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常铁:不是寓言:“我们家哪天不炒几个菜吃(ci)?”

老邓是党员,虽然只当过生产小队的队长,但是,在70年代改革开放以前,那也是权倾一片山野的。具体有哪些权力,得靠现在60岁往上的农民叔叔回忆了。反正,村里一两年分一次马肉,他少给你一勺是可以的,往大了说,知识青年能不能返城、升学,他做醋是可以酸的。因此上,这爷们儿经常骄傲:“我是共产党员!”“我们家哪天不炒几个菜吃?”他不会卷舌,吃,读作“玼”,一声,说话时嘴一撇,更是傲娇的一比吊糟。

要知道,那时候各家各户每人一年只有2两油,蹭蹭锅底还可以,所谓炒菜,用大酱炒炒算是好人家了。

沈阳人骂陈锡联“陈三两”,他当时是沈阳军区司令,并不主管辽宁省的工作,其实是骂毛远新。三两油还骂?城市人真不知足。当时,有一次年底分豆油,按照人口,有一家可以分到15斤,儿媳妇没想到有这么多,拿个小桶,因为太满,路上又有冰,走半路滑倒了,一年的油水没了,被家人连损带打,一个绝望就跳了冰窟窿。

继续阅读“宋常铁:不是寓言:“我们家哪天不炒几个菜吃(ci)?””

宋常铁:人、狼的幼年记忆

一些父母放弃为子女而努力时,常有托词:“儿孙自有儿孙福”,却没有说另一面:“儿孙自有儿孙祸”,在一些经常大规模动荡、灾荒、剧变的国度,祸,倒是更常见,甚至,你为子女准备的财富、人脉不但用不上,还会惹上麻烦。

小时候,爸爸妈妈常给我讲他们遇到的关于野兽的故事,闹得我到了30多岁,还经常梦见虎狼在农村老家的门前出没,单身独居的年月梦见这个,一时半会儿再难入睡。

上个世纪40年代的时候,父亲和村里人一起在田间劳动,黄昏时分,会有成群的狼在远处的山岗张望,寻找机会。大家把锄头往石头上敲打一下,也会吓得他们马上跑开。动物不像人,做坏事总是有点心虚嘛!

东北是降水量不少,而蒸发很少的湿润半湿润的地区,与西北华北类比,则是各路专业学者们常犯的大错。因为土壤肥沃,人类活动较少,所以植被非常繁茂,南方拼的是森林覆盖率,东北拼的是森林厚度。

继续阅读“宋常铁:人、狼的幼年记忆”

宋常铁:敏感的女人不要碰,敏感的时代不要说

年轻时候,兄弟们总要在酒后扯扯淡,我常说,如果你在街头看对面走过来的人昂首挺胸,至少眼睛是完全平视,步伐比较轻灵,那一定是单身,至少是已婚无孩。因为,只有有了孩子,才可能真正感受到人生的压力,所谓“人到中年不如狗”,男到中年不如死。

现在不扯淡了,朋友喝酒也都是聊生意,聊孩子,聊单位小官场。话说当年的老李遇到过一件苦恼事。

当时的他30刚出头,未婚,有人介绍个对象给他,身姿9分,容貌8分,他当时就触电了。相处一段后,他竟然分手了。问他为什么,他说,这个女的太敏感了,身体碰哪都可能冲动,也没个生理期,思想碰哪都可能生气,也没个明确的禁区。我估计他受不了的不是前者。哈哈。这让我想起以前遇到过一本书,是90年代考工商局科员(那时还不叫公务员)的培训教材,里面竟然有这样一个问答题,说是一个年轻女子性功能亢进,要申请办妓院,问为什么不可以?恩,林子大了鸟确实太杂。

继续阅读“宋常铁:敏感的女人不要碰,敏感的时代不要说”

宋常铁:振兴东北再出发:人口危机下的收缩和自新

16年来,我一直关注东北的历史和发展问题,近年到企业工作,更因为商务事宜与东北政府、企业、金融机构接触,东北遭遇到以往尚未明显表现的问题:人口在数量和质量上的同步危机。

继续阅读“宋常铁:振兴东北再出发:人口危机下的收缩和自新”

宋常铁:结束虐狗时代 — 建国69年,最要纪念的是40年

明天是国庆69年了,我经历了其中45年,加上父母兄姊的回忆,以及历史研究,应该可以基本补足69年的真实。所有历史都不能只听信宏大的描述,真相都隐藏在细节之中,我就从一些细节、往事,来烛照一个民族、国家的来时路。

“是狗改不了吃屎”,不知道这句俗语最早发源于何时,但我想问,狗真的一直就爱吃屎?

根据搜狐号“康宠医生”介绍,狗吃便便,可以略分为动物天性、生理反应和行为反应三大因素。

所谓狗的天性,是因为一代代遗传基因设定他们,也会被自己的母亲传授这种吃屎的习惯。因为狗小的时候,不会自己排便,都是通过母狗去舔小狗的肛门来刺激小狗排便的,久了,小狗就会从小养成这种意识,认为便便不是脏东西,不仅是吃人的大便,还会吃自己的大便。

所谓生理反应,是异食癖所致,因为狗身体缺乏微量元素,所以要适当给狗补充富含微量元素和维生素的食物。 继续阅读“宋常铁:结束虐狗时代 — 建国69年,最要纪念的是4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