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飚:谈书法(三)

长时记忆的准确性由瞬时记忆决定,而且准确性只会弱于瞬时记忆,不会高于瞬时记忆。反过来说,瞬时记忆的误差一定会造成长时记忆的误差。双勾就是减少临写误差的最好办法。以双勾取得的瞬时记忆形成长时记忆是最佳记忆。

瞬时记忆当然未必准确,不断提高瞬时记忆准确性的办法就是不断进行观察以不断修正准确性。这就是一些名家终身进行双勾练习的原因。当然,临帖并非一个单纯的使瞬时记忆成为长时记忆的过程,还是一个将记忆复制到纸上的过程。

继续阅读“骆飚:谈书法(三)”

骆飚:谈书法(二)

临帖,是否必须从楷书入手其实是可以讨论的。主张从楷书入手者认为楷书是书法的基础。“楷”,楷模之意。反对者认为,楷书是最晚出现的书体,在此之前已产生了大量的书法家,他们怎么可能从楷书入手?

继续阅读“骆飚:谈书法(二)”

骆飚:谈书法(一)

一位哲学家向禅师学禅。禅师在桌子上放个杯子,拿起茶壶倒水。杯子满了,禅师继续倒水,水就流到了桌面上。哲学家说:“大师,杯子满了就不能再盛水,为什么继续倒水?”禅师说:“你的脑袋里装满了哲学,还能装禅吗?”

脑子是个好东西,认为它是杯子,它就是杯子;认为它是宇宙,它就是宇宙。当一个人总是以过去的知识、经验、思维方式看待不断变化的世界时,脑子就是杯子;当一个人总是不断吸收新知识、改进思维方式、对经验和结论进行反思时,脑子就是宇宙。宇宙,不仅容纳万物,而且,无时无刻不在扩张之中。“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人生,永远在修行的路上。

继续阅读“骆飚:谈书法(一)”

品读骆飚《天问》楷书长卷字贴

骆飚《天问》楷书

2019年1月22日,胡骏送我一本骆飚聚贤堂出品的《天问》字贴。据序中记载称,《天问》长卷有十七米之长,约是《清明上河图》的3.2倍,单字格际3.2平方厘米,而且辅以楷书,修筑之功,世俗难觅。 继续阅读“品读骆飚《天问》楷书长卷字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