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慕竹:我怎么设计《圆美》

今年只做了一本书,是入行以来最低产的一年。

不是无书可做,而是拒绝了七八本做书的业务。其实道理很简单,相亲便是彼此要看对眼,若不然,便失去了“相亲”的意义。

中国人大抵爱冒充专家。比如先前有一个客户出版散文集,诸多要求,封面选用铜版纸,颜色须大红,勒口紫色,书脊深绿色,内页插图要艳丽。我不待她说完,直接回了一句:对不起,我做不了。她发了个怔:你怎么不会?不想接我的活?我问:你病了去看医生,会建议医生开绿色的药丸、黄色的药丸或者其他颜色的药丸吗? 继续阅读“戴慕竹:我怎么设计《圆美》”

不读书的设计师不是好球员 — 记共青团紫金县委驻广州市工作委员会委员戴慕竹

我一直想写一写紫金县有趣的人物。

毕竟,时下成功的人物太多,有趣的人物,太少。

紫金是我的家乡,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深深地爱着这片土地。嗯,也因此深深爱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戴慕竹除外。他八岁就跟随父母在外漂泊了,算不上正宗的紫金人,幸而他还残存着那点可怜的乡音。客家有一句话:宁卖祖宗田,莫忘祖宗言。但我估计,假若“祖宗言”可以卖个好价钱的话,他一早就卖了。

而紫金微讯APP开设了“青年才俊”一栏,约我撰稿。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戴慕竹。

不读书的设计师不是好球员

如果按照现代汉语词典里的解释,戴慕竹自然算不上“才俊”,更要命的是,连“青年”都排挤他,勉勉强强算得上英俊。再年轻几岁,他或许还能靠脸吃饭,只是现在,“英俊”只能沦为鸡肋了。 继续阅读“不读书的设计师不是好球员 — 记共青团紫金县委驻广州市工作委员会委员戴慕竹”

戴慕竹:【生日书专题】生日的那些事

“生日书”是指我生日时,朋友送的书。

按照往年的惯例,作文记之,统计一下有几个混蛋没有送的。

今年收到的生日书如下:

《<大裂><牛娃>》《船山全书》《天选之子•卡卡传》《松泉集》《东方元素与设计》《梵谷传》《浮山文集》《西方美学史》《园冶》《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己卯本》《汉字设计与应用》《嵇康集校注》《皋鹤堂•金瓶梅》《毛宗岗评本•三国演义》《营造法式》《梦故乡》《绮情楼杂记》《宫•展记:从王希孟到赵孟頫》《<清明上河图>与北宋城市化》《日知录》《中国国民党史稿》《雪鸿轩尺牍》《闲闲室读书记》《龚自珍诗集编年校注》《钟书阁》《我的阿勒泰》《沧溟先生集》《史铁生全集》。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只凭记忆随记随写。 继续阅读“戴慕竹:【生日书专题】生日的那些事”

戴慕竹:我的个人文章汇总

戴慕竹:经为什么难念?
戴慕竹:除了赚钱,2017年你读了什么?
戴慕竹:白马与恋童癖
戴慕竹:孩子将来干啥最有出息?
戴慕竹:韦小宝逛书展 — 2017南国书香展
戴慕竹:论摸鱼儿的走红
戴慕竹:大侠们头疼的问题
戴慕竹:杨过,你爸爸喊你回家吃饭
戴慕竹:程灵素原来可以更美
戴慕竹:【生日书专题】我的一天只有21小时
戴慕竹:新版“给他妈的五十个便士算了
戴慕竹:2016年读书总结
戴慕竹:我怎麼設計《潮商匯》的封面
戴慕竹:国庆带你逛书店
戴慕竹:一曲红豆三百年
戴慕竹:维纳斯的回忆
戴慕竹:春天到,还读书?
戴慕竹:书房几宗“最”
戴慕竹:我导演的春晚
戴慕竹:2015年的答卷:读了36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