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飚:谈聚贤堂

骆飚字画艺术

读书改变命运,改变个人的命运,改变国家的命运,改变世界的命运。西方世界今日之局面是因“文艺复兴”远动而形成的。“文艺复兴”运动的兴起,源于知识分子的读书活动。

“文艺复兴”运动的起源是知识分子重新学习经典,重新解读经典,重新发现经典。十四世纪末,由于信仰伊斯兰教的奥斯曼帝国不断入侵东罗马(拜占庭),东罗马人带着大批的古希腊和罗马的艺术珍品和文学、历史、哲学等书籍,纷纷逃往西欧避难。一些东罗马的学者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办了一所叫“希腊学院”的学校,讲授希腊辉煌的历史文明和文化等。这种文化的优越性与中世纪的黑暗相比较,使当时的人们眼睛一亮,认定这就是他们追求的精神境界。于是,许多西欧的学者要求恢复古希腊和罗马的文化和艺术。这种要求就像春风,慢慢吹遍整个西欧。文艺复兴运动由此兴起。 继续阅读“骆飚:谈聚贤堂”

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二十

骆飚字画艺术

二八六老子说:绝学无忧。意思是不要人云亦云跟别人去学就没有忧患了。那么,不跟别人学,去哪儿学?学道。学书法就要学书法之道。书法之道又何在?在二王、魏碑等经典之中。经典的书者就不是人吗?当然是。但他们是有“书 道”之人

二八七有门生问:我是否要在聚贤堂学习二十三年?聚贤堂的设想是:四年学习楷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一年学习隶书和篆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一年学习行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一年学习草书的练习和创作方法。其间将《道德经》背得滚瓜烂熟,有兴趣学画的,学会竹、兰、虾、牛、山水的基本画法,以七年时间达到或超过美院本科水平。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二十”

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九

骆飚字画艺术

二七一 大多收藏家用心险恶。你活着,他不会看一眼你的作品;你死了,他把你炒上天。他的愿望不是你有什么追求而是你早死。你早死,他早发财。

二七二 全世界都这样,而且自古以来都这样。塞尚、梵高、黄宾虹活着时作品都卖不出去。塞尚的父亲是银行家,给他留了很多钱,衣食无忧。梵高沒那么幸运,贫病交加,三十七岁就死了。黄宾虹依靠办报、做点古玩买卖为生,晚年在美院当教授。郑板桥年轻时儿子饿死,当了县官之后,作品才有销路。我如以卖字为生,饿死过N次了,更别说把女儿送进纽约大学。能依靠美术而生活的人自古以来极少,因此,夏与参先生和我都主张年轻人学习美术,但不主张以美术为专业,弄不好,要死人的。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九”

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八

骆飚字画艺术

二五六 中世纪是个“政教合一”的黑暗时代。但丁是反对“政教合一”的第一人。他认为,政权先于教会产生,治理社会的功能应当属于政权,反对教会的统治。他提出了人本主义思想,是西方“文艺复兴”运动的先驱。

二五七 文艺复兴时期长达几百年,在这个时期,产生了薄伽丘、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莎士比亚等许多具有世界影响的艺术家。这些艺术家可能在思想上并没有突破但丁的高度,但是,他们沿着但丁开辟的道路前进,以艺术方式宣传但丁的思想,使但丁的思想深入人心,为后世的思想家指明方向,为改变西方世界做出了巨大贡献。而且,他们的思想远远高于同时代拥护神权的所谓思想家们,不是很有意义? 继续阅读“骆飚:基本功就是核心技法 — 聚贤堂课徒絮语之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