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慕竹:2016年读书总结

那些热衷标榜自己热爱读书、博览群书的人,多半是“伪读”者。这般一来,为了读书而写书评,就更要不得了。

2016年总共写了6篇书评。分别是《春天到,还读书?》,推荐的书是《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书房几宗“最”》,推荐的书是《书籍的慰藉》;《我导演的春晚》,推荐的书是《留住手艺》;《维纳斯的回忆》,推荐的书是《美的历史》;《一曲红豆三百年》,推荐的书是《柳如是别传》;《我怎么设计<潮商汇>的封面》,推荐的书是《潮商汇》。

但并不等于只读了6本书。相反,2016年,拉拉杂杂读了好几十本。

只是生存太忙,有时间读,也不等于有时间写。更重要的一点,太多的书我并未读透,不敢冒然下笔。写书评须耗费“情感”,有了情感才有温度,有了温度才有笔力,挥洒开去才是一篇上等书评,要不然,只是概括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然后再标榜自己博览群书,实在无半点意思。

这或许让我那帮志趣相投的小伙伴们失望了,他们曾说:“千年等一回,许仙也等到了白素贞,但却等不到你的书评。”我在此致歉。

读书是很私隐的事。这“私隐”跟上厕所要关门的性质差不多,说白了,读书不仅不高尚,还有点见不得人的龌龊,因为我身上涵盖了自以为是、自命不凡、自视清高、自私自利、自作多情、好为人师等多种病,不得不找各种典籍来解毒。那些热衷标榜自己热爱读书、博览群书的人,多半是“伪读”者。这般一来,为了读书而写书评,就更要不得了。

年底我把公众号更名为“荼读”,“人生识字忧患始”,不正是“荼读”之意么?不识“荼”字的朋友,可以读成“茶”,烟酒不分家,而书与茶亦不可辜负。

甚好。

另:

《潮商汇》是我2016年设计制作并撰写的书籍,已出版。详情可以翻看我上一篇文章《我怎么设计<潮商汇>的封面》,内容讲述了潮汕文化和潮汕企业家创业事迹。封面硬壳,用纸是“古典絪彩”,飘银;内页是120g双胶纸,厚实柔韧;裸脊,纯手工锁线。山本耀司说过:“即使是一根线,也要注入生命。服装可能是人类最后的一个手工艺文化”,我想说,“书籍”才是。

书本数量不多,实是自身珍藏和过年馈赠亲友之佳品,有需要的朋友可向我订购。

我把2016年所读的一些书拍成图片以郷同好。拍书与拍美女一样,都能令我心潮澎湃。


《潮商汇》。有需要的朋友可向我订购。
《潮商汇》。有需要的朋友可向我订购。
《毛泽东诗词》。主席诞辰刚过,与其在朋友圈发一些无关痛痒的文字,倒不如案头必备。
《毛泽东诗词》。主席诞辰刚过,与其在朋友圈发一些无关痛痒的文字,倒不如案头必备。
民国版《鲁迅全集》。这套倒是不存在“读完”,一直是周而复始的读。
民国版《鲁迅全集》。这套倒是不存在“读完”,一直是周而复始的读。
《山本耀司》。在山本耀司设计的衣服里,没有一条缝线是多余的。
《山本耀司》。在山本耀司设计的衣服里,没有一条缝线是多余的。
《朱生豪情书全集》。鲁迅、沈从文、郁达夫、徐志摩的情书加在一起,不如朱生豪一封的分量。
《朱生豪情书全集》。鲁迅、沈从文、郁达夫、徐志摩的情书加在一起,不如朱生豪一封的分量。
《寂然的狂喜》。被评为2016年度最美的书。
《寂然的狂喜》。被评为2016年度最美的书。
《独生小孩》。
《独生小孩》。
《在巴黎的屋顶下》。
《在巴黎的屋顶下》。
《雕刻时光》。
《雕刻时光》。
《不妥》。
《不妥》。
《八道湾十一号》。
《八道湾十一号》。
《柳如是别传》。
《柳如是别传》。
《京都历史事件薄》。
《京都历史事件薄》。
《红楼梦人物图咏》。
《红楼梦人物图咏》。
《元曲小令》。
《元曲小令》。
《梵高手稿》。
《梵高手稿》。
《乐舞敦煌》。
《乐舞敦煌》。
《匠人精神》。
《匠人精神》。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球星》。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球星》。

作者: 戴慕竹

我叫戴慕竹(个人微信号:dai830315),江湖人称慕哥或慕少,80后,人帅笔帅。平日工作忙,约一周推出一篇精品阅读。量少质优,因此,你还有什么不满足?阅读更多我的文章可以扫描文章最后的《且读且行》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戴慕竹:2016年读书总结》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