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二十

骆飚字画艺术

二八六老子说:绝学无忧。意思是不要人云亦云跟别人去学就没有忧患了。那么,不跟别人学,去哪儿学?学道。学书法就要学书法之道。书法之道又何在?在二王、魏碑等经典之中。经典的书者就不是人吗?当然是。但他们是有“书 道”之人

二八七有门生问:我是否要在聚贤堂学习二十三年?聚贤堂的设想是:四年学习楷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一年学习隶书和篆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一年学习行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一年学习草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其间将《道德经》背得滚瓜烂熟,有兴趣学画的,学会竹、兰、虾、牛、山水的基本画法,以七年时间达到或超过美院本科水平。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二十”

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九

骆飚字画艺术

二七一 大多收藏家用心险恶。你活着,他不会看一眼你的作品;你死了,他把你炒上天。他的愿望不是你有什么追求而是你早死。你早死,他早发财。

二七二 全世界都这样,而且自古以来都这样。塞尚、梵高、黄宾虹活着时作品都卖不出去。塞尚的父亲是银行家,给他留了很多钱,衣食无忧。梵高沒那么幸运,贫病交加,三十七岁就死了。黄宾虹依靠办报、做点古玩买卖为生,晚年在美院当教授。郑板桥年轻时儿子饿死,当了县官之后,作品才有销路。我如以卖字为生,饿死过N次了,更别说把女儿送进纽约大学。能依靠美术而生活的人自古以来极少,因此,夏与参先生和我都主张年轻人学习美术,但不主张以美术为专业,弄不好,要死人的。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九”

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八

骆飚字画艺术

二五六 中世纪是个“政教合一”的黑暗时代。但丁是反对“政教合一”的第一人。他认为,政权先于教会产生,治理社会的功能应当属于政权,反对教会的统治。他提出了人本主义思想,是西方“文艺复兴”运动的先驱。

二五七 文艺复兴时期长达几百年,在这个时期,产生了薄伽丘、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莎士比亚等许多具有世界影响的艺术家。这些艺术家可能在思想上并没有突破但丁的高度,但是,他们沿着但丁开辟的道路前进,以艺术方式宣传但丁的思想,使但丁的思想深入人心,为后世的思想家指明方向,为改变西方世界做出了巨大贡献。而且,他们的思想远远高于同时代拥护神权的所谓思想家们,不是很有意义?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八”

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七

二四一 除了要有智商、情商,还要有美商。现在,全世界都在讨论人工智能会不会超越人类智慧。这是不可能的。人工智能有许多超越人类之处,如计算快速准确。但是,人工智能不可能产生想象,更不可能有独特的审美能力。发展美商(这词是我刚才创造的)是人类不断提升智慧的途径。因此,聚贤堂的教育,立足于培养门生的洞察力、想象力、推理力、意志力、记忆力、审美能力和崇高的品德,做好应对世界、未来的挑战的准备。

二四二 司马迁在《史记》中说,他们家族在颛顼时代就有祖先出任史官,以后历代有人才,我们最熟悉的就是司马错,写《史记》的构想出自于其父司马谈,到他手上才完成。出大师是要文化积累的。司马家族近千年的积累才出了一个司马迁。我在聚贤堂课徒的目的,就是希望能有超过我的门生,然后,门生的门生中又有超过门生者,如此几代,可出大师。

二四三 对于黄宾虹的认识当然也不是只有一种声音,吴冠中就彻底否定黄宾虹:“坦诚地讲我对黄宾虹,我不是很重视他,但我尊重他。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七”

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六

二二六黄宾虹将中国传统美术分为“民学”和“官学”,主张发扬“民学”,“开门迎客,主客共乐”,使他从一位伟大的美术理论家升华为伟大的思想家。充分挖掘中国最优秀的文化传统,面向世界,与世界各种文化相互学习、交流、竞争、融合,创造面向未来的新文化,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二二七黄宾虹说:“师儒们讲道设教,平民乃有自由学习和自由发挥言论的机会。这种精神,便是民学的精神。其结果遂造成中国文化史上最光辉灿烂的一页。”

二二八九十多年前,守旧派认为中国的物质文明落后于西方,但精神文明比西方先进。激进派认为,应当全面学习外国,鲁迅先生告诫年轻人,要少读甚至不读中国古书,主张“拿来主义”。

二二九鲁迅认为,在中国,搬动一张桌子都可能出人命。房间太闷,有人提议开窗。大家马上反对,恨不得把提建议的人打死。这时,如果有人提议把房子拆了,那些原先反对开窗的就会说:好吧,那就开窗吧。鲁迅的主张是基于对国民性独特而深刻的了解。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