骆飚:人生,永远是起点 — 中央财经大学浙江校友会2018年茶话会演讲

各位校友:

下午好。首先祝大家走进2018,人人大发;迎来狗年,人人大旺!

刚接到校友会的邀请时,我有些犹豫。许多校友比我年轻,但成就比我大,我来讲什么呢?后来,细一想,也许分享我的人生经历会使你们更优秀。于是,我来了。

除了柏祥兄、群华兄,我和在座的不一样。我们年轻时处于一个比较“笨”的时代,而和柏祥兄、群华兄不一样的是,我可能是那个时代最笨的一类。

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咱们学校叫“中央财政金融学院”。财政,有个机关叫财政局,好理解。金融是什么?没人知道。后来,有一位同学告诉我,他接到通知书时以为金融是炼金的。他被金融系录取了。真不错!

我读的是会计系,会计是干什么的?生产队就有会计,我们毕业之后干什么?有一位同学说:“我毕业之后,我爸那个位子就应是我的了。” 继续阅读“骆飚:人生,永远是起点 — 中央财经大学浙江校友会2018年茶话会演讲”

蒋琦:麦家

20160701

这些年,我很在意整理身边的物件,譬如时刻保持鞋架的整洁或是书架的井然。我无洁癖,也不是没事找事,而是刻意为之。深知成功之难,挫折时时躲在镜子的死角 或侧翼,而这些看似不起眼的日常细节,善待它,就能成为阳光或氧气,滋润自己,让心沉下来、慢下来、静下来,令自己保有一颗恒心,让坚持成为一种习惯,在 不知不觉中去坚持做一件事。 继续阅读“蒋琦: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