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飚:谈聚贤堂

骆飚字画艺术

读书改变命运,改变个人的命运,改变国家的命运,改变世界的命运。西方世界今日之局面是因“文艺复兴”远动而形成的。“文艺复兴”运动的兴起,源于知识分子的读书活动。

“文艺复兴”运动的起源是知识分子重新学习经典,重新解读经典,重新发现经典。十四世纪末,由于信仰伊斯兰教的奥斯曼帝国不断入侵东罗马(拜占庭),东罗马人带着大批的古希腊和罗马的艺术珍品和文学、历史、哲学等书籍,纷纷逃往西欧避难。一些东罗马的学者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办了一所叫“希腊学院”的学校,讲授希腊辉煌的历史文明和文化等。这种文化的优越性与中世纪的黑暗相比较,使当时的人们眼睛一亮,认定这就是他们追求的精神境界。于是,许多西欧的学者要求恢复古希腊和罗马的文化和艺术。这种要求就像春风,慢慢吹遍整个西欧。文艺复兴运动由此兴起。 继续阅读“骆飚:谈聚贤堂”

何俊:周末随感录(二)

何俊:周末随感录(二)

1

上次发第一篇周末随感,我一个高中同学在朋友圈评论“通透”二字。其实,人这一生经常被世俗所累,真正能够活得通透的人并不多。有一次,偶然和一个远方亲戚聊天,他说在外打拼的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否则辛苦赚钱就失去了意义。所以虽然他和妻子文化不高,在外开店打工也很不容易,但是仍然将两个孩子带在身边陪伴和教育。 继续阅读“何俊:周末随感录(二)”

骆飚:谈读书

骆飚字画艺术一路向西

我在写作《诸葛亮的神坛之路》时想到,中国一些经典可能是被许多读者误读误解的。或者说,许多读者对于经典的解读满足于与一种“标准答案式”的解读相吻合的读书方式。如大多读者认为《西游记》中的唐三藏从长安出发取经时是个满腹佛学的壮年和尚,而且一路上意志最坚定。这个答案谁制造出来的?为什么读者读完《西游记》后心目中的唐三藏是这个形象才认为自己读懂了《西游记》?其实,吴承恩说,唐三藏从长安出发时是个不到十三岁的小屁孩。 继续阅读“骆飚:谈读书”

张礼立: 2017,我读过的一些书

NO.1

那个办法就是 “选择另一条路”。 记得,一定会有办法的。

的确,边做边完善解决问题的方法比一味蛮干要有效得多。把问题看做是财富,“只要用心,人生总会有办法。

继续阅读“张礼立: 2017,我读过的一些书”

蒋琦:闲言碎语之2017年

蒋琦:闲言碎语之2017年

2017年马上将成为历史。多年前,当我遥望1997年盼望香港回归时觉得那么遥远,20年的时光简直是飞一般逝去。这是我把自己的人生模具化的20年,随着生活的惯性不由自主地往前走。当岁月的年轮把我带进一个崭新的阶段,除了惶恐还有坚定。

匆忙的岁月,来不及回味,来不及展望,只能任日子日复一日地飞逝而去,活得麻木又有些钝痛。李开复说,我们是用时间去换取才华,时光逝去而才华却没有增加那就是虚度光阴。人生已过了大半,才华还是那么浮浅,我到底虚度了多少光阴? 继续阅读“蒋琦:闲言碎语之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