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飚:书法的前世今生

传统,是历史。历史,不天然是传统。有的历史在一定时期是传统,但最终被抛弃。

三寸金莲、男人的长辫子、三妻四妾,在一定的历史时期都是传统,而现在却仅是历史。因此,传统的消亡与传承有战乱、天灾等客观原因,也是人类对历史的选择的产物。 现在可见的最早书法可能是商后期,但这不是说以前没有书法。书法渊源流长,历史的沉淀汗牛充栋,可供选择的传统千头万绪。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如何选择传统,是当代书家面临的问题。

三寸金莲被抛弃,是因其反科学;男人剪掉长辫子是争自由;废除三妻四妾是还女人男女平等的权利。因此,在历史中选择民主、科学的因素使其成为传统,是符合人类进步的潮流的。

在书法史上选择传统,首先要弄清历史上以什么标准选择传统,导致了书法的传承。 继续阅读“骆飚:书法的前世今生”

王博远:从孙权割据的历史看国家利益与历史潮流

孙权在江南守住父兄基业几十年,于其家族利益而言自是好事,然而这种割据破坏了国家统一,却对整个华夏民族的发展产生了影响。割据便意味着内耗的持续,三个国家要将大量的资源继续投入战争,人口损耗自不必说,用于休养生息的资源也会缩减,这是外族内迁的天赐良机。 继续阅读“王博远:从孙权割据的历史看国家利益与历史潮流”

蒋琦:匠心独运酿芬芳 — 老河口光化特酒业首届酒匠节侧记

在中国浩如烟海的白酒行业中,光化特酒业的影响力和辐射度并不十分突出,既无法比肩白酒中的贵族国酒茅台、五粮液和泸州老窖的影响力,也没有衡水老白干、红星二锅头的普及度,它是由一个小型国营酒厂发展蜕变而来的地方民营酒业有限公司。然而,在2018年这个丹桂飘香、稻米黄熟的仲秋时节,它却以一场隆重的仪式深深地感动了我们,感动于它对历史的尊重、对技术的推崇,感动于光化特酒人以一种朴素平和的精神对精湛工艺和文化情怀的坚守。

一、能工良匠拒绝弄巧成拙

老子曰,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任何伟大的杰作和创造都是靠着持之以恒的坚持和耐心,在悠悠时光隧道里精研细磨酝酿而成,比如用十年写成的煌煌巨著《红楼梦》,比如用一生去勾勒点染的《富春山居图》,比如凭着多少代人几百年间接力描摹成就的莫高窟壁画……唯如此,才能成就永恒的经典和丰碑。 继续阅读“蒋琦:匠心独运酿芬芳 — 老河口光化特酒业首届酒匠节侧记”

宋常铁:孔子等圣人也是人间凡胎,感谢盗墓送来真历史

据新浪网转发“历史古文化”的文章披露:孔子诛杀少正卯,是他一生最大的污点。

有人说,这么古远的事你翻腾他干嘛?大错,学问强弱,在于读书和阅历,更要看能否在古今、中外间,不同学科间建立普遍联系,这才见真的功力。

话说,少正卯是鲁国大夫,一代牛人,少正是他的官职,卯才是他的名字。

卯,不光是朝廷命官,而且也像孔子一样办私学,连孔子的弟子都往他这里跑,同是著名思想家,同朝为官,民办教育同行,竞争少不了。

孔子在等待机会。

孔子后来当了大司寇,代行宰相之职,上任七天,就杀了卯,而且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还暴尸三天。《荀子·宥坐》中记载了这件事。 继续阅读“宋常铁:孔子等圣人也是人间凡胎,感谢盗墓送来真历史”

王博远:历史人物的性格来分析其成败得失的必然性

读历史的方法中,最为下乘的,便是以历史人物的性格来分析其成败得失的必然性。这并不是说个人性格完全不起作用,然而在历史大势中,个人性格显然并非决定因素。 继续阅读“王博远:历史人物的性格来分析其成败得失的必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